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美文同人 > 无敌傲龙

无敌傲龙

罗风冷潇然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为所爱之人,付出全部,却换来无尽的屈辱!涅槃重生,罗风,势必要找回所有失去的尊严,成为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主角:罗风冷潇然   更新:2023-08-08 0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风冷潇然的美文同人小说《无敌傲龙》,由网络作家“罗风冷潇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所爱之人,付出全部,却换来无尽的屈辱!涅槃重生,罗风,势必要找回所有失去的尊严,成为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无敌傲龙》精彩片段

龙国,平津省,魔岩市,东城区,冷家别墅。
“罗风,医生说了,你要是再拿不出十万块手术费的话,赵阿姨就不能再住院了,院里面的床位很紧张。”
电话里面,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我知道了。”
罗风失魂落魄的挂掉了电话,一拳打在坚硬的水泥墙上,鲜血顿时从骨节处渗了出来。
自小体弱的他,三年前入赘冷家,将冷潇然身上的蛊虫,引入了自己的身体,换回了冷潇然的一条命。
之后,身体更加虚弱,畏寒畏热,不能干重活,不能情绪激动,连脑力劳动也不敢太费神,所以,没办法到外面工作,只能在家里洗衣做饭,成了众人口中的废物、垃圾、软饭王、窝囊废。
在冷家受尽了屈辱,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谁让他为了能和冷潇然结婚,把自己的身体彻底搭了进去呢?
他现在身处的地下室,就是他在冷家住了三年的地方。
阴暗、潮湿、冰冷,散发出让人作呕的霉味。
罗风打了两次冷潇然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只能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铁门,从地下室走了出来。
沙发上,并排坐着两个女人。
一个是青春靓丽的小妮子,和冷潇然有几分相似,名叫冷潇月,是冷潇然的妹妹,刚刚上大一,还处在发育期。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亭亭玉立,含苞待放。
虽然,她的美貌不及冷潇然,但是,待到完全张开之后,应该也不会逊色冷潇然几分。
另一个,是冷潇然的妈妈,自己的丈母娘,王淑英。尖酸刻薄,无人能及,但是,实话说,年轻时,也必定是绝代芳华,不然,以冷长青的基因,绝对生不出这么两个漂亮的女儿,除非……
见罗风从地下室走出来,两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有所期待。
罗风也没有心思去猜她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红着脸,硬着头皮开口。
“妈,我给潇然打电话,她没接,你能不能先借我十万块,我妈病重入院……”
罗风说话时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
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为家里做一点贡献也就算了了,还要经常跟家里要钱,哪还有一点尊严?
“耶!老妈,我又赢了,我就说这个废物还是会跟你要钱吧!呦吼!终于可以买新包包喽!”
冷潇月一个高从沙发上窜了起来,睡裙也跟着朝天飞舞,露出了里面粉色的Hellokitty小内内。
王淑英狠狠的瞪了罗风一眼,大声吼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你这种窝囊废,潇然就是对你再好,他还是那块扶不上的烂泥!好吃懒做不说,还整天要钱!脸呢?脸呢?脸呢?你还有一点脸吗?”
王淑英只要一看见罗风,就立刻开启暴走模式,骂到停不下来。
“我本以为潇然这次不在家,你至少能要那么一点脸,不跟我开口,可是没想到,你要钱都要到我头上了,我要是你_妈,还住什么院啊,去死了算了!”
这样的话,罗风在冷家听了上千次,每一次听到,都像是在他的心上,又扎下了一刀,如今,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可是无论他有多痛,无论他多么想留下最后一点男人的自尊,妈妈的命,还是要救啊!
“最后一次,妈,求求你,这是救命的钱……”罗风厚着脸皮乞求着。
“救命?救谁的命?你和你妈的命加起来,也不值十万块啊!罗风,做男人做到你这个份上,你干脆把那玩意剁了算了!你算个什么男人……”王淑英气的直接把吃了一半的橘子砸到了罗风的脸上,汁水溅了罗风一脸。
“罗风,不是我说你,你可真够没脸没皮的!男人当到你这个份上,真的不如去死了算了!”冷潇月一边摆弄着自己漂亮的指甲,一边冷嘲热讽的说道。
罗风把嘴唇咬出了血,把指甲扣进了肉里,身体气的发抖。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如此的铁石心肠!
三年来,没有一个人同情过他,难道自己还不是为了救冷潇然,才沦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吗?
刚刚生气了一会,罗风便感到头疼欲裂,身体发冷。
蛊虫又在作祟了!
“罗风,赶紧滚回你的地下室去,别让我看见你那副要死的样子!”王淑英骂道。
“就是,快下去,别一会吐到地毯上了。”冷潇月也忙着朝罗风挥手,一脸嫌弃。
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罗风走回黑暗潮湿的地下室,关上了冰冷的铁门,嘴里塞上一块破布,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豆大的汗珠倾斜而下,痛不欲生!
……
当罗风拖着孱弱的病体,脸色煞白,如同一个将死之人从地下室走出时,屋子里,已经是一片欢声笑语。
原来,冷潇然已经从公司开完会回来。
冷潇然,罗风名义上的老婆,魔岩市第一美人,冷家的大千金,端庄的坐在沙发上。
那张绝美的脸,无法用言语形容,玲珑的身材,更是每次看见,都会让人血脉膨胀,一言一行,一呼一吸间,都给人无限的遐想。
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这句诗用在冷潇然身上,绝无半点夸张。
还有两个人也坐在沙发上,一个,是冷潇然的青梅竹马,留学回来不久的余啸天,一个是余啸天的妈妈,张凤仪。
画面很清奇,王淑英和张凤仪隔着两个孩子,聊的热火朝天,而冷潇然和余啸天则坐在中间,偶尔的交流一下,并且不时的相视一笑。
一股无名之火,从罗风的心中升起。
他攥紧了拳头,可是……又缓缓的松开。
“你是瞎了吗,看不见家里来客人了,去洗水果啊!”
王淑英看见罗风出来,立即没好气的说道。
冷潇然看见罗风,尴尬的将身体远离了一点余啸天。
罗风努力的微笑着,点了点头,走向厨房。
没有办法,他还指望着跟他们要钱,去救妈妈的命呢。
王淑英看着两个孩子坐在中间,如此的般配,简直是喜上眉梢。
“他们两个从小就青梅竹马,这么久不见,能不想吗!我们家潇然,也一直念叨着啸天呢。这两个孩子,你看,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王淑英当着罗风的面,就拉起了皮条,仿佛是故意说给罗风听的,完全不把罗风当人看!
冷潇然眉头微蹙,却不好说什么。
“这是谁啊,是你家的下人吗?”
张凤仪明知故问。
王淑英顺藤摸瓜:“什么下人啊,是我们家的废物上门女婿啊,长了一副下人的模样。”
张凤仪赶紧假笑:“你看看我,也没问清楚,说错话了,你可别见怪啊。”
“没说错,他还不如个下人呢!”王淑英的语气里,满是厌恶。
冷潇然忍不住扯了一下王淑英的一角,示意她不要这样说话。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怎么还有这么巴不得让人知道的呢?
王淑英却不管冷潇然,还顺势把冷潇然往余啸天的身边挤了挤,让冷潇然挪都挪不开。
“凤仪啊,你们家啸天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啊,不仅越长越帅气,而且,还成了留样的博士,听说还自己创业成立了公司,将来,肯定是人中龙凤啊!”
“哎呀,你们家的这两个丫头,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你看看潇然,简直美的不像个凡人了,而且,还能管理公司,谁要是能娶了她,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张凤仪看着冷潇然,也是满眼的喜爱。
“你要是喜欢,就把潇然送到你们家当媳妇吧,咱们两家不是更近了一步?”王淑英赶紧接过话来。
余啸天听完,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宠溺的看向冷潇然。
冷潇然则是一愣,蹙着秀眉看向王淑英。
“妈,你说什么呢?”
她是对罗风不满意,而且也对余啸天有那么一点倾心,但是,现在毕竟还没有离婚,说出这样的话,总归是不妥的。
“是啊,淑英你瞎说什么呢,潇然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张凤仪用眼睛偷瞄了端着水果过来的罗风一眼。
“结的是什么婚啊?马上就离了,到时候,只要你们家啸天不嫌弃,离婚的当天,两个孩子就领证!”
轰!
罗风犹如五雷轰顶,他感觉一顶巨大的绿帽子压在自己的头上,压的他直不起腰,喘不上气。
当着他的面,就如此的说,真的不把他当人看吗?
“妈,你别在这乱说话了!”
冷潇然看着呆若木鸡的罗风,心中竟有些心疼,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却被王淑英死死的按在那里。
“淑英啊,你可真是会开玩笑,这种事,可不能瞎说的。”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啊,凤仪,我跟你说,我们家潇然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这三年,这个废物连我们家潇然的房门都没进去过!”
张凤仪和余啸天一听,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之色。
外界一直是这样传的,他们今天来,也正是想证实一下此事,现在,连王淑英都信誓旦旦的亲口说了出来,看来是真的了!
冷潇然的脸,唰一下红了。
“妈,你脑子在想什么啊?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冷潇然瞪了一眼王淑英,然后看向木然的罗风,心中竟然有一丝的怜悯。
罗风的心,被彻底的刺穿了,没有了一丝跳动的痕迹。
所有的尊严,都被扔在地上,无情的践踏,毫不留情!
……
张凤仪和余啸天走后,罗风看着冷潇然朝着余啸天挥手的背影,一阵苦笑。
“罗风,同样是男人,你看看人家,在看看你自己,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王淑英看着呆立在原地的罗风,眼神里满是厌恶。
冷潇然也冷漠的看了罗风一眼,眼中,尽是失望。
就是这个男人,让她这个冷家的小姐,堂堂魔岩市的第一美女,成了众人口中的笑话!
三年前,一场重病,让她险些丧命。
等到她醒来时,已经成了罗风的妻子,因为这是罗风救她的条件。
虽然,三年来,罗风每天都在尽量的讨着她的欢心,对她百依百顺,做着一切能为她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且,一个人睡地下室,三年没有进过她的房门,被家里人呼来喝去,也没有一声怨言。
但,这依旧无法掩盖他是一个废物的事实!
出了做家务,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在家里是累赘,出门了是笑柄,只知道伸手要钱……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叱咤风云,成就一番事业,即便不能让自己享尽荣华富贵,但是,至少要给自己一点安全感吧?
可是,这个男人,什么都给不了她!
“我妈说你又要钱?”
因为妈妈的病,罗风不止一次跟冷潇然要钱了,前后加起来,怎么也有个上百万了,冷潇然对此,一直隐忍。
罗风心中残存着最后一点希望,点了点头。
冷潇然失望的摇了摇头。
“你当年救我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让我以后当你的提款机吗?就是为了让我养你们母子一辈子吗?”
此时的冷潇然,内心痛苦无比,她多么希望,罗风能像余啸天一样优秀,那样,自己也不会处处受人嘲笑!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压力。
如果放在两年前,寒天集团还辉煌无比的时候,这些钱当然不算什么,但是,面对公司的每况愈下,冷潇然已经承受不起这样的‘剥削’了!
而且,她也不想再承受这样的‘剥削’了!
“罗风,钱我是不会给你的,你是个男人,以后想花钱,自己去赚!”
“潇然说的对,是男人,就自己赚钱去,我们冷家的钱,就是扔进厕所里,也不会给你!”
王淑英说着话,推开了房门:“想要救人是吧?那你现在就自己出去赚钱啊!”
呼啸的北风拍打在罗风的身上,让罗风感到彻骨的寒冷。
“呦,二婶,我们这离大老远的,你就知道我们过来了啊?”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声音。
一男一女,手挽着手,走了进来。
“啊……小雪和丰茂来了啊,快屋里坐。”
王淑英一脸不自然的笑着,把冷玉雪和李丰茂让进了屋子里。
两人是冷长青的哥哥冷长盛的女儿和女婿,本来两家关系一般,但是这两人却总是过来串门,其实,就是没事来炫耀一番,看看冷潇然和罗风的笑话。
王淑英烦透了他们,但是,又不敢得罪,谁让他们在老太太面前得宠呢。
“罗风啊,过来一起坐啊!怎么看着这么憔悴啊,是这两天擦地累着了吗?”李丰茂一脸坏笑的问道。
虽然是赤果果的嘲讽,但是luofe却不敢表现出半点的不悦,相反,还要陪上笑脸。
他知道,李丰茂现在除了在冷家的寒天集团担任要职,还是李家丰茂地产公司的总裁,身价不菲,而且出手也十分阔绰。
如果自己好好的求求李丰茂的话,也许李丰茂一开心,就能借给自己这十万块钱。
“啊,身体是不太舒服。小雪、丰茂,你们都来了啊。那个丰茂,我能单独跟你说句话吗?”
“说什么说!一边呆着去!”王淑英知道,罗风肯定是要找李丰茂借钱,那不是丢他们家的脸吗?
“别呀,二婶,罗风要跟我说话,我怎么能不听呢,罗风,就在这说吧。”李丰茂美滋滋的看着罗风。
当初,他对冷潇然觊觎已久,并且表白多次,都被冷潇然无情的拒绝了。
他只好自我安慰道:冷潇然这样的女神,只有天之骄子才能配得上,自己追不上,也是正常。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冷潇然最后却落在了罗风这个废物的手里。
无奈,他只能娶了个跟冷潇然相差甚远的冷玉雪。
直到现在,他每次和冷玉雪嘿咻的时候,脑海里还全是冷潇然的画面。
所以,每次看见罗风,他都恨不得能将罗风踩到尘埃里!
王淑英和冷潇然,都瞪着罗风,并且不住的晃着脑袋,提示罗风不要乱说话。
可是,罗风没有办法不说,他们只想自己不丢人,却又不给自己钱,自己拿什么去救妈妈的命呢?
反正脸都已经丢尽了,还差这一次吗?
罗风咬了咬牙,开口道:“丰茂,你能借我十万块钱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李丰茂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和冷玉雪对视了一眼之后,又看了看脸色铁青的王淑英和冷潇然,然后才哈哈大笑起来。
“潇然啊,你可真是找了个好老公啊,竟然当着你的面,跟我们借钱,果然是大丈夫,能屈……能屈……能屈啊!”
冷玉雪从小就嫉妒冷潇然,她平生最开心的事,就是能把冷潇然比下去。
可是,一直未能如偿所愿,直到,冷潇然嫁给了罗风,而自己嫁给了李丰茂。
“罗风啊,你真是太会开玩笑了,堂堂冷家的女婿,区区十万块,也要跟别人借吗?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笑归笑,李丰茂却把钱从包里掏出了本来准备去送礼的十万块钱。
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能错过。
“不管真假吧,罗风既然你开了这个口,我也不能驳了你的面子,我这里刚好有十万块,你拿去吧。”
李丰茂说着话,把钱朝着罗风晃了晃。
罗风喜出望外,赶紧过去拿,没成想钱还没碰到,李丰茂突然将钱一甩。
哗!
大把的钱,如天女散花般,散落一地。
“哎呀,手抖了,你看。”
李丰茂得意洋洋的将身子往后一靠,玩味的看着罗风。
“罗风,还不快捡起来,晚了,丰茂可能就后悔了啊!”冷玉雪得意的看着冷潇然,准备看好戏。
罗风攥着拳头,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罗风,今天你要是捡了这个钱,明天就去跟潇然离婚,没得商量!”王淑英生怕罗风会跪下来捡钱,那样的话,他们一家人的脸,可就丢尽了!
“罗风,你先回屋子吧,钱的事,明天再说。”冷潇然用命令的口气对罗风说道。
回屋子?那个又湿又臭的地下室吗?
明天?明天再羞辱我一顿吗?
罗风苦笑一声,然后慢慢的弯下了膝盖,从地上将钞票一张一张的捡起……
“罗风,你太让我失望了!”
在李丰茂和冷玉雪放肆的嘲笑声中,冷潇然愤然起身,快步走向罗风,抡起胳膊,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罗风脸上。
“罗风你这个混蛋,明天就去离婚,没得商量!”
王淑英把沙发、茶几上所有能扔的东西,一股脑的砸向了罗风,李丰茂和冷玉雪则边笑着,边离开了冷潇然的家。
……
罗风,拿着跪着捡来的钱,交给了穆晚晚。
穆晚晚是他们家的邻居,刚好穆老头也住院,所以,这段时间,王淑英都是由穆晚晚来照顾的。
“晚晚,我离得远,不能经常来,这里你就多费心了。”
穆晚晚接过钱,眼神有一点复杂。
其实,罗风前段时间已经给过他五万块了,现在,王淑英的手术费,只需要再补三万,而剩下的钱……
“嗯,放心吧,我会把阿姨照顾好的,你赶紧回去吧。”
穆晚晚生怕自己多要钱的事,被罗风发现,急着赶罗风走。
而罗风,也没有多停留。
他刚刚已经问过医生手术费的事了,但是,却没有拆穿穆晚晚。
赵桂兰今晚就要做手术,而罗风,却不能陪在身边,以后要麻烦穆晚晚的地方,还有很多。
此时,罗风体内的蛊虫,已经开始躁动起来了。
今天,是他把蛊虫引入体内,整整三年的日子,当年,那个瞎子就说过,三年对于罗风来说,是一道坎,三年整时,蛊虫会大爆发一次,撑过去了,便是人中龙凤,撑过不去,也就一命呜呼了。
撑过去……自己这身体,拿什么撑过去呢?
罗风可不想自己死在妈妈的面前。
于是他对穆晚晚说了声谢谢,忍受着剧痛,向外走去。
路上,罗风在走廊里再次遇见了李丰茂,跟一个叫狗头的流氓,在前面说着什么。
李丰茂也看见了罗风,然后指给狗头和他的几个弟兄看,给他们讲罗风刚才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捡钱的事情,惹得几个人哈哈大笑。
罗风耻辱的低下了头,从李丰茂和狗头等人身边走过。
这些人戏虐的用手拍着罗风的头,大肆的嘲笑:“来,哈巴狗,叫一声啊!”
罗风咬着牙,一声不吭,走了过去。
“不仅是条狗,还他吗是条怂狗!叫都不敢叫一声,哈哈哈!”
嘲笑声,不绝于耳。
走在凛冽的寒风之中,罗风体内的蛊虫爆发了,他痛苦的倒在地上,苦不堪言,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恍惚之中,他又看见了十八年前,他初见冷潇然时的样子,一条粉色的小裙子,漂亮的脸蛋上,带着富家子弟独有的傲慢,帮他赶走了那些欺负他的坏小子。
从那一刻起,一颗爱的种子,便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了。
……
酒足饭饱回来的冷长青,刚好看见了自己的这个窝囊女婿倒在地上,赶紧给王淑英打了电话。
“要不,就让他在这冻死吧?正好一了百了。”冷长青打着饱嗝说道。
“不行,你能看见,别人也能看见,我有个办法,你先用车挡住他,等我过来!”电话那头的王淑英嘴角上扬,计上心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