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美文同人 > 古武兵王

古武兵王

冰冷的火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新书《都市五绝圣医》已上传,期待您的支持。乔阳身世显赫,奈何有家不能回。他是顶级特种兵,却因兄弟惨死而心灰意冷毅然退役。为家,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为兄弟,他要再次拿起枪杆;为国,他要守护一方安宁。借助那远古的战神血脉,看乔阳打出一个属于他的未来。

主角:   更新:2023-08-07 2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古武兵王》,由网络作家“冰冷的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书《都市五绝圣医》已上传,期待您的支持。乔阳身世显赫,奈何有家不能回。他是顶级特种兵,却因兄弟惨死而心灰意冷毅然退役。为家,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为兄弟,他要再次拿起枪杆;为国,他要守护一方安宁。借助那远古的战神血脉,看乔阳打出一个属于他的未来。

《古武兵王》精彩片段

秋风已经叩响冬日的门楣,绿黄的树叶做着温馨的梦,在瑟瑟秋风中飘然而下。中原市的初秋已有些微凉,青云大厦顶楼那间最大的办公室却依然温暖如春。
乔阳略有些急迫地站在花梨木办公桌前,眼露哀求地盯着办公桌后的中年人,他很少开口求人,但这次,他真的没有办法了。
中年人却是不急不迫地笑问:“当初我给你开出五十万年薪让你做我的保镖你都不干,现在却为了二十万开口求我?”
“只要你给我这二十万,你的要求我全都答应了。”乔阳目光灼灼地说。
“包括让你做我的保镖吗?”中年人右手握拳顶着脸颊,一脸的笑意。
“包括。”乔阳咬了咬牙,虽然他有些不情愿,但依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这辈子都不会给人做保镖的吧?”中年人却是一点儿也不急。
“我有个兄弟脾脏破裂,要马上手术,就在对面的文松医院,可那里的医生不见到钱就不给手术,如果再晚一会儿,我那兄弟可能就没命了。”乔阳一脸的急色,语速也快了很多。
听了乔阳的话,中年人表情严肃了些,他一边从办公桌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一边问:“脾脏切除花不了二十万吧?”
“后期养伤还要花很多钱,我要给他最好的康复条件,我不希望脾脏切除手术影响到他的生活。”乔阳见中年人拿了张银行卡出来,终是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亲兄弟吗?”中年人好奇地问。
“他是我在特种部队时的战友,叫邹凯,是我过命的兄弟。”那一刻,乔阳的思绪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战场。
中年人拿银行卡的手向后缩了缩,接着问:“如果我不给你钱,你会怎么做?”
“我会去抢。”乔阳毫不犹豫地说。
“那你会做牢。”中年人皱了下眉。
“只要我的兄弟活着。”乔阳一脸的坚定。
“据我所知,你还持有乔氏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吧?每年的分红至少也有二百万,这个资源为什么不用?”中年人疑惑地问。
“我发过誓,绝不动用乔家一分钱。”乔阳的双眼深邃如暗夜的星辰。
中年人摇了摇头,叹道:“年轻人还是要走正道。”说着话,他把银行卡递给了乔阳。
“密码。”乔阳不客气地接过去。
“一会儿我发到你手机上。”中年人点头道。
乔阳拿过银行卡,急匆匆地转过身便要离去。
“等一下。”中年人突然喝止了乔阳。
“江董要反悔吗?”乔阳倏地转过身,眼神锐利地盯着中年人,把银行卡在手里捏得更紧了。
中年人摇了摇头道:“我江成茂还不至于出尔反尔,记住,你的工资从现在开始算,年薪五十万,没有试用期,我给你放三天假,三天后到我这里来报到。”
“明白。”乔阳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出门去。
有时候钱不仅仅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还能决定一个人的生命。此时,乔阳对这句话的理解最为深刻。
下了楼,再穿过一个十字路口便是文松医院。乔阳调用体内元气,血脉中似是有一股潜伏的能量被激活了,他的速度也是越飚越快,如果现在把他放到奥运会的短跑赛道上,拼掉博尔特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用他所能达到的极速发了疯般冲向文松医院,也顾不上他的速度有多么惊世骇俗,不断在行人、电线杆和车道护栏间闪转腾挪,哪还管交通信号灯的颜色,哪还管人行横道在哪里。
在他眼里,再没有什么比赶紧到医院把钱交上,让自己的兄弟做手术重要了。
再有两个车道他就能穿过马路了,自他右侧驶来一辆沙土车,离他已经很近了,如果是在平日里他会止住步子等沙土车先过去。
可今天,他顾不上了。他不仅没有停下,还以更快的速度从沙土车前穿过。沙土车司机拼了命地按着喇叭,嘴里还不断咒骂着,可这根本就无法让乔阳慢下飞奔的步子。
紧贴着沙土车外侧有一辆甲壳虫轿车,几乎和沙土车齐头并进,从沙土车前穿过的乔阳刚好站到了甲壳虫车头前。由于沙土车阻挡了视线,他没有看到甲壳虫,甲壳虫司机也没有看到他。
如果是个普通人,这会儿就已经被甲壳虫撞实了,可站在甲壳虫前的是乔阳,间不容发之际,他前冲的身体骤然前跃,右手借势按在了甲壳虫的引擎盖上。一个不太优雅的腾跃之后,他险而又险地避免了被甲壳虫直接撞到,但还是一下子栽倒在了路边的花坛里,手背、脚腕和脸上多处都被擦伤。
这些伤对他来说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伤了,他挣扎着从花坛里站起来,虽然膝盖磕在了花坛边缘还有些疼,但他丝毫没有减慢冲向医院的步子。
“你没事吧?”在乔阳身后,一个关切的声音轻颤着问。
那声音轻柔如云,让乔阳生不出一丝的憎恨,那声音又如夏日的凉风让乔阳全身霎时舒泰到了极点,他甚至有了一个冲动要停下来去看看那个声音的主人,要看看什么样的容颜才配得上如此的天籁之音。
“没事。”乔阳怔了下,想起还在等着手术的兄弟,终是没有回头,并再次加快了速度。
乔阳把手术费交上后,文松医院很快便安排了外科医生给邹凯手术,脾脏切除并不是什么大手术,只花了近两个小时便成功结束了。
在邹凯从全麻中恢复过来前,乔阳一直坐在病床边,盯着他苍白如纸的脸,思绪回到了他们在非洲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
那次任务乔阳是队长,他们一行七人去卢旺战区救一名医学博士,在他们行将离开战区的时候遭到反政府武装的偷袭,包括那个医学博士在内,五人当场惨死,乔阳也身受重伤,若不是邹凯背着他不要命地飞奔,他很有可能就到阎王帐下当了小鬼。
可现在,那个把他从死人堆里扛出来的兄弟竟然被人踹破了脾脏,乔阳被压制许久的血性如滚水般在血液里沸腾着,他不断在心里默念:必须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点滴都滴完了你都没看到啊?”一个清柔的女声突然急道。
听到那个声音,乔阳的心突然一颤,这天籁之音他太熟悉了,声音的主人不正是开着甲壳虫把他撞到花坛的女司机吗?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样想着,乔阳急切地回过身,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站在乔阳身后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医生,女医生的长发在脑后打了个发髻,脸上虽然未着妆容却依然光彩照人,那精致的五官一度让乔阳觉得她是被天神遗忘在凡间的仙女。
“看什么看?看好家属的点滴。”女医生来不及去叫护士,忙着走过去关停了邹凯吊瓶的开关。
整个过程乔阳都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盯着女医生的每一个动作,纤纤玉.指、皓腕无瑕,她的一切无不吸引着乔阳贪婪的目光。
“病号太多,家属多留心着点儿,有需要了按铃找护士。”女医生似是对男性早就免疫,丝毫不在意乔阳肆无忌惮的目光,又给邹凯简单检查了伤口便要离去。
“现在还不到查房时间呢吧?”乔阳没话找话,就想听听医生的声音。
“他是我的病人,我要对他负责,一有空我就会过来看看的。”女医生横了乔阳一眼,似是对他没事搭讪的警告。
“上班前你是不是开甲壳虫撞了个人?”乔阳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女医生突然愣住了。
“我就是那个被撞的人。”乔阳把自己的双手伸出来给女医生看,也不忘指了指自己脸上那数道血印。
“不好意思,你走得急,我只看到了背影,你又脱.了外套,我没认出来......你没事了吧?”女医生亲切地走过来,拉住乔阳的手,仔细地看着他的伤。
“嗯!”乔阳简单地应着,心思完全沉迷在女医生柔.腻的手指触感里。他看了看女医生的脸,那张脸不施胭粉、吹弹可破,他轻嗅着女医生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直欲沉迷其中。乔阳在炮火纷飞的战场都丝毫不会紧张,可此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你去做个CT吧!体检费我出。”女医生不好意思地笑笑。
虽然乔阳拿不出任何证据,但女医生没有任何推脱的意思,这让乔阳对她好感倍增。他本想把自己的伤说得严重些,好增加和女医生接触的机会,但一个特种兵的尊严又让他无法做到无病呻吟,只是轻笑着摇头道:“不用了,小伤,没事。”
女医生坚持道:“还是检查一下吧!放心。”
乔阳眼珠子转了转说:“不如下班后你请我吃饭吧!算是你向我赔罪。”
女医生轻咬着下嘴唇,下意识地将双臂盘在胸前,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她似是看透了乔阳的伎俩,摇了摇头说:“今天不行,改天我约你。”
乔阳随手拿起床头的一本杂志,从上面撕下一角,拿铅笔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递给女医生说:“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
女医生轻笑着摇头,以前有无数的男人想请她吃饭,那些男人还都递给她极精致的名片,都无一例外地被她拒绝了,可眼前这个男人,却让她无从拒绝。
乔阳见女医生珍而重之地把那页书角放到白大褂的口袋里,接着问:“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不要得寸进尺噢!”女医生娇笑着警告,然后不再理会乔阳,转身离去。
女医生虽然走了,但她迷人的笑和如天籁般的声音却留在了乔阳脑海深处,每每回味,他的灵魂便会轻轻地颤抖。
他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也是个医生,也像女医生一样漂亮,他小时候就幻想过:自己将来也要找个医生当老婆。
随着母亲的英年早逝,无忌的童言早就被掩埋在记忆的尘埃下,他甚至都不再觉得自己还能找到一个心印的女生,可刚刚看到那个女医生的一瞬,他的欲.念被唤醒了,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她。
一个小护士过来换药的时候,他便装作不满地问:“邹凯的主治医师怎么那么年轻?你们医院就没有个有经验点儿的?”言语间好像对医师很不满的样子。
“你可别小看她,她虽然只有二十四岁,可已经是中原大学的医学博士了。”小护士忙解释说。
“这么厉害?”乔阳眼珠子转了转。“她叫什么名字?”
“苏婉。”小护士狐疑地看了乔阳一眼,打听医师的名字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不满”的范畴。
“你不用拿这眼神看我,我可是好人。”乔阳笑着摸了摸鼻子。
“那可说不准,看上我们苏医生的人可太多了。”小护士八卦地咧了咧嘴。
“真的假的?”杨烽装出一副不信的样子。
“她长得这么漂亮,这么年轻都戴了博士帽,她父亲还是我们医院的院长,你说盯上她的人多不多?”小护士随口说出这些,可能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警惕地看向门口,见此时并没有人进来,这才悄悄吐了吐香舌,逃也似地离去。
邹凯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午后。在这期间苏婉先后来过三次给邹凯检查伤口,她言语轻柔却处处流露着无边的自信,她对乔阳的溢美之词照单全收,每每都回以礼貌的微笑,却从不接受他任何的邀请,处处和乔阳保持着医患之间的完美距离。
“你该不会是对我的主治医师有意思吧?”邹凯靠床头坐着。
“怎么样?跟我还算般配吧?”乔阳潇洒地甩了下头发。
“我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样子。”邹凯无情地打击他。
“还能不能友好地聊天了?”乔阳作势欲打。
“她的收入至少是我们俩加一起的十倍,先想想怎么养活这么个大美.妞吧!”邹凯叹道。
乔阳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和头发,使自己看起来更帅一些,清了清嗓子道:“我已经和对面青云集团的江成茂谈好了,我去做他的保镖,年薪五十万,应该够养你和那个主治医师了。”
邹凯愣了下,眨巴着眼睛问:“说好的一起逍遥快活呢?说好的绝不当保镖呢?男人也这么善变吗?”
“听说江成茂的女儿可是个大美.妞!说不定我还有机会抱得美人归,到时候那才叫真的逍遥快活。”乔阳没正形地说。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为了挣钱给邹凯治病才无奈地答应江成茂。
“重色轻友的家伙。”邹凯嗤道。
乔阳摇了摇头,突然叉开了话题问:“你的伤是怎么回事?被人打成这样了,都没警察管吗?”
“算了,过去了。”邹凯摇了摇头道。
“打掉你一个脾啊兄弟,能这么算了?唐九的兵什么时候这么熊过?”乔阳怒道。
邹凯眼神闪烁,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该不会是抢别人媳妇被打了吧?”乔阳哭笑不得地问。
“不是媳妇。”邹凯讪讪地笑笑。
“那就是女朋友?”
邹凯鼓足了勇气说:“昨天我到天明酒吧喝酒,见到酒吧的安保主管把他的脏手伸到一个女孩儿衣领子里,女孩儿吓得哭都不敢反抗,我实在看不过就......”
“你又英雄救美了?”乔阳点了点头,他知道,这行为倒也符合邹凯的性格。
邹凯突然提高了调门,说:“丫的,那群孙子五个打我一个,那个安保主管还偷袭,我没小心才被他踹了一脚。”
“五个保安你都打不过?”乔阳拧了拧眉,他太清楚邹凯的身手,怎么说也是特种兵出身,普通人十四五个也不一定近得了他的身。
“主要是我没小心,要是再打一回我一定把他们都打趴下。”邹凯还不服气。
乔阳摇了摇头没有再问下去,他知道,天明酒吧能把一起致人伤残案件轻松地压下,一定有极深厚的背景。但不管天明酒吧再如何不凡,他都决定要去闯一闯,去会一会那个所谓的安保主管,绝不能让邹凯白挨了这一脚。
天色渐黑的时候,乔阳换了身极普通的衣服,独自走进了天明洒吧。
他在酒吧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坐了,鹰一般的眼睛不断地扫视着大厅的每一个人。
那次在卢旺战区受伤恢复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了些奇异的能力,六感极其敏锐,只要他调动体内那奇异的能量,他甚至可以听到数公里外的声音,可以区别分辨出数公里内各种物体的味道,他的身体强度也呈几何倍数增长,徒手打碎一块儿巨石就跟打碎一块儿豆腐没什么区别。
更奇异的是,他的脑海里多出来一段本不属于他的记忆,那段记忆告诉他,他拥有太乙血脉,是商汤的后裔,机缘巧合之下,早就稀薄地可以被忽略的神之血脉被激活了,他将有机会拥有太乙之体。
这个时代众神早就远去,一旦他拥有了太乙之体,那他的个人战力就可以轻松地站在整个人类的最顶端,在不考虑重型武器的情况下,他将是所向无敌的。
现在,虽然他距太乙之体的真实战力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已然可以轻松地感知各种枪械和刀剑,谁衣服里藏了个武器根本无法瞒过他特异功能般的眼睛。
作为一个特种兵,侦察是基本科目,他通过仔细观察轻松便推断出谁是安保主管,他本想把安保主管的照片发给一个黑客朋友,让她帮忙去查一查安保主管的背景,但想想又作罢,管他有没有背景,胆敢打伤了邹凯,那这个仇就一定要寻回来,如果知道了他的背景,说不定还要有所顾忌,先打了再说。
乔阳又站起身四处走动,将酒吧内安保人员的数量也摸清楚,并确定好了撤退路线,开始计划着怎么制造点儿混乱出来,好趁乱把安保主管的脾也给打破裂了。
骤然,酒吧门口一个侨俏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女孩儿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不太真切,她得体的职业装让她看起来像是哪家大公司的高级白领,与这酒吧的环境极不配称。
“熟悉,太熟悉了,难道是苏婉?”乔阳下意识地想到。很快,他自己都被自己这个猜测吓到了,白天在医院的时候,苏婉说他晚上有约,起初他以为那只是苏婉的推脱之辞,难道是真的?她跟朋友来了这个酒吧?可都来酒吧了还要穿着让人难受的职业装?这具衣衫下究竟藏着怎样一个灵魂?乔阳突然发现他对苏婉的兴趣越发地浓厚了。
这样想着,乔阳悄悄地将人群作掩护,悄悄地那女孩儿靠近过去。
近了,近了,那女孩儿的脸终于看清楚了,娇艳欲滴的皮肤,精致到极点的五观,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自信和知性,不是苏婉又是谁。
乔阳又悄悄地退回那个昏暗的角落,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当着苏婉的面引起混乱,如果苏婉不小心发现是他出来惹事怎么办?那一定会影响到他在苏婉心中的形象,如果混乱一不小心伤害到苏婉又怎么办?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他盯着人群中那个安保主管,微眯着双眼小声嘀咕了句:“就让你再多幸福一会儿,等苏婉走了再收拾你。”
他点了一打啤酒,一个人坐在那昏暗的角落静静地喝着,时刻关注着酒吧里的每一个可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人,对舞台上衣着暴露的舞女视而不见。
他用他特有的“耳根清静”法屏去吵杂的音响声,不时去倾听苏婉那一桌人的谈话,苏婉一行两男两女坐在另一个偏僻的角落,饶是这么远的距离也无法瞒过乔阳的耳朵。
乔阳从他们的谈话中判断出来,那三人都是苏婉的大学同学,那个女的是苏婉的闺蜜,叫郁若莲,其中一个男的叫秦刚,是个官二代,父亲是中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在大学时代曾锲而不舍地追求过苏婉,不过最终没能一亲佳人芳泽。
大学毕业后,他借助其父的关系,开了家信贷公司,高息吸筹,他说他能找到年息百分之二十五的投资渠道,当然这个渠道他是不舍得告诉郁若莲和苏婉的。他从中赚取息差也积攒了不薄的财富,自夸自己资产早就过亿,他用这种炫耀财富的方式想捕获女人芳心。
奈何苏婉根本看不上这些,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对于他一直灌酒也极为克制,直到晚上九点来钟的时候才喝了不过半瓶啤酒,任由三人如何劝她也不愿意放开了喝。
中间郁若莲和另一个男子一起挤到了二楼的女厕里去释放激情,只留下苏婉和秦刚相对而坐。
秦刚递给苏婉一瓶纯净水,苏婉没有犹豫便打开来,仰脖便灌了下去。
十数分钟的时间过去了,可郁若莲和那男子还没回来,苏婉却一副迷醉模样趴在了桌子上。
秦刚四下看了看,见并没有注意到他,便鼓起了勇气走到苏婉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唤着:“小婉......小婉......小婉......”
他连唤三声见苏婉没有反应,脸上陡然浮上一丝奸计得惩的笑,他身体微蹲,一手抓住苏婉的一只手腕,将她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便要去揽苏婉的蛮腰。
陡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铁钳般卡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几欲痛呼出声。
“你是谁?”秦刚咧嘴盯着那只手的主人,他使劲挣脱了下,却发现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放开她。”来人正是乔阳,他早就忍不住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来阻止,只怕苏婉今天晚上就得被欺负了。
“这是我女朋友,她喝多了我要带她回去,管你什么事儿?”秦刚厉声喝斥,引得周围几桌人都扭头看过来。
“非要我拆穿你是吗?敢不敢跟我一起带苏婉去医院做个血检?”乔阳双目如电。
“你认识她?”秦刚听乔阳叫出了苏婉的名字,愣了下,又被乔阳那双如刀似箭般的眼神盯着,下意识地松开了苏婉的手。
乔阳眼疾手快,忙松开了秦刚的手,一个闪身扶住苏婉形将瘫软在地上的身体,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右手还不小心攀上了她胸前的一座山峰。
秦刚盯着乔阳那只肆意妄为的手,脸上肌肉一阵阵的抽搐,他突然毫无征兆地从一旁的酒桌上抄起一瓶啤酒,向着乔阳的后脑砸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