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美文同人 > 豪门盛宠:封少请温柔

豪门盛宠:封少请温柔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父母自杀身亡,家产流落在外,爷爷生命垂危……而她,被深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监狱!出狱后,殷月宝像变了个人,刚虐完白莲想逃之夭夭,却又被某人盯上,她气不打一处来:“封少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了?”某男却不满:“殷小姐以前说过要追我,还请言行一致。”...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豪门盛宠:封少请温柔》,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母自杀身亡,家产流落在外,爷爷生命垂危……而她,被深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监狱!出狱后,殷月宝像变了个人,刚虐完白莲想逃之夭夭,却又被某人盯上,她气不打一处来:“封少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了?”某男却不满:“殷小姐以前说过要追我,还请言行一致。”...

《豪门盛宠:封少请温柔》精彩片段


“吱嘎”一声。
生锈的铁门被狱警从里面打开。
“这是你的东西,出去好好做人,不要再做犯法的事了,改造队的大门一直开着,但不欢迎你来。”
殷月宝缓缓地从铁门里走出来,此时的她穿着五年前入狱的那身穿搭,五年前合身的衣服,如今穿在她削弱如柴的身上,就像是个麻布袋,大了一圈。
听到狱警的临别的话,殷月宝干裂的唇角挂起一丝自嘲苦涩的笑容。
好好做人?
一个因为故意杀人罪坐牢五年的案底,还能好好做人吗?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遇见过封言池,也就不会刹车失灵撞到他爱的女人,更不会为此家破人亡,锒铛入狱……
她微微抬头,阳光刺眼,一张苍白而绝美的小脸带着冷冷的……讽刺!
可是,没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除了她……和云知清!
“嗤嗤嗤——”尖锐的刹车声划破脑海的平静画面!
“躲开,刹车失灵了,知清快躲,躲啊,不!!”
“嘭!”
仙美的白色身影像是一片枯叶般划破长空,隐约间,她看到了那张清纯无辜的脸蛋上,朝着车内的她勾起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笑容,苍白而无惧!
她傻眼了。
怎么会想到一个女人居然会这么狠啊?
狠到不惜用自己的命,骗过监控和所有人的眼睛来陷害她!
那个男人第一个出现:“殷月宝,知清要是伤了一根汗毛,我要你整个殷家陪葬!”
她解释了无数次,磨破了嘴皮,没用。
被丢进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一呆,就是五年。
五年,一辈子有多少个五年?一个女孩子一辈子最好的年华,她却在数着日子度过,他,是怎么狠下心的?
这可能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他爱云知清,所以才不吝对她痛下死手。
若能重来,抛却情爱,她只愿为自己好好活一次。
她抬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耗费了她五年青春的地方,来到市第一医院。
当年,殷氏败落,家族抛弃,爹地妈咪双双自杀,只剩病床上的爷爷,她唯一的亲人,也是那个男人威胁她当着记者发布会下跪认罪的筹码。
如果不照做,他就让医院停了爷爷的药,还要把他们赶出去。
封言池的势力,出了院,哪家医院敢收留他们?
她只有照做,当场被警察带走。
他亲眼看着她被送进牢房,他们最后的谈话,是他无情的威胁:“你爷爷健康安在的时间,就看你能安分多久。”
她太明白封言池的手段了。
所以就这么乖乖的踏进了监狱,一蹲就是五年,中途任凭怎么被人折磨得半生不死,也咬着牙没有跟狱警透露出一个字。
她乖了五年,爷爷,应该很安好吧?
这五年,没有替爹地妈咪尽到一丝孝道,她最愧疚的人之一。
扶着腰,她一步一步的踏上阶梯,摁了电梯。
这时。
“叱——”
医院大门外响起一道短促的刹车声。
一道拔高的身影出现在医院外。


那人一身手工裁剪黑色西装,身型挺拔,一身矜贵优雅之气,犹如西伯利亚吹来的一阵清风。
他唇瓣微抿,一副金丝框眼镜搭在那立体好看的鼻梁上,为他平添几分儒雅与稳重,却要忽略眉宇间那冷冽。
一双漆黑如夜的眸微抬,罩着远处一道纤弱的背影,眸中的神色深邃得如深不见底的枯井,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殷月宝!
他居然都忘了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若不是碰巧在这里碰见。
突然,一阵冷冽的疾风掠过,刚下车的司机杨帆不明所以的看着迈着长腿大步走进医院的男人,难道先生迫不及待的要帮云小姐看复健器材?
也是,毕竟能让先生亲自来医院一趟看复健器材的,也就只有云小姐了吧。
叮咚——
电梯弹开,殷月宝慢慢的走了出去,身后有人抱怨,看起来好好一个年轻人,怎么这么磨蹭?没看到后面有病人急着有事吗?
她却仿若未闻的埋着头往前走。
五年的牢狱之灾,早就磨光了她身上的锐气。
“这么快就出来了?”
突然,一道讥诮的嗓音从走廊另一头传来,听着这做了无数次噩梦的嗓音,殷月宝条件反射的浑身一抖。
又是噩梦?
她埋着头打算继续走。
“怎么?坐个牢哑巴了?”
她还是没有抬头。
只听那嗓音染上了一丝危险:“殷月宝,你再往前一步试试。”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试试?
她不敢。
刚出狱,她身无分文,付不起爷爷说的医药费。
看着这低着头给人懦懦感觉的背影,男人的眼睛眯了眯,漠声开口:“招呼都不会打了?”
殷月宝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转过身,抬眼看向他,这个男人,岁月似乎拿他没有一点办法,那张绝色的天容比五年前更加英气逼人了,遗世独立的气势比以往更加逼仄,唯独不变的,是他眼中对她的厌恶。
又缓缓地低下头,语气不泛起一丝波澜:“封先生。”
封先生?
“倒是有自知之明。”他嗤笑一声。
殷月宝低着头:“是的,我早该这样,封先生。”
不敢逾矩,五年的牢狱生活已经磨尽了她所有棱角,现在的她,就是个任人揉圆搓扁的球。
突然下巴一痛。
她被迫抬头与他对视,就听到他冷若冰渣的声音扑面而来:“为什么不早点这样呢?知清哪里又用受这么多苦?”
若是五年前,她肯定跳起脚解释了,可现在的殷月宝,哪里还有丝毫五年前的傲气?
更何况,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信过她,哪怕她磨破嘴皮,在他的眼里依旧是狡辩!
五年,够她学乖了。
“以前是我不懂事,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封先生。”说着还想弯腰,却被钳制着下巴动不了。
男人的怒意却更甚:“一句道歉知清的肾病和腿就能好了?一句道歉知清这些年受到的伤害就能一笔勾销了?你知道她做复健的时候有多努力,多痛苦么?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就该下地狱!”
她微微抬头,一双死灰色的眼睛定定的盯着他,垂在大腿侧的手微微蜷起,那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吩咐的人打断了腿,不打麻醉的割掉了肾,无数次差点被人打死,没有任何医疗的死里逃生挺了过来!


只不过一秒钟,她的手指又松开,重新垂下头,唇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容。
那又如何,他的眼中,永远只有他单纯无害的知清妹妹,去酒吧烈酒喝太多肾出问题是她灌的,腿也是她因为嫉妒撞的,那个坏人,永远是她,从来不听她解释……
所以她家破人亡,家族背弃,被丢进牢中,一去就是五年,缺肾,断腿,赔罪。
她的命在他封言池眼中算什么?不配给云知清提鞋!
她又何必庸人自扰,自取其辱?
“对不起封先生,这些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已经坐了五年的牢,得到了该有的惩罚。”哪怕,真的不是她。
她也认了。
五年折磨,够了,她没有命再被他丢进牢里五年,他说是,便是。
男人看着她那双眼,似乎有千言万语的反驳,又被她按压了下去,他有一瞬间的愣神,须臾,又冷冷一笑。
五年时间,倒是学乖了不少,知道自己罪不可恕,学会不反驳了?
“那只是法律对你的惩罚,而我,还没有!”
殷月宝心中微惊,面上却镇定自若。
“那封先生你想怎么样?”
男人看着她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厌恶的撒开指尖,抬目看向病房,冷笑一声:“既然你已经出狱了,那我五年前的话也就不做数了,杨秘书,从今天开始,断开7015病房一切开销。”
自动隐形的杨秘书应了一声立刻去办。
殷月宝步伐不稳的后退几步,重重靠在墙上,腰间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她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破裂:“不要!”
双目对视,她的眼中带着祈求:“封言池,不要这么残忍。”
她已经这么惨了,不是吗?
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男人面色微冷:“残忍?这比你对知清做的那些,已经够仁慈了!”
不,不是那样……
她任由指甲陷入肉里,隐忍让她身体微微颤抖。
突然,她重新抬头,似乎是鼓足了浑身所有的力气:“我说,那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说完她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眼底深处,渗出了一丝丝希翼的光亮,看着他。
他唇角的冷笑加大:“我以为你进牢里五年学乖了不少,没想到依旧是老样子,是五年时间不够?还是需要五十年?”
眼底的光亮瞬间荒凉。
分明对这个男人的话恐惧的浑身发抖,却不知为何,那心底深处掩盖了五年的苍凉此时猛地涌出!
像是在强调,又像是在控诉:“封言池,我再说最后一次,去酒吧是云知清好奇酒吧的样子,烈酒是我拦都拦不住,撞她是因为我的刹车出问题,我喊过她了,可她还是一脸无辜的走到了车前,她,没有你想的那么清纯,而且我……”都还了。
男人唇线猛地往下一弯:“死性不改!”
他看了眼杨帆冷冷的说道:“还愣着做什么?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不要!”她猛地扑过去想拦住杨帆,却被男人抓住手臂,她的心底荒凉一片,放弃一切挣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对我爷爷下手,求你。”
“那就看你有多听话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