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全文完结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文章原创作者为“香蕉披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可这下聘不光是念单子,还要苏家清点才能入账,苏家没人提出异议,那就说明真的是五万两。......

主角:苏清妤沈之修   更新:2024-06-11 2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文章原创作者为“香蕉披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可这下聘不光是念单子,还要苏家清点才能入账,苏家没人提出异议,那就说明真的是五万两。......

《全文完结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精彩片段


顾若云气急败坏地回了韶华堂,打砸了半个卧房才算消气。

整个韶华堂,敢进门劝的也只有大丫鬟绿茹,因为绿茹是自小跟着她的,也是她最倚重的人。

“夫人,您别生气,小大姐没多久就出嫁了,您的好日子长着呢。”

顾若云紧绷着唇角,咬牙说道:“绿茹,去告诉周不仁,我答应他的提议。”

绿茹一怔,低声问道:“他说了那么多次,夫人都拒绝了,怎么忽然又答应了?”

顾若云白皙的手指抚摸着青釉莲花茶盏的纹路,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精光。

“从前我想着能接管那四家粮行,所以我不愿意和周不仁合作。现在既然看不到机会,那就得换条路了。”

“到时候林氏母女没了赚钱的产业,我看她们还怎么在家里颐指气使。既然侯府是谁养家谁说的算,那我就只能下点猛料了。”

绿茹却有些迟疑,“夫人,您和周管家的事若是被侯爷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真的要和他合作么?不如您好好服侍侯爷,以后少爷和小姐前程也不会差。”

顾若云哼了一声,说道:“侯爷只是嘴上哄着我,实际上什么好处都不肯吐出来。”

“至于周不仁,我自然能拿捏住他。”

-----------------

进了腊月,苏宜慧和徐良平在护国寺的事渐渐没人再提,听说徐阁老把孙子关在了家里一个来月,刚刚才放出来。

徐家见这事生不起什么波澜了,便低调的来苏家下了聘礼。毕竟两人已经圆房了,婚事宜早不宜迟。

替徐家来下聘的一位是端亲王,也算是徐家的亲家,还有一位是礼部尚书丘大人。不管徐家聘礼下了多少,只看来下聘的两人,就给了苏家十足的颜面了。

苏承邺听说这两位来了,顿时喜笑颜开。

聘礼的交割在正厅门口,苏清妤要提点管事们清点聘礼小心入库,所以听说徐家来下聘,便匆匆走了过来。

一抬抬的聘礼进了苏家的大门,院子里摆的满满当当。

不远处,苏宜慧一身大红色的火狐皮斗篷,耀眼夺目。她身边的程如锦也如同冬日里一朵娇嫩的小白花,两人手挽着手,一起朝着苏清妤走了过来。

“三表妹,徐家这聘礼也太阔气了,可见徐家是真的拿你为重。”

程如锦自从和苏清妤撕破脸,便也不装了,这些日子和苏宜慧打的火热。

一句话说的苏宜慧喜笑颜开,下巴已经快要抬到了脑门上。

屋内端亲王和苏承邺还有老夫人寒暄了几句客套话,才递上了聘礼单子,说道:“苏侯,老夫人,徐阁老对这门婚事很是看重,苏家小姐有福了。”

苏承邺接过聘礼单子刚要看,就听外面传来了小厮报聘礼单子的声音。

“聘金五万两白银。”

“喜饼两百斤。”

“三牲海味六抬。”

……

苏承邺猛然站起身,“徐家给了五万两银子的聘金?”

这怎么可能呢?当年端亲王嫡女嫁给徐家嫡长孙,给的就是五万两的聘金,让整个京城为之侧目。

可苏家庶女和端亲王府嫡女肯定不能相比,徐家嫡长孙和庶出的孙子更不能比。

徐家怎么给了这么多?

此时的端亲王也愣住了,他记得聘礼单子上的聘金是五千两,怎么外面念的是五万两?难道是念错了?

可这下聘不光是念单子,还要苏家清点才能入账,苏家没人提出异议,那就说明真的是五万两。


白先生本来在喝茶,苏清妤两句话说的他一口茶水直接喷在了地上。

顾不得礼仪,白先生把茶盏放到楠木方几上,问道:“大小姐说什么?把林家的账清了?挂在账上十多年前的那笔账?”

苏清妤心说,这白先生怎么年纪大了,脑子还不转了,她说的还不清楚么?

还有这反应,至于这么激烈么?

“就是那笔账,你现在账上有二十一万两,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卖的,库房里的古董字画,或者是宅子田地,抓紧给我凑够三十万两。”

既然父亲不拿她们母女当回事,该还的账也该还了。总不能母亲贴着嫁妆银子养家,外祖家还要贴钱给父亲养外室吧。

正好她需要银子囤粮,这笔银子到手,她就能和表哥大干一场了。

白先生用力咽了下口水,平复内心的惊诧和恐慌,他在侯府做了几十年账房,还从来没碰上过这么难的事。

三十万两,不是三十两,没有侯爷发话,他敢动这么大笔银子么?大小姐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侯府也就得喝西北风了。

“大小姐,这么大的事,我得去问问侯爷。”白先生开口说道。

苏清妤哼了一声,“侯府内外涉及钱财的事,他什么时候操过心?现在母亲去庄子安胎,这些事都交给了我,出了事我担着,你怕什么?”

白先生无奈地看向苏清妤,“大小姐,这数额太大了,真的不行。”

三十万两银子这么出去,侯爷还不得杀了他?再说了,这银子侯府若是想还,还会在账上挂了十多年么?摆明了根本不想给林家。

苏清妤重重撂下茶杯,冷声说道:“事成之后如果父亲责怪,我给你五百两银子,让你带着全家去江南生活。你若是不肯帮我,那我不介意明天就换个账房,我也不怕你跟父亲告状,你看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白先生先是一阵错愕,随后便是满脸纠结。

大小姐才十多岁,怎么行事手段比夫人掌家的时候还要狠辣,这让他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摆在面前的两条路,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苏清妤也不催促,坐在首位安静的喝茶,看都未看白先生一眼。

过了好半天,白先生动了动堆满皱纹的唇角,“那小姐说,咱们卖什么好?宅子怕是一时半会不好出手,古董字画倒是有些值钱的。”

这几年账上的银子从未超过三十万两过,只要有要超过的趋势,侯爷就会买古董字画或者孤本古籍回来。有几次夫人明显生气了,顾及侯爷的面子没说什么。

苏清妤想了想,说道:“那就卖古董字画吧,挑值钱好出手的卖,给你两三天时间,给我凑三十万两出来。”

白先生也沉吟了片刻说道:“好吧,就听小姐的。到时候需要签字画押的文书,小姐都要签好了。”

苏清妤笑道:“那是自然,放心吧,我不会为难先生的。”

白先生心说,这还不叫为难?他怎么感觉小姐掌家,这家里的天就变了呢。

送走了白先生,等了片刻,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就来了。

苏家在京城有四家粮行,分别在东南西北四城区。

这四家粮行是林家给林氏的陪嫁产业,包括四位掌柜,也都是林家的人。甚至就连粮食,都是林家在江南收的,派人送到这四家粮行。

可以说这四家粮行,就等于是林家送给苏家的下蛋鸡,只需要捡鸡蛋,什么都不必操心。所有的收益,都是苏家的,林家不会染指一分。

因林家是南直隶最大的粮商之一,所以这四家铺子在京城的口碑也极好,每年收益都有十几万两银子。

林生是西城粮行的掌柜,也是四家铺子的总掌柜,今年四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

苏清妤对林生等几位很客气,让人上了好茶,又寒暄客气了几句,才问道:“林大掌柜,咱们在京城的仓库和铺子里,现在总共有多少米?”

林生想也未想便说道:“仓库里还有三万石米,年底前还能再到两万石。”显然这些账目,都是烂熟于心的,并不需要多加思考。

苏清妤眉头微微皱起,五万石……差的太多了。

她又问了现在的售卖情况和仓库的大小,便让几位掌柜回去了。

送走几位掌柜,苏清妤站起身,“珍珠,让人备车,我要去找二表哥。”

又问道:“松鹤堂那边怎么说了?有消息了么?”

珍珠回道:“三小姐和大少爷并未去松鹤堂,雪姨娘把三小姐接回了芙蓉苑,说是让三小姐先休息,这些事情晚点再说,侯爷虽然生气,但是也没说什么。”

苏清妤也未多想,只以为雪姨娘是心疼女儿。

午后,林氏商行后面的花厅内,苏清妤正在听二表哥林文柏的唠叨。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来和我们商量一下?”

“嫁给死人,你怎么想的?别说是沈三爷,就是皇帝,死了也就没什么用了。”

苏清妤吓得连忙白了他一眼,“表哥说什么呢?这话能随便说么?小心隔墙有耳。”

林文柏也知道刚才这句话僭越了,但是唠叨却没停。

“沈昭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不想嫁给他,表哥有的是办法,干嘛还要往沈家的坑里跳。”

“要我说,沈三爷那门子晦气婚事你也退了,若是怕受欺负,不如我在林氏族里找一个,你三表哥……”

苏清妤连忙打断林文柏的话,这二表哥什么都好,就是嘴皮子碎,任由他说,还不得说到明日。

“二表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林文柏一双剑眉微微挑起,笑着说道:“什么正事?说说看,听说现在你掌管家业了,不会是来求我帮忙的吧?”

苏清妤心说,她可不是来求帮忙的,她是来给林家续命的。


一身桃红色挑金的凤尾裙,头上是一支嵌着宝石的洒金步摇,进来的时候下巴已经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苏清妤看着苏宜慧这副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就浮现出了《山海经》里那只炸毛的孔雀。
她仰头看着雕花房梁,努力收回唇角的笑意。
苏宜慧见苏清妤正在摆弄一根暖玉簪子,走上前拿起看了看,眼底是浓浓的嫉妒,怎么苏清妤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到这些好东西。
心里这么想,嘴角却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这种货色,也值当你当好东西看?”
“徐家的聘礼单子,哪件不比这个值钱。”
其实徐家还没下聘,她不过是想拉踩苏清妤一下,才这么说。
在苏宜慧看来,徐家下聘,东西肯定差不了。
苏清妤闻言故作惊诧地说道:“徐家对三妹妹真是上心,我这根簪子是舅舅送我的及笄礼,料子加上工钱差不多八千多两银子。”
“徐家的聘礼里若是能有这样的东西,那妹妹的聘礼在京城可是头一份了。”
苏宜慧闻言神色一滞,这根暖玉簪子竟然要八千多两?
徐家就算娶当家宗妇,也不会用这么贵重的簪子吧?
越是世家大族,规矩越是多。
就像苏家,嫡女的嫁妆按照两万两银子置办,庶女则只有一万两。
至于至亲给的陪嫁,那就要另算了。比如苏清妤出嫁,夫人林氏会在自己的嫁妆里拿一部分给她,外祖家也会给不菲的添妆。
苏宜慧这种没有外祖家撑腰的,嫁妆就会略显寒酸一些。
此时的苏宜慧,越看这根簪子,心里越是发赌。为什么她是庶女?为什么她没有一个有钱的外祖?
心里想着,手不知怎么的就松了一下,簪子也顺势滑了下去。
苏宜慧眼底划过一丝兴奋的暗芒。
既然八千两的簪子她没有,苏清妤也别想戴。
她就不信摔坏了,苏清妤还能让她赔不成?
若是让她赔,她就去找祖母哭诉,银子再重要,也不能逼死家里姐妹不是么?
眼看着簪子就要落到地上,就见在一边伺候的翡翠忽然弯腰伸手,簪子就到了翡翠手里。
“三小姐还是小心些,这若是摔坏了,三小姐拿聘礼赔么?”
翡翠说话有些冷,说完小心地退到一边把簪子收好。
苏宜慧是憋着一口气离开碧水阁的,直接去了雪/姨娘住的雪香院。
“姨娘,我成亲的时候,会有多少陪嫁?”苏宜慧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雪/姨娘想了想说道:“府中嫡女的嫁妆是两万两,庶女是一万两,按照这个数目置办。”
“夫人去养胎了,我会和侯爷说,你的嫁妆由姨娘亲自置办,一定为你精心挑选。”
苏宜慧却说:“才一万两银子,够买什么的?姨娘,你跟父亲好好说说,能不能多给我一些添妆,这样我嫁到徐家也有底气。”
“徐家的大少奶奶是端亲王府的嫡女,听说当年可是十里红妆嫁进徐家的,我这一万两银子的嫁妆,还不得被妯娌欺负死。”
雪/姨娘闻言神色便有些凝重,都怪她出身不好,她若是有个好出身,女儿还愁没嫁妆?
虽说苏家就这规矩,可女儿说的也有道理。徐家毕竟是当朝顶级权贵之家了,女儿多点嫁妆也说的过去,兴许往后对侯爷的仕途也有助益呢。
这么一想,雪/姨娘心里又有了底气,庶出怎么了,只要嫁的好,家里也得高看女儿一眼。


难道徐家改主意了,但是他手里的聘礼单子忘记改了?

端亲王想来想去,只有这个理由还算合理,心里却对徐家有了想法,苏家庶女和他女儿一样的聘礼,这不是在羞辱端亲王府么?

此时在院子里的苏宜慧脸上迸发出无尽的惊喜,她怎么也没想到,徐家会给下这么奢华的聘礼。

看了一眼正在嘱咐下人的苏清妤,苏宜慧迈着自认为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去。

“真是麻烦大姐姐了,我成亲还要大姐姐帮我操心聘礼,都要累成老妈子了。”

“哎,听说这次是端亲王和丘尚书亲自来的,果然啊,还是得嫁给活人,才能有这样的体面。”

在一边的程如锦则嗤笑道:“沈家也快下聘了吧,到时候不会下一箱子纸钱吧?”

程如锦的话让苏清妤眉头微皱,淡淡地说道:“那也好过做妾,屁都没有一个。”

这种粗俗不堪的话不是世家大族的小姐该说的,苏清妤说完却只觉得心里痛快。

周围干活的丫鬟和小厮都低垂着头,紧绷着唇角。

不知道谁噗嗤笑出了声,紧接着又有笑声传过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静谧。

程如锦气得脸色通红,哼了一声说道:“我看等表姐收自己聘礼的时候,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沈三爷都去了,沈家还会拿什么值钱的东西出来给你?你对沈家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这也是程如锦一直安慰自己的,哪怕她是沈昭的妾,也比苏清妤这个死人的正妻风光。

苏宜慧看着入库的嫁妆,下巴微微扬起,那副傲娇的样子,比苏清妤这个嫡女还像嫡女。

又故作大度地说道:“大姐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可以去徐家找我,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苏清妤嗤笑出声,“三妹妹,你嫁的是徐家庶子,不是徐阁老。”

她真的以为徐良平那个废物,能有什么大作为么?徐家是徐家,徐家家世显赫,不代表徐良平能有什么出息。

苏宜慧被苏清妤怼的说不出话,重重地说了句,“你就是嫉妒,有本事你也让沈家给你下这么重的聘礼?”

此时报聘礼单子的小厮嗓子已经喊冒烟了,聘礼单子才念了一小半。

徐家的聘礼任谁听了,都是用了心的,每件东西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宣衢的案纸,广府的沉香,辰溪的朱砂,云南大甸的琥珀,没有一件是应付了事。

屋内的端亲王此时面色已经扭曲了,这聘礼竟然没一件和聘礼单子能对上的,徐家到底什么意思?

苏承邺扶着老夫人站在了正厅门口,看着院子里热闹的下聘景象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

不管怎么说,徐家看重苏宜慧都是好事。

每件聘礼,都需要苏家的管事看过了没问题,才会登记抬进去。

苏清妤的目光忽然扫过一个精致的楠木盒子,里面是一对田青玉的五福献寿如意。这对玉如意最难得的地方就是合在一起的时候,能看见正中心的一点红。

苏清妤眼睛微眯,她记得前世在沈老夫人那看见过这对玉如意,怎么在徐家的聘礼中?她能确定就是沈老夫人的那件,毕竟这样品相的东西,一件都难得,不大可能再找到一模一样的。

“等等,那对玉如意拿过来我看看。”

捧着聘礼的小厮闻言,连忙托着楠木盒子到了苏清妤身前。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厮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财物?当年程家满门流放,所有产业金银都归了国库。

顾若云被苏承邺托关系救出来的时候,买件衣裳的钱都没有,哪来的财物?

就算在苏家几年,有老夫人年节赏的,那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苏清妤已经走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

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了老夫人身前。

“祖母,我挪走那三十万两银子是有原因的。”

“母亲走了之后,我查了内宅的账目,发现账面看着是平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后来我又悄悄查了外院的账目,又发现父亲买了很多珠宝古董,但是库房内的东西却对不上账目,差了几十万两的东西,我以为父亲是被谁蒙骗了。”

“恰好大舅舅那边遇到了点难处,我就先把银子都还给了大舅舅。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两家是姻亲,咱们家有难处,大舅舅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好过都被旁人骗走。”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些东西和银子,都到了表姑母的手里了。”

苏清妤的话说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苏承邺和顾若云苟且之事,还有顾若云贪墨之事。

这两件事都不是苏清妤一个晚辈能处置的,她也等于变相在催促老夫人做决断。

苏老夫人看向苏承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两个先去梳洗换身衣裳,一会儿去松鹤堂回话。”

又看向雪z姨娘等人,“你们也都过来吧。”

莲姨娘觉得女儿还小,就让乳母带着苏顺慈先回去了。

众人跟在老夫人身后,一起去了松鹤堂,那几箱子财物,也一起抬去了松鹤堂。

半个时辰之后,苏承邺带着顾若云到了松鹤堂的偏厅,众人按照长幼坐下。

老夫人此时一个头两个大,她也没想到苏承邺会给顾若云那么多东西,还被当众翻了出来。后宅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顾若云连个妾都不算,谁能服气?

她心里无比庆幸,还好林氏去庄子上了,不然以林氏的脾气,怕是更加不好收场,还容易动了胎气。

苏清妤见都不说话,她也不急,坐在那静静喝茶。

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开口说道:“承邺,这件事你怎么想?”

苏承邺此时也是一团乱麻,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他还没仔细琢磨。

此时见老夫人问,便说道:“既然都知道了,那就纳若云为妾吧,之前一直瞒着,也是因为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至于那些东西……都是我送给她解闷的。”

“贪墨一事还要详查,也可能是下人胡乱攀咬。”

一番话下来,摆明了是要保住顾若云。

苏清妤却忽然开口说道:“父亲纳妾的事,我一个做女儿的无权过问。但是那些东西,必须全部拿回来。”

苏承邺眉心紧皱,看向苏清妤,“你这叫什么话?为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

苏清妤哼了一声,说道:“父亲是不是忘了,您买这些东西花的银子,都是我母亲的陪嫁产业赚的。”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一会儿,苏元恺和苏宜慧就走了进来。

苏宜慧一脸的委屈,走到苏清妤身边,还狠狠地瞪了一眼。

雪z姨娘见儿子和女儿进来,也回过了神,说道:“宜慧,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省得你大姐姐不认账。”

苏宜慧看了苏清妤一眼,说道:“昨天晚上,大姐姐喊我去她屋里说话,我去了之后本来说的好好的,忽然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和男人的说话声,我吓坏了,问大姐姐是谁。大姐姐拿起手帕,就把我捂晕过去了。那帕子上肯定有迷药,她是故意的。”

苏宜慧说完之后,苏元恺上前说道:“祖母,父亲,那位周少爷已经招认了,说他和苏清妤早就认识,两人这次在寺里幽会是约好的。”

“苏清妤还说,要把妹妹也送给他,还好徐少爷路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兄妹俩一番话说下来,自认为没有一点瑕疵。屋子是苏清妤住的屋子,又有人证,只要祖母和母亲信了三分,周正再咬死和她有了首尾,这件事就算成了。

苏承邺看向苏清妤,怒斥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苏家的嫡长女居然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苏清妤面上不见一点惶恐之色,略带嘲讽地看了苏元恺兄妹一眼。

开口问道。

“大哥和周少爷认识么?”

苏元恺一怔,梗着脖子说道:“不认识,我们怎么会认识。”

苏清妤轻笑了一声,说道:“大哥和周少爷可是莫逆之交了,两人都是香春楼云霄姑娘的入幕之宾,算是不打不相识。”

“之后便经常在一起喝花酒,逛赌z场,常去的赌z场是永安大街那家。”

“父亲可以让人去香春楼和赌z场打听打听,都认识他们。”

苏元恺整个人僵在原地,随着苏清妤的话出口,他的脸色也越来越慌。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苏清妤笑了一声,“早上花三两银子查的。”

这事其实是前世她听说的,倒是没想到今日用上了。

“大哥,你和周少爷关系那么好,难道不是一起上山的?”

“你们为什么上山?”

说完,不等苏元恺解释,就扬声说道:“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翡翠捧着一个暖炉走进来递给苏清妤,赫然是之前苏宜慧的那个。

苏宜慧眼睛瞪得老大,这个暖炉她上了马车才发现不见了,以为忘在了护国寺,怎么在她手里?

苏清妤把手里的暖炉放到苏承邺和老夫人中间的桌上。

然后说道:“这暖炉外面包着的锦缎,上面绣着荷叶,我让人去打听了,和三妹妹贴身丫鬟翠柳的针脚一样。”

“还有这个暖炉,是入冬的时候府上采购的,每人的样子都不一样,府上有账册登记着。”

“这暖炉里点的香,也不是寻常女儿家用的,现在找大夫看,还能分辨的出来。”

“父亲,祖母,昨日我做完了法事就回了房间,后来又觉得正房后面的树林子有些吓人,便去厢房想和珍珠挤一挤。”

“我并不知道三妹妹为何去我的房间,更不知道周少爷是怎么冲到我房间的。”

“请父亲和祖母详查,或者直接把周少爷送到刑部好了。我也想知道,他为何大半夜进了我的房间,三妹妹的香炉里又被谁下了催情的药。”

一番话说完,老夫人也不捻佛珠了,一双犀利的眸子盯着苏元恺兄妹。苏承邺也一脸的不可置信,面色阴沉的可怕。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时正房内乱成了一团,一个男人抱着苏宜慧半坐在床边,地上还一个男人被几个小厮按着。

沈昭认出床上的男人是内阁首辅徐以祥之孙,徐良平。

前世苏宜慧和徐良平的奸z情是在两年多以后,今生竟然这么快就相遇了。

这俩人还真是……有缘。

地上被小厮按着的也是熟人,周氏商行的少爷周正。

前世苏元恺和周正因为抢花魁,两人合伙把礼部尚书家的公子给揍了。

那天她恰好回府送节礼,见到周正和苏元恺在苏家偏厅跪着,求她父亲帮忙去礼部尚书家说话。

所以先进来意图不轨的男人是周正,徐以良应该是恰巧路过,听见声音带着人闯了进去。

此时的苏宜慧应该是被暖炉里的香影响了,原本白皙的脸蛋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一只手抓着徐以良的衣襟,胡乱摩挲。

苏元恺也认出了徐以良,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徐少爷,您怎么在这?多谢徐少爷救了我妹妹。”

徐以良低头看了看怀里娇艳欲滴的少女,一颗心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这是你妹妹?这可怎么好,荒郊野岭的中了这种东西,你们都出去吧,这有我呢。”

徐以良知道苏元恺的身份,却并未拿苏家当回事。再说了,今日这事说出去,他还算是拔刀相助呢。

苏元恺已经慌的不行了,妹妹的清白若是这么毁在他手里,他回家怎么交代?

可眼下带着人下山也不现实,这玩意又没有解药,总不能把妹妹扔到雪地里。

再加上眼前的人又是徐以良,苏元恺无奈,只能在慌乱中退了出去。

一同退出去的,还有沈昭和徐家的小厮。

一出正房,苏元恺就怒目圆睁地看着沈昭,“你对宜慧做了什么?怎么是她在里面?”

沈昭意味深长地看向苏元恺,“我还想说呢,怎么三妹妹在我房里?还有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干什么?”

她又看向在地上被按着的周正,“这人又是谁?为什么进我的房间?我看先把人送到刑部吧。”

苏元恺闻言面色一沉,眼底浮现出一抹惊慌之色。

然后冲着沈昭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别站在这了,赶紧回房去。”

摆明了不想让沈昭再问下去,还有周正,他得把人放了,他怕周正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沈昭自然能看透他的心思,也不戳破,带着丫鬟回了西厢房。

厢房西北方向的密林中,文竹正低声在严三爷耳边说道:“三爷,属下去看过了,苏家大小姐无事。这事应该是冲着她来的,好在她机敏,提前有了防备。”

严三爷微微点了点头,主仆二人刚要转身,就听见正房内传出的声音。

文竹脸色一变,“三爷,徐以良也太混账了,竟然敢玷污佛门圣地。”

严三爷神色不变,手指轻抚手腕上的老檀木佛珠,“佛门里进两个妖魔鬼怪,不是很正常么?”

又吩咐文竹,“把这件事告诉老师,明日御史会上弹劾折子,趁着徐阁老管教孙子的空档,我正好抓紧办事。我今日还在想,怎么牵制一下徐阁老的精力,还要做的不动声色,不能被他看出端倪,她倒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文竹躬身说道:“是,属下这就去陈阁老府上。”

沈昭很快就带着丫鬟们回了西厢,正房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几个姑娘只能弄了棉球塞到耳朵里,但还是羞的面红耳赤。

好在几人白天都累了,迷迷糊糊间也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沈昭是被哭声惊醒的。

天冷,她窝在被子里不想起身,就让珍珠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多时,珍珠掀起帘子进来,又在门口站了会,散去身上的冷气,才走到床边。

“小姐,打听清楚了,昨儿夜里那个周少爷就下山了。半个时辰前,徐少爷从正房出去,丫鬟替三小姐换了衣裳,现在三小姐正跟大少爷哭呢。”

沈昭嗯了一声,吩咐珍珠,“等她不哭了,你去问问大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翡翠端了热水进来,伺候沈昭洗漱,“小姐,我让胡嬷嬷去拿早饭了,咱们简单吃点豆浆和饼子。”

沈昭对吃并不挑剔,在她看来,热乎的山泉水豆浆和素饼子已经很好了。

等到她带着几个下人吃了早饭,那边也传来了苏元恺的回应,说是即刻回府。

苏宜慧和沈昭各自带着自己的丫鬟一辆马车,苏元恺骑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回了侯府。

马车刚在侯府二门处停下,就见管家苏忠慌里慌张地上前。

“大少爷,两位小姐,侯爷让你们马上去松鹤堂。”

沈昭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苏忠下意识看了一眼苏宜慧,解释道:“今日侯爷上朝的时候,被御史台弹劾了,说苏家小姐和徐家少爷玷污佛门净地,行苟且之事。”

“皇上斥责了侯爷和徐阁老,让他们二位回府好好教养后辈。”

沈昭一愣,被御史台弹劾?

这事从发生到现在还不到十个时辰,御史台不仅知道了,还写了折子弹劾。是皇上的耳目太灵,还是昨夜的事被有心人看见了?

这样也好,正好用这件事牵制住父亲,毕竟她接下来要办的事,父亲知道一定会大怒。

也不知道谁这么好心,上了一道弹劾的折子。

沈昭还有事情要处理,不想去掰扯这件事,便说道:“我还有事,跟父亲说一声,我晚点过去。”

说完便带着人回了碧水阁。

回去之后换了衣裳,又重新洗脸梳头,翡翠怕她在庙里吃的不好,重新上了茶点。

沈昭让珍珠给她找一身稳重的衣裳,然后吩咐道:“去通知苏氏粮行的四个掌柜,来给我回话。另外,我要见一见府上的账房。”

不多时,偏厅内侯府账房管事白先生走了进来,“参见小姐。”

他已经知道了,侯府内院的事务都交给了这位大小姐。

白先生心里很不以为然,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能管什么事?怕是算盘都打不利索,账本也看不明白。

沈昭可不管白先生怎么看她,只要能办事,管他是白先生还是黑先生。

吩咐珍珠上了茶,又关上了门,沈昭才说道。

“白先生,今日请您来是要问问,府上现在有多少现银?”

“回大小姐,现在府上有现银差不多二十一万两。几个铺子的进项刚送进来,今年田庄的收成也不错。”

沈昭点了点头,又说道:“你回去给我凑三十万两,把林家的三十万两银子还了。”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清妤也不解释,只是说道。
“姨娘,三妹妹的陪嫁你得找父亲去说,毕竟这是他作为父亲的责任。”
苏承邺指着苏清妤,“你……”
想说点什么,又被苏清妤噎的说不出话。
说到底这件事闹到哪都是他理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他可以不想还,但是不能真的说不还了。
苏承邺不想再说下去,沉声说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再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说完一甩衣袍,转身往外走去。
雪/姨娘见状只得在后面跟着,她还要跟侯爷商量,怎么给女儿凑嫁妆。
送走了两人,苏清妤再次坐下,长出了口气又抿了口茶,折腾了一小天,还真是有些累了。
珍珠进来小声说道:“小姐,老夫人那边的血燕断了,这三十万两银子的事老夫人已经知道了,听说动了大怒。”
苏清妤眉目微挑,动怒就动怒吧,她把银子拿走那天,就算计到了有今天。
不过……这倒是个好机会。
苏清妤心下微动,思量了片刻,招呼翡翠到了近前。
“你去找月桃……晚上……”
翡翠点头说道:“我记住了,小姐放心,一定办好。”
苏清妤看着翡翠,想起前世翡翠死前的执念,轻声说道:“等我成婚了,我就放你回林家。”
翡翠一愣,然后低着头说道:“我是大小姐的人,这辈子都跟着大小姐。”
苏清妤没再多说,又嘱咐了翡翠两句,便起身回了碧水阁。
晚上直到月上柳梢,苏清妤依旧一身锦缎夹袄坐在宴息室,没有要去洗漱休息的意思。
珍珠几人也不催促,都知道今天晚上小姐有大事要办。
又过了好一会儿,玛瑙急匆匆跑了进来,“小姐,那边烧起来了,咱们赶紧出门。”
玛瑙性子急,恨不得立马拉着苏清妤过去看热闹。
琥珀闻言连忙拿了斗篷过来,仔细地给苏清妤系好,然后说道:“咱们也不必去那么早,太早了就假了。”
又问玛瑙,“老夫人和雪/姨娘那边都报信了么?”
玛瑙回道:“都派人去说了,家丁也都去救火了。”
苏清妤嗯了一声,穿戴好之后就带着人往韶华堂走去。
出了碧水阁,就看见韶华堂的方向火光冲天,整个侯府也乱了起来。
婆子们奔走传递消息,小厮都带着救火的家伙事往韶华堂跑去。
苏清妤走的不快,所以她到那的时候,雪/姨娘和莲姨娘都已经到了。
雪/姨娘身后跟着苏宜慧,莲姨娘搂着苏顺慈。
见她过来,雪/姨娘只是微微福了福身,明显还带着怨气,倒是莲姨娘,上前给苏清妤见了礼,“大小姐好。”
苏顺慈也规规矩矩行了礼,“大姐姐好。”
苏清妤扶起莲姨娘,“姨娘脸色不大好,是不是没休息好?我那有支野山参,回头我让人送去。”
莲姨娘还不到三十岁,但是面容暗沉。穿着一身前些年时兴的青莲色秀云纹袄裙,头上是一支赤金点翠簪子,簪身微微弯曲,能看出有些年头了。
站在雪/姨娘身边,看着倒是比雪/姨娘老了好几岁。
“多谢大小姐关心,那样的好东西给我可惜了,还是留着给夫人补身子吧。”
站在莲姨娘身边的苏顺慈忽然小脸紧绷,握着拳头说道:“大姐姐,那些东西就算给了姨娘,也会……”
苏顺慈话没说完,就被莲姨娘打断了。
“住口,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苏顺慈见状闭了嘴,有点婴儿肥的脸蛋依旧紧绷着。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们现在连祖母宴请贵客都敢生事,以后还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呢。”

苏老夫人脸色也沉的吓人,她最在意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刚才赵夫人那番话说的她有些下不来台,现在想起来,依然怒气上涌。

“给我查,查出任何人都不用包庇,都给我发卖了。”

“你若是下不去狠手,就来回了我,我亲手处置她们。”

苏清妤娇笑道:“哪里需要麻烦祖母,我以后要嫁到沈家,这些事也要学着做,祖母若是放心,我就全权做主了。”

苏老夫人痛快地说道:“你做主就是了,就算有点差错也别怕,凡事有祖母给你兜底。”

这些日子府里的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老夫人忽然发现,就这个嫡出的长孙女比那几个都强。从前她还觉得苏宜慧端庄,程如锦可人疼,这些日子看下来,都是只会装模作样的绣花枕头。

苏清妤得了老夫人的首肯,便起身出了正院,去了后面的小厨房。

那几个婆子正在门口摘菜,苏清妤居高临下地看着,开口说道:“来人,把她们四个给我带去寒烟阁。”

寒烟阁是一处废弃的宅院,苏清妤打算在那料理掉苏家内宅的蛀虫。

她身后是两个粗使婆子,她特意跟元嬷嬷要的。

两个婆子闻言上前呵斥道:“没听见大小姐的话么?还不起来自己滚过去。”

寒烟阁的一间偏厅内,苏清妤坐在上首喝茶,那四个婆子跪在地上。

“说吧,油是谁换的?”

“还有两位师傅的药,是谁下的?”

为首的王婆子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大小姐莫要冤枉人,我在小厨房伺候十多年了,可从没做过亏心的事。”

苏清妤手里的茶盏重重撂在了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查清楚就会审问你么?”

“我给你机会说实话,你若是不说,那就只能我来说了。”

“这些年,你靠着小厨房捞了多少油水,别以为我不知道。”

“大厨房采买的副管事,是你的远房表弟吧?”

“还有小库房管着珍稀药材的小管事,有一个是你女婿。”

“我已经算过了,你们家这些亲戚都担着有油水的要职,这几年捞到手里的银子最少也有五万两。”

“五万两啊,够你们全家死几遍了。”

苏清妤几句话说完,王婆子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大小姐,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五万两银子可不是五十两,夫人管家多年,不会容许我们这么做的。”

苏清妤心里冷笑,光靠她们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笔银子,大头怕是都进了顾若云的口袋了。

这几年母亲主要精力都在外面的铺子上,内宅的事顾若云也会帮衬一二,母亲不想家宅不宁,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她苏家的钱,顾若云吃进去多少,都得给她吐出来。

苏清妤站起身,走到王婆子身前,微微俯身冷声说道:“还不说么?你现在不说,我马上就能把你们全家都发卖出去,还是最肮脏下贱的地方。”

王婆子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小姐的话冷的让人发寒。

“我说,我都说,是……是表姑太太。”

苏清妤一连审问了五个人,都是顾若云的人。审问完的人被她关在了厢房,她则坐在偏厅想着接下来的事,琢磨怎么让顾若云把银子吐出来。

珍珠端了热茶上来,“小姐,这次真是多亏了月桃,她给的名单省了咱们不少事。”


玛瑙谨记翡翠走之前说的,要贴身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所以最近只要苏清妤出去,哪怕只是去别的院子,玛瑙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被人钻了空子。
莲姨娘住的如意馆在侯府的东北角落,门口种了不少冬青,迎着冬日的微风恣意伸展。
苏清妤只带了两个大丫鬟,主仆三人径直进了如意馆的院内。
刚跨进院门,就听见正房内传出苏顺慈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你们别拿我姨娘的东西,再这样我就去告诉大姐姐。”
有下人唯唯诺诺上前要行礼,被苏清妤制止了,她一步步走到正房门口,蹙着眉听着里面的动静。
是雪/姨娘的声音,“你去告诉啊,你有胆子的话,还用等到今天?和你娘一样,都是怂货。”
紧接着就是苏宜慧的声音,“还不把东西拿过来,这样上等的补品,你们也配。”
苏清妤气得一脚踢开门。
“她们不配,你就配么?”
进门就见莲姨娘紧紧搂着苏顺慈,苏顺慈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两只拳头握的紧紧的,若不是莲姨娘拦着,她早就上前踢人了。
雪/姨娘和苏宜慧则在桌边站着,两人手里拿着三四个锦盒,都是苏清妤这几天让人送来的补品。
苏清妤凌厉的目光落到雪/姨娘母女身上,冷声说道:“放下。”
雪/姨娘见苏清妤进来,也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立马放回了桌上,然后解释道:“莲姨娘说这些东西吃不完,要送我一些,大小姐怎么来了?”
苏顺慈见苏清妤来了,雪/姨娘还在睁眼说瞎话,想起这些年的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指着雪/姨娘说道:“你骗人,我姨娘什么时候说吃不完了?哪次不是你硬抢的,你还威胁我姨娘,我姨娘怕给母亲惹事,便一直忍让。”
莲姨娘伸手直接捂住了苏顺慈的手,颤抖着声音说道:“别胡说,雪/姨娘没威胁我,这些东西……是我自愿给她的。”
苏清妤狐疑地看向莲姨娘,眼前这场景,怎么看都是雪/姨娘在欺负人,根本没有一点自愿的迹象。
莲姨娘这是怎么了?就算再胆子小,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
雪/姨娘听莲姨娘这么说,也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和这位大小姐对上。
手上东西也全都放下了,又讪讪地说道:“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走之前,转头看了一眼莲姨娘,眼底的幽光正好被苏清妤捕捉到,她在威胁她。
而莲姨娘被那一眼看的,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雪/姨娘带着苏宜慧离开之后,苏清妤走上前,轻轻拉过苏顺慈搂在怀里,青葱般的手指抚过她的眼角,“别哭了,下次府里谁再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打不过就去找我。”
苏顺慈被泪水打湿的眼睫忽闪忽闪的,仰头看向苏清妤,“可以么?”
姨娘一直告诉她,在府里要守规矩,听话,不能惹事,不能冲撞了哥哥姐姐们。姨娘说,她们母女和别人不一样,也没有犯错的资格。
看着苏顺慈小心翼翼的目光,苏清妤心头忽然泛起一阵酸涩。想起前世母亲去世之前,她回府探望,苏顺慈半跪在母亲床边,小心翼翼地服侍母亲吃药。
母亲去世前,苏顺慈做的,比她这个亲生女儿都要多。
苏清妤搂紧怀里的小丫头,“当然可以,你是我的亲妹妹,谁敢欺负你我也不答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