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女频言情 > 退学后成为坐馆

退学后成为坐馆

一只兔肉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尊严?道德?前途?我统统可以不要,唯一想要的就是陪你万劫不复。金钱、权利、地位,我皆爱,唯一不爱的就是你。事业、健康、甚至生命都握于我的手掌,却偏偏换不来我的真心。狡猾、残忍、抑郁,我明明是个连自己都恶心的渣滓,何德何能被你情有独钟?

主角:秦勇seven   更新:2023-03-13 16: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勇seven的女频言情小说《退学后成为坐馆》,由网络作家“一只兔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尊严?道德?前途?我统统可以不要,唯一想要的就是陪你万劫不复。金钱、权利、地位,我皆爱,唯一不爱的就是你。事业、健康、甚至生命都握于我的手掌,却偏偏换不来我的真心。狡猾、残忍、抑郁,我明明是个连自己都恶心的渣滓,何德何能被你情有独钟?

《退学后成为坐馆》精彩片段

日子一天一天混着,大学的课本来就不多,老师还不负责,三天两头的放电影让我们写观后感。

刚开始一礼拜我也就逃个三两节课,后来变成了五六节,到现在就彻底不去了,干脆赖在宿舍,在风扇底下打着地铺,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再形象点就是混吃等死,混到最后连吃都省了。

红槐市的四季并不分明,过了冬天就是夏天。

冬天倒还好,宿舍里有暖气,出门套件羽绒服也不算难熬----红槐市的冬天不太冷,难得下场雪也是次日就消融。

可红槐市的夏天是真热,也不知道跟全球变暖有没有关系,反正近几年是一年比一年热,热到连耗子都躲在地沟里懒得出来了。

我就像是耗子,不过宿舍里应该没有地沟凉快。

到了晚上,我就跟耗子一起出洞了,虽然不是同一物种,但是目的都是同一个----觅食,谁家的米缸又要遭殃了我不清楚,我只顾着在学校附近随便找个路边摊填饱肚子。

饿了一天的我早已饥肠辘辘,但是看着在一锅冒着泡的黑红色老汤里的麻辣烫,我的食欲瞬间消了大半。

我有洁癖,但我没钱。

一个月三千的零用钱在月初那几天就再也看不见红票,别问我砸在哪儿了,姑娘嘛除了臭美还能干嘛我掏出两块钱买了瓶有红槐市记忆之称的汽水,让人家把盖子启开,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我向来不爱喝饮料,太甜,怕胖,但如今面对着干瘪的钱包、翻腾的麻辣烫,好像必须得喝瓶红槐汽水才应景。

妹妹好久不见啊

光听声音我就懒得回头,除了那个死胖子还能有谁我把还剩半瓶的汽水扔进了小卖部门口的回收盒,故意放慢动作转过身,果不其然,胖子正一脸堆笑地出现在我的法眼中。

没想到真能碰见你想哥哥没呀?

想~想吃烤全猪本想说烤乳猪的,但想了想他皮糙肉厚的,乳字实在不适合他。

原来妹妹是饿了啊走跟哥哥撸串去秦勇也没管我同不同意,臭不要脸的拉着我的手就走。

去哪儿啊?

远了我可不去,走不动。

我拖拉着自己已经有些褪色的黑色帆布鞋,磨磨蹭蹭地被他拉着走,就像老牛拉大车。

不用走哥有车秦勇一脸得意的指了指前边路口着的那辆迷彩摩托车。

要想死得快,就骑一脚踹

这句俗语一瞬间闪过我的脑海,也勾起了我对前男友不好的回忆。

不知他从哪儿撬到了一笔钱,全花在了改装摩托车上,结果第一次上路就摔断了腿。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坐他的车的时候,秦勇扔给了我一个黑色的头盔。

就一个,你戴上吧省的吹乱了头发

我鬼使神差地戴上了头盔,上来吧我又鬼使神差地坐上了车。

秦勇嗡地一声发动了车,刚起步速度不快,噪音也不算大,想必是秦勇顾及我才特意稳住速度,一直没敢再给油。

你有没有考虑过减肥?

秦勇的体积庞大,他一坐上车,留给我的位置就少的可怜,我只得死命揪着他的衣服才能防止在拐弯的时候自己被甩出去。

还真没有嫌挤啦?

下回哥换辆大车

秦勇把我带到了一个看似荒废了很久的工厂,应该是钢铁厂,遍地的废铜烂铁。

地面因为刚下过雨而泥泞不堪,还好没有腐臭味,只有清新的泥土气息混杂着铁锈的味道,不算难闻。

工厂还剩两层,第三层被拆了一半,所有的门窗都被卸了,放眼望去就剩下几个变形的大窟窿。

整个工厂都是橘红色的,是表层油漆被冲刷掉后砖头固有的颜色。

这地方,可能还比不上非洲的贫民窟

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怎么样?

是不是特有犯罪感?

秦勇把车往地上一扔,气势立马不一样了,就像山贼回到了土匪窝。

看过《超能查派》吗?

跟电影里的有些相似,就是寒酸了点儿。

这才叫堕落明白吗?

走大周他们都在里头烧烤呢还有我们大哥姐你也得见一见

大哥姐?

什么鬼?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秦勇已经搂着我进了工厂,不是那种暧昧姿势,而是像兄弟那样的勾肩搭背。

呦勇哥拐着媳妇回来啦

少废话这是我妹秦勇闹着玩地踹了张水一脚,然后把我拎到了一个看似女人,神似男人的不明生物体跟前,这应该就是他所谓的大哥姐了吧?

确实大哥大姐分不清

这是花姐我们老大

哦,花姐四个人还得选出了老大?

我心里暗暗鄙视,但还是乖乖地叫了他一声。

毕竟这儿是人家的地盘儿,四面八方都是废墟,就算把我的尸体直接晾在外边估计也没人会发现。

花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妹妹,唉?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儿呢秦勇恍然大悟状。

我叫李亦冷,大家都叫我Seven。

Seven?

我英语不好,就叫你小七吧

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我抽了抽嘴角,算是默认。

小七你好~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花姐说罢冲我抛了个媚眼,吓得我心脏跳停了一拍。

这花姐身着雪纺大红裙,头发也染成了大红色,裸露的两条手臂上满满的都是纹身,仔细一看,应该是玫瑰花,花姐也应该是这么来的吧?

我没有要跟着谁,你们想多了吧?

光顾着观察眼前这个妖孽了,差点忽略了他说的话。

那你来这儿干嘛?

来玩儿吗?

花姐抽出一根香烟,张周殷勤地帮他点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了几个烟圈。

这里可不是供小孩子玩乐的地方,大勇,你难道没跟她说清楚吗?

这事儿怪我还没来得及跟她商量呢秦勇懊恼地拍了下脑门儿,妹妹,你以前不也是出来混的嘛,那就干脆跟着我们继续混没亏吃秦勇冲我挤眉弄眼,但我丝毫不为所动。

看来我今天是来错了地方,恕不奉陪了我转身要走,但秦勇还是不肯放弃。

让她走在花姐的喝令下,秦勇只好无奈地放开双手连连叹气。

我的转身十分坚定,就算他们今天不放我走,我也不会妥协,好在他们没有强求,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姚杰为了让我远离黑暗而忍痛跟我分手,我又怎么能再自己跳进黑暗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