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其他类型 > 溺水树叶小说

溺水树叶小说

江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你车呢?」「卖了。」江芥没再解释,嘴角勾了勾,「走吧。」江芥拽着我往前走,方向却和惯常不太一样。

主角:江芥许彻   更新:2023-04-11 08: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芥许彻的其他类型小说《溺水树叶小说》,由网络作家“江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车呢?」「卖了。」江芥没再解释,嘴角勾了勾,「走吧。」江芥拽着我往前走,方向却和惯常不太一样。

《溺水树叶小说》精彩片段

这天下班,江芥居然没开摩托车。


「你车呢?」


「卖了。」


江芥没再解释,嘴角勾了勾,「走吧。」


江芥拽着我往前走,方向却和惯常不太一样。


我不知道江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走了大概几百米,在我学校附近的一处小区停下。


「三层,上去看看。」


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但不敢相信。


我慢吞吞走到了三层,中间户的房门大敞四开。


推门而入,是一个小两居。


房子不大,但装修的异常温馨。


窗帘是天空的颜色,被风微微吹起一个边儿。


落日顺着窗户洒进来,整个房间都金灿灿的。


他还记得我喜欢蓝色。


我没办法形容那种感觉。


活了两辈子,我住过奢华的别墅,也住过破旧的毛坯。


但唯独这一刻,我的心好像被快乐被胀满了。


「你卖了摩托,租了这个房子?」


学校一带属于学区房,房子虽然老旧,但是价格却不低。


江芥的钱,恐怕不够支付押一付三的租金。


江芥没提摩托的事儿,只道,「这边离你学校近,上下班方便。况且那边没热水,你娇滴滴的受不了。」


话音未落,我扭头抱住了江芥的腰。


江芥被我突然「投怀送抱」撞懵了。


愣了片刻,随即双手从后头环住了我的背。


「行了,现在没到你哭的时候。晚上再哭给我听,嗯?」


不正经!


直到晚上,江芥成功把我弄哭了,男人搂过我,满脸餍足亲了亲我的嘴角。


「我老婆说得对,双人床确实比单人床带劲,还是搬晚了。」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忍了又忍,没把这人踹下去。


隔天周末,我和江芥约好了去毛坯房拿之前的东西。


等到下午,江芥都没回家。


「我今天可能没时间,厂子遇到点事儿。」


中途江芥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也没多想,「那我自己去吧。」


其实东西不多,就一个手提箱。


江芥那边乱糟糟的,我也没听到他回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以前江芥不允许我自己单独去那边。


主要是因为工人太多,江芥总觉得不安全。


但现在青天白日,拿个东西也没什么所谓。


没想到刚进房间,三四个工人就尾随我走了进来。


「姑娘自己住这儿?」


我心一凛,「你们是谁,出去。」


「我们就在这工作,怎么出去?」


其中带头的笑出声,「老早就看你跟个汉子在这儿,俩人玩儿得够野的,陪哥哥也玩玩?」


屋里过于空旷,我连可以保护自己的工具都找不到。


咬了咬牙,我转身就往外面跑。


男人反应也快,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甩到地上。


「小丫头身材不错,馋了你好久,就等今天了。」


说着压了下来。


我拼命挣扎,疯狂大喊,就在对方的手快要碰到我衣服的时候,门突然被踹开。


随即压在我身上的人被打在地上。


另两个工人见状都要帮忙。


「我是这儿的开发商,你们确定要跟我动手?」


三个人面面相觑,像是评估这句话的真伪。


片刻后,他们骂了句脏话跑了。



许彻脱下西装外套盖在我身上,和站在旁边的助理说,「把人找出来,该怎么做你看着办。」


助理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许彻这才低头,「还记得我么?」


捏着衣服的手泛青。


「不记得了。」


把衣服还给他,我拎起自己的行李箱,「谢谢你今天的帮助。」


我从他身边离开,许彻突然拽住我的手腕,「你好像很怕我。」


「我们不熟,我为什么怕你?」


「也对。」许彻松开我,「你呢,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片楼盘还没完工。」


「不关你的事。」


「确实,但这地是我开发的。」


许彻盯着我,「非法居住,你说我以这个名义起诉江芥怎么样?」


「你到底想干嘛?」


「我要你。」许彻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陈筱溪,从开始就告诉过你,我要你。」


「我也说过,我结婚了。」


「那不关我的事。」


我抿紧了唇,他弯腰和我的目光平视,「那个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你这颗珍珠,不应该在他手里蒙了灰。是让你男人吃牢饭,还是跟我过人上人的日子,你自己选。」


我捏紧行李箱,扭头出门。


这次,许彻没阻止我。


直到出了小区。


我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止不住的颤栗。


三个工人尾随我进门,许彻又刚好「英雄救美」。


我根本不相信这一切是巧合。


重活一世。


许彻还是如此。


只要他想得到的,他不惜一切手段都要得到。


我又给江芥打了几个电话,那边始终无人接听。


一直等到天色渐晚,我才觉得不对劲。


结婚以来,江芥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过。


我直接跑到他工作的厂子。


一片狼藉。


拦住打扫卫生的大叔,「您知道江芥在哪儿吗?」


「小江?他去医院了。」


我懵了,好端端的怎么去医院。



大叔摇了摇头,「作孽哦,遇到不讲道理的土匪了。」


等我问清地址,赶到医院的时候,江芥已被人从诊室推出来。


男人脸上带了两条血痕,右臂用石膏板固定。


满是泥泞的衣服可见斑斑红点。


我眼泪瞬间就憋不住了。


「江芥!」


「你怎么来了?」


走过来,伸出另一只手擦了擦我的脸,「行了,老子这不没死,哭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


我有几分恼怒,正要开口,突然就听到一道声音。


「卧槽,芥哥,嫂子也太好看了吧,怎么跟仙女儿似的。」


然后还喃喃,「怪不得你晚上不跟我们玩儿了,我要有这么好看的媳妇,我也不出来。」


这时我才注意到,江芥后头还站了个男生。


年纪不大,直勾勾盯着我。


眼神清澈,让人讨厌不起来。


直白的夸赞让我有点难为情,江芥却好心情的弯了弯嘴角,「滚我媳妇远点。」


问过医生除了右手轻微骨折,其余的地方都是皮外伤之后,我才放下心来。


「怎么伤成这样?」


江芥还没开口,男孩抢先骂道,「今天遇到了个不讲理的孙子,车没个屁问题,非得说芥哥给他车修坏了,让我们赔钱。我们当然不同意,结果他直接找了一帮人过来砸店。」


「没报警么?」


「有什么用,那人一看来头就不小,车牌五个 8,没权没势的哪儿能用得起那个牌子。」


五个 8?


我突然想起什么,「是什么车?」


「黑色悍马。」


小孩还在那边唉声叹气,「惹上这么个祖宗,以后可怎么办。芥哥,你说老板会不会追究这件事啊。」


后面说了啥我完全没听进去。


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又是许彻。


突然,一只手突然揪住我的脸颊。


我疼得轻呼一声,正对上江芥戏谑的眼眸。


我看着他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有点奇怪,「你就不担心?」


「担心什么?」


「就,后面的事啊。」


江芥嗤笑,「大不了不干了呗,还能怎么着我。」


然后嘴角一扬,「再说了,我不是还有我老婆养着。每个月三千,工资上交,嗯?」


提到当时我求婚的事儿。


我脸又红了。


轻轻「嗯」了声,「我的钱都给你。」


江芥屈指弹了下我的脑门,又说了句,「傻子。」



江芥被开除了。


我听到修车厂老板给他打电话,「这件事儿是我对不住你,但对方来头太大,我也没办法……」


江芥抽着烟,看不出表情。


电话挂断,江芥喊了我声,「媳妇。」


我以为他要和我说自己被辞退的事了。


正想着要怎么安慰,就听到他说,「我身上好像馊了,帮我洗澡。」


我:?


抬头,江芥哪儿有半点失意的样子。


还帮他洗澡……


我脸红得厉害,「你怎么一天到晚净想这种事儿!」


「哪种事儿?」江芥挑眉,「我右手有石膏不能沾水,想请你帮忙放个洗澡水而已。」


然后凑到我耳边,「怎么,你有其余的想法?说出来,为夫就是不要这条胳膊了,也拼死满足你。」


我恼羞成怒,也忘了他失业的事儿,气急败坏往洗手间走。


还能听到他在后面愉悦的笑声。


然而洗澡的时候,江芥还是发现了我白天发生的事儿。


他的手轻轻捏住我的脖颈,皱眉,「怎么弄的?」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脖颈处有一处血痕。


还有几道明显的掐伤。


大概是白天挣扎的时候弄出来的。


我慌忙用头发遮住,「不小心弄的。」


江芥冷笑,「不小心自己掐了自己的脖子,顺便挠了自己一下?」


无法,我只得说了实话。


「白天我去毛坯房拿东西,被人尾随了。」


看见江芥瞬间阴沉的脸,我赶紧解释,「但是没出什么意外,有人救了我。」


江芥没开口。


我们就这么僵持在了原地。


狭小的卫生间,氤氲的水雾褪去,风吹在身上有丝丝寒意。


我打了个冷颤。


江芥才反应过来,用浴巾把我包好。


我拽了拽他的手,「你生气了?」


「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去的。」


眼底是掩盖不住的心疼和后悔。


但错的明明是我。


我再也忍不住,把所有知道的事一口气全说了出来,「都是许彻搞得,就是之前在我学校给我送玫瑰花的人。悍马是他的,他是故意砸店找你麻烦的;工人也是他找的,就蹲在那里等着救我;他还知道我们住在那边,说要起诉你……」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坏,要盯着我不放。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我说不下去,开始狂哭不止。


想要把这两辈子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我不懂,我从没招惹过许彻。


为什么许彻就是不肯放过我。


见我哭得厉害,江芥用浴巾擦了擦我的脸,「怎么动不动就掉金豆子。」


「你不怪我吗?」


「怪你什么,怪你长得好看,魅力太大,走在路上被贼人惦记?」


这人怎么……


刚才的情绪被江芥这两句话弄没了,我吸了吸鼻子,「江芥,你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


「跟我结婚。」


江芥不答反问,「那你后悔么?跟了个一无所有,现在还丢了工作的修车工结婚。」


我使劲儿摇头。


「我媳妇都不后悔,我后悔个屁。」


江芥眉梢微扬,「我媳妇,首富儿子都没瞧上,看上老子我了,搭钱搭人要跟我在一起,我有什么委屈的。」



这句话说得,我又想哭了。


实际上,我确实又哭了。


我窝在江芥怀里,「我爱你。」


江芥没想到我会表白,浑身一僵。


使劲儿把我按在胸前,声音沙哑地「嗯」了声,说道,「你男人在呢。」


那天之后,江芥就变得很忙。


明明没了工作,却每天仍然早出晚归。


也不知道做什么。


不过大概也是被许彻的事儿吓到了。


虽然搬到了学校隔壁,他仍坚持每天接我上下班。


「自己在学校,就跟其他老师待着别乱跑,知道么?」


我有点想笑,「我也不是幼儿园小朋友,哪儿有那么脆弱。」


江芥弯唇,「你就是小朋友。」


不过,最近江芥的应酬明显多了起来。


有时候来不及,他就让他之前在医院遇到的同事帮忙。


我觉得不好意思,跟男孩说,「就这么点路,我可以自己走,下次别麻烦了。」


「那可不行。」男孩咧着嘴,「芥哥交代的任务,誓死完成。再说,你这样的仙女,可不是得护着点。」


劝男孩行不通,我扭头找江芥,「你再这样,当心大家传闲话说你是妻奴。」


结果江芥不以为耻,眼睛一翻,「我就爱疼媳妇,他们管得着么。」


整得我哭笑不得。


这天上班,刘颖却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倒墙角,打开手机。


「这是不是你老公?」


我看过去,上面是江芥和一个女人喝酒的画面。


女人长相艳丽。


除了江芥,身边还有四五个男的围着那女人。


房间幽暗,看不清江芥的表情。


但确实是他。


「我姐们去酒吧拍到的,我就觉得这男的像他。」


刘颖看着我,「我听说他被修车厂辞退了,现在就是个小混混。你看,居然还沦落到出卖色相跟个女的陪酒,这就是你说的真爱?你自己长个心眼,可别染上什么病。」


「说够了么?」


我脸沉下来,「刘颖,你一而再、再而三说我老公坏话,跟踪拍照片,挑唆我们离婚,到底存了什么心你自己心里清楚。许彻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我不说,不代表不明白。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请你不要再单独找我了。」


说完我走进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刘颖才走进来。


眼眶红红的。


我隐约听到几个同事安慰她,大概说我不识好歹。


晚上,江芥到家已经很晚了。


「才回来?」


「嗯。」


我嗅了嗅,「喝了多少。」


江芥故意蹭了蹭我的脸,「嫌我,嗯?」


我笑着躲开,江芥把我搂进怀里,长舒了口气,「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我回抱江芥,摇了摇头。


隔天早晨,我在江芥的衬衫上闻到了一股香水味。


袖口处,有一道浅浅的口红印。


我想到刘颖给我看的照片,心里酸酸的。


如果可以,我宁愿江芥只是一个修车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但我没想到有天,我真的撞见江芥和个女人在一起。


那天我和几个老师出来买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