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其他类型 > 算卦鉴定小说

算卦鉴定小说

慕容月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直播鉴宝,连线上了娱乐圈顶流小生。画面里出现一只苍老的手,顶流让我猜年份。我眉头一皱。「千年皮尸!」顶流笑死:「你在说什么,这是我奶奶啊!」我神情严肃。「皮尸换皮七日,七日之后连杀七人,这是最后一晚了,你快跑吧!」

主角:慕容月周晟   更新:2023-08-31 16: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月周晟的其他类型小说《算卦鉴定小说》,由网络作家“慕容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直播鉴宝,连线上了娱乐圈顶流小生。画面里出现一只苍老的手,顶流让我猜年份。我眉头一皱。「千年皮尸!」顶流笑死:「你在说什么,这是我奶奶啊!」我神情严肃。「皮尸换皮七日,七日之后连杀七人,这是最后一晚了,你快跑吧!」

《算卦鉴定小说》精彩片段



我叫慕容月,是京大考古专业的学生,也是一个著名的直播网红。

闲暇时候,我会在网上直播鉴宝,赚点生活费。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连线直播,刚一开播,镜头对面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直播间瞬间就沸腾了。

「我擦,这不是顶流周晟吗?」

「天呐,真的是周晟啊,主播运气太好了吧!」

「呜呜呜,周公子真的好帅,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愧是神颜!」

周晟家是京圈豪门,他混娱乐圈纯属玩票性质的。他长得帅,性格痞,说话耿直,经常快言快语,弄得人下不了台。但粉丝就爱他这口,还戏称他为娱乐圈纪委。

周晟朝镜头扫了一眼,果然浓眉紧皱。

「古玩鉴宝,干这行都是需要阅历的,你年纪这么轻,真懂这个?」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左下角标价八百一次的鉴宝链接,嗤笑一声,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已售 358 单,商品评价 358,好评率 100%。」

「小姑娘,哥哥教你,你刷单也刷得真实一点吗。不是所有人买完东西,都会留评论的,OK?」

周晟的大批粉丝涌入直播间,直播间瞬间人气暴涨。

「我笑死,周公子整顿完娱乐圈,现在是要整顿网红圈吗?」

「我都快烦死这些女主播了,颜值主播就颜值主播吗,非搞这种噱头,还鉴宝,侮辱谁的智商呢。」

「对啊,好评率百分之百,脑子呢,你好歹刷个 99% 更有可信度吧?」

观众们七嘴八舌,基本都是骂我得多,偶尔有几个我的粉丝出来为我说话,也很快就被淹没在无数的弹幕中。

「主播不像是骗人的,她每一场交易我都看了,点评得很专业啊!」

「你是托吧?这么多场直播你一场不落地看了,你够闲的啊!」

「就是,刷单也有你一份吧?糊弄谁呢。」

弹幕晃得我眼晕,周晟还一副嘲弄的姿态盯着屏幕,也不拍链接,我逐渐失去耐心。

「你拍不拍啊,不拍我切了,还有其他人等着呢。」

「怎么,想跑啊,怕露馅是吧?」

周晟眼疾手快地拍下链接,然后随手从旁边茶几上拿过一个瓷杯,搁在手机前面。

「来,说说看,这杯子什么年代的?」

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盯着屏幕看。

「这是巩义窑的白釉单柄杯。」

「唐朝北方地区,白瓷生产极为繁荣,和南方的青花瓷并驾齐驱,号称南清北白。其中又以巩义窑的白瓷质量最好。」

「你这杯子如果是真的,起码值几千万,可惜是个赝品。」

我刚说完,弹幕就沸腾了。

「怎么可能,周氏集团市值百亿,他家里会用赝品?」

「对啊,听前面几句话我还以为这主播真有两把刷子,没想到还是露馅了。」

「估计稍微懂点古董知识吧,跑来直播骗人,前面还不知道多少人受骗了呢!」

观众们义愤填膺,周晟痞里痞气地歪在椅子上,嗤笑一声。

「说我用赝品,你侮辱谁呢?」

「你猜错了,这是我爸正儿八经在佳士得拍卖行买的,花了两千多万。」

我摇头。

「不可能,我这双眼睛,就没有看错过东西的年份。」

周晟夸张地挑了下眉头。

「豁,年纪不小,口气这么大?你什么东西的年份都能看?

吹牛能不能打一下草稿啊大姐,我真是受不了你们这种靠胡说八道出位的。」

我没撒谎,我从小视力出众,天赋异禀,爷爷说,我是天生吃这行饭的。

在别人眼里很普通的瓷器,在我眼中,却全然不同,我甚至能看见瓷器表面最细小的纹路和颗粒。

我耐心解释:「古代窑温不好控制,再精美的瓷器也有缺陷,可是你这个瓷杯表面,太过光滑平整,一看就是现代科技的产物。市场价估个两千块吧!」

「你爸或许把真的藏起来了,你可以联系他问问。」




周晟都气笑了。

「一个杯子而已,我爸至于换假的放书房里?」

「行,我现在就联系他,要是他说是真的,你就把这链接下架了,以后再也别想打鉴宝的幌子!」

周晟当场掏出另一部手机打给他爸,铃声响了好一阵,一直是无人接通的状态。

「我看新闻说周总在国外跟罗德企业谈收购呢,这个点应该不会接电话吧。」

「周总好惨,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谈着几十亿的收购案,被人污蔑用上千块的假古董杯。」

「我感觉主播说得也不一定错吧,周总一直挺朴素的。

而且主播点评那个杯子的角度很专业,说不定它确实是个赝品。」

周晟铆足劲想打我的假,现在电话一直打不通,弹幕里又有好几个支持我的,周晟一下就火了。

他又拍下一个链接,然后朝四周看了一圈,忽然拉过一只手放在屏幕前。

「行,杯子的事先放一放。

你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看出年份吗?来看看,这东西什么朝代的。」

我看了一眼屏幕中枯瘦的手,大惊失色。

「千年皮尸?」

弹幕炸了。

「什么尸?」

「我去,有钱人的癖好真特殊啊,怎么还收藏尸体。」

「皮尸是什么尸,木乃伊那样的吗?」

「我怎么感觉博主搞错了啊,周晟应该是让她看手指上那个翡翠戒指吧,她说的皮尸是什么东西?」

周晟愣了一秒,反应过来,拍着桌子哈哈大笑。

「慕容月,你他妈要笑死我,哈哈哈哈哈……」

「我让你看戒指,你看手,你他妈还真鉴别起年份来了,笑死老子了卧槽,哈哈哈哈……」

周晟不顾形象,在镜头前笑得前仰后合,全身乱颤。

他一边笑,一边把那只手往前拉。

「奶奶,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一个老太太的脸在镜头前一晃而过,周晟奶奶不满地打了他一下。

「这么晚了,别在这里玩手机,早点去睡觉。」

弹幕前的观众都快疯了。

「我妈问我为什么笑出猪叫声。」

「这是鉴宝史上最严重的翻车吧,把人家奶奶说成什么千年女尸,哈哈哈哈,太离谱了啊!」

「枉我之前还短暂地相信了一下主播,打脸来得太快了。」

「主播还不下播呀,心理素质真够强的。」

周晟得意洋洋,两手一拍桌子。

「你把之前骗的钱都给人退了,然后自己把账号注销掉,这事就这么算了。」

我摇摇头,冷冷地盯着周晟的脸。

「皮尸换皮七日,七日之后最少连杀七人,看她指甲上的灰线,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你快跑吧!」

「我真的笑死,这个主播脸皮好厚,搞了这么大的乌龙还一本正经在这里胡说八道。」

「对啊,明明是鉴宝的,怎么又装起道士来了。皮尸,我还僵尸了,主播会驱邪吗?」

「撒谎精快滚吧!」

「现在热度这么高,她怎么舍得下线啊。这些女的为了红真是拼尽全力,啥离谱的东西都能编出来。」

弹幕疯狂刷屏,全是骂我的,周晟笑得伸手揉着肚子。

「鉴宝做不下去,这么快改行抓鬼了。编,你继续编啊,说说这皮尸是个啥玩意儿?」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我满脸严肃,镜头里,周晟的奶奶已经离开了书房,她走路时四肢僵硬,离尸变最多只剩三个小时。

我深吸一口气,用力敲了几下桌子。

「周晟,你听着,皮尸换皮之后,会先吃死者亲属的血肉,最少连吃七人。你趁现在带上家里人一起离开,先去人多阳气足的地方。然后找个厉害的道士,才能保全性命。」

周晟已经对着镜头开始鼓掌。

「慕容月,缅北诈骗集团不请你去真是可惜啊,接下来你是不是该说自己就是那个厉害的道士,收费几百万,保我一条命?」




「看见是我,八百的鉴宝费嫌少,想干票大的——」

周晟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打断他。

「你错了,我不是道士,保不了你的命。」

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考古专业学生,能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爷爷。

我爷爷是个盗墓贼。

他常常说,要不是机关太多,他能把秦始皇陵都给挖了。

我惊叹他的本事。

「爷爷,你咋知道机关多,你下去看过吗?」

爷爷叹口气。

「看个毛,我说的是公安机关太多。」

爷爷一生最怕公安机关,他倒了一辈子的斗,最后还是栽在公安机关手里。

吃了几年免费牢饭出来以后,爷爷就金盆洗手了。

他给我讲过许多倒斗的往事,其中最凶险的一件,就是他当年遭遇了皮尸。

「皮尸是僵尸的一种,顾名思义,只有皮肤,没有内脏。这种僵尸不腐不烂,但是每年都需要换一次皮。

换皮的时候,它会先划破人的皮肤,然后从伤口钻进去,把人体全身的皮肉包裹分开。别看你奶奶现在看着正常,其实七天前就已经死了。

这七天里,皮尸冒充原来的人活着,等时间一到,它吸收完人体的皮肤组织,会从宿主身上脱离。原主只剩下一具被剥光皮肤的尸体,死状非常凄惨。」

听我解释完,屏幕前的观众都傻了。

「我草,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听起来怎么跟真的一样,好吓人。」

「对啊,好恶心,博主是个变态吧,正常人能编这玩意儿?」

「好离谱啊,为了博眼球,诅咒人家奶奶?」

周晟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你什么东西啊,敢咒我奶奶?草,你给我等着,我叫人查你身份,这事没完。」

「不用查我身份,待会我可以把我真实的身份信息告诉你。」

「你如果不信我的话,可以去看看你奶奶的手。皮尸换皮,最后才换到手指甲,指甲底部会有一条灰线。」

大概是我的神情太严肃,语气太认真,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弹幕安静了几秒,有人发出一张截图。

「刚才直播的时候我想转给朋友看,就截图了,妈呀,好像真的有一条灰线。」

「对哎,图上每个手指甲底部都有一条明显的灰线,天呐,主播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弹幕立刻转了风向,很多人开始相信我的话,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持怀疑态度。

「楼上的大学生真是什么都信啊,就是不信科学。」

「别太离谱,你们信周晟奶奶是皮尸,还是信我是上帝?」

「楼上的,我信你,因为我是玉皇大帝。」

周晟也跟着嗤笑一声。

「一个手指甲能代表什么,我奶奶身体不好,指甲有灰线怎么了?这种故事是个人都能编。」

他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上百万的观看人数,恍然大悟。

「你他妈在这里消遣老子?蹭流量是吧!」

我摇头叹气。

「流量对我没用,我只是想救你一命。」

「你奶奶已经死了七天,虽然有一层皮肤笼罩,但身上会发出淡淡的尸臭味,需要用香水掩盖。这几天你奶奶是不是忽然开始喷香水了?」

周晟眼前一亮,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哈哈哈,又翻车了吧!我奶奶根本不喷香水,她都点沉香,她——」

「咕咚。」

周晟脸上的笑意收敛,紧张地咽了口水。

「她从老家回来之后每天头疼,要点着沉香才能睡着。」

我敏锐地抓到了其中的重点。

「老家?哪里?是不是七天前去的?」

弹幕刷得飞快。

「上个礼拜周家回老家祭祖,还给当地福利院捐了两千万,这事不是都上新闻了吗?」

「对啊,热搜上还挂过几天,网上随便一搜就有的。」

「主播是看了那个新闻联想到的骗术?」

「不像骗人的吧,那点沉香又怎么解释啊!」

「有钱人不都喜欢玩香吗,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能说这个主播赌对了,今天的事越看越像杀猪盘啊!」

周晟看着弹幕上飞闪而过的字迹,为自己刚才差点相信感到羞愧,那丝羞愧又化成恼怒,他冷哼一声,从镜头里瞪着我。

「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我设计你妈!」

我也来了火气,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周晟。

「今天不是你自己主动连线的吗?」

「周晟,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全家的性命都握在你手上了。」

「人死后瞳孔会扩散变大,对光照没有反应,你拿手电筒去照下你奶奶的眼睛就知道了。」

「卧槽,主播好凶,我好害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