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畅销巨著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畅销巨著

吾西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姜晚柠陆景深的霸道总裁《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吾西墨”,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第一次看见他时,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她只想逃,可她逃不了!她说她有病,接受不了男人,害怕男人!要他放她离开。可羊入狼窝,她早已无路可退,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娶她为妻.........

主角:姜晚柠陆景深   更新:2024-06-16 07: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晚柠陆景深的现代都市小说《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畅销巨著》,由网络作家“吾西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姜晚柠陆景深的霸道总裁《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吾西墨”,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第一次看见他时,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她只想逃,可她逃不了!她说她有病,接受不了男人,害怕男人!要他放她离开。可羊入狼窝,她早已无路可退,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娶她为妻.........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畅销巨著》精彩片段


这么高级的餐厅怕是要花不少钱, 既然是帮她离婚,那今天这顿饭她请吧,不由地有些担心今天的钱包。

陆景深一进去,就吸引了餐厅座位上的几位女士的关注,身材高大,五官英俊,气质卓然,无形中透着矜贵,让女人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投过来。

“小丫头,点餐吧,”陆景深笑着把菜单递了过去,

姜晚柠听见他喊她小丫头,轰···脸瞬间通红,眼神惊恐地对上陆景深的目光,

她知道眼前的陆景深帮她离婚无非是想让她跟他一年时间,但她的观念是不允许的,如果真跟了他, 不单单她的工作,她爸妈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此时,陆景深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目中带着一丝幽深地看着对面的低着头点餐的小丫头,看来小丫头倒不是那么的傻, 知道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姜晚柠慌张地忙低头看菜单,忽略她此时的心理紧张害怕。

点完之后,服务员拿走了菜单,姜晚柠紧张地抠着手,头顶那压迫感很强的目光让她不敢抬起头来。

陆景深一直看着她,低沉道:“说说吧, 你和你那丈夫怎么结的婚?”

姜晚柠鼓足勇气,绞着手, 小声道:“是···相亲,他不喜欢女人, 我小时候发生过一些事情,他当时提出形婚,我一听就接受了,然后两人就生活互不打扰,就一直到现在,”

陆景深此时一听,跟调查的差不多,眼眸笑意地看着小丫头,“ 那怎么现在想离婚了, 别说是为了我?”

存心逗逗她。

姜晚柠慌张地摇摇头,急忙解释道:“不··不是的,”

陆景深看着她慌张解释,淡笑着,

姜晚柠轻声说:“是··他妈妈让要孩子,他说让我试管生个他的孩子,我不同意,所以我才要离婚的,”

陆景深眸光微冷道:“他到想的美,”

这男的无非就是看小丫头单纯,想一辈子套住,这样他既有了妻子, 也有了孩子, 正好遮盖他的事。

姜晚柠鼓足勇气问道:“那这样的婚姻需要怎么离?”

她想尽快离婚, 段承明已经在电话里威胁她了,她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来。

陆景深笑而不答,语气暧昧道:“帮你离了婚, 你打算怎么谢我?”

姜晚柠目光一黯,犹豫道:“你··想我怎么谢?”

陆景深意味深长道:“你知道我要什么,”

“别··别的可以吗?”胆怯问道,

“别的什么?”陆景深嗓音低沉问道。

姜晚柠低头不语,她好像什么都没有!

陆景深目光闪了闪, 要时不时地透出他的目的,不然这小丫头还真当他是为人民服务呢,堂堂的副市,有哪闲心帮别人离婚!

他可没那么高尚,现在小丫头引起了他的兴趣,既然目前放不下,那就顺便帮她解决了, 这样以后也省麻烦!

结账时,姜晚柠小声道:“陆市,那个··· 您帮我离婚, 这顿饭我请吧,”说着就要付款,

陆景深唇角微扬,笑道:“我可不是你一顿饭就能解决的,”说完跟服务员道:“记江聿风账上,”

江聿风此时要是知道了,一脸鄙视,你泡妞, 还记我账上!

姜晚宁对上陆景深似笑非笑地眼神,连忙假装低下头,躲开。

从这时,她越发肯定,她怕是躲不了。

到了小区,车一停, 姜晚柠快速地解开安全带,含糊道:“谢谢陆市,我··先回去了,”说着就要推门下车,

陆景深锁上车锁,淡笑道:“这就走了?”

姜晚柠推了下车门, 没推动, 背对着陆景深, 脸色慌乱着,“陆··陆市,您把车锁打开,我到家了,”


找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老师,听说给很多孩子补课,补的都挺好的, 她妈妈看着这这位长相挺儒雅的男老师,觉得也挺不错的,决定每周六补一天课。

直到有一天的周六,她的爸爸妈妈去参加了婚礼, 她自己留在家里补课,那时候姜晚柠也很乖巧,心疼补课的钱,很认真跟这位老师学习。

而那位老师知道这天姜晚柠的父母没在家, 就开始慢慢动手了,姜晚柠刚开始没怎么注意,直到他碰到了她的胸,她才惊慌地站起来后退一步, 看着那位老师带着笑容, 此刻觉得很恶心。

那老师看着姜晚柠依旧一脸笑容问道:“晚柠,怎么了?”

姜晚柠一脸慌张害怕地看着那老师, 声音忍不住的颤抖道:“老师, 我今天不补了,麻烦老师先回去吧,”说着打开了房间的门。

那老师站起身走了过来,姜晚柠看着那老师走过来,脚下不停的往客厅那方向后退,那老师看了看书桌上的表,随即开口道:“过来, 老师给你补课,”

姜晚柠看着那老师畏稍微大点声喊道:”老师, 我今天不补, 您请回吧,”

谁知道那老师一把将姜晚柠抓了过来,“晚柠, 別怕, 老师就是想给你补补其他学科的课,你们学校老师肯定讲的比较少,老师今天一块给你补补,”说着那手就上下其手,将她拽着压在了床上,

姜晚柠害怕地挣扎着,大哭大喊道:“你放开我, 我爸妈就要回来了,唔····,”

那老师用一只手捂住了姜晚柠的嘴,另一只手抚摸着, 姜晚柠全身颤抖着, 拼命的挣扎着,双手不停的推搡着,她侧眼看见了她床头上有一个陶瓷娃娃,她拼命地往上够住,意识到他要脱她的上衣,

姜晚柠抓着那陶瓷娃娃,狠狠砸向了那老师头部, 瞬间那老师头部的血流了出来, 那老师眼神阴冷地看着姜晚柠, 拽着起来一巴掌扇了过来, 拽着姜晚柠领口,冷声道:“你以为你今天还能逃得掉吗?”姜晚柠全身发抖着,但脸上怒视着,

那老师一把抓着姜晚柠,另一只手拿起纸擦了起来,狞笑道:“你打我的这一下,让你家赔我医药费吧,”

姜晚柠看着他那丑恶嘴脸,又一次忍不住地砸向了他, 那老师一脸怒意地要扇过去,

这时门打开了,她的爸爸妈妈走了进来,正好看见姜晚柠卧室打开的门, 里面的场景让他们大惊失色, 急忙跑了过来, “这是·····,”

而那位老师立马换了一张面孔,厉声道:“你们看看你们女儿, 一点都不认真上课, 那题讲了多少遍了都不会, 竟然还东西砸我,”

说着拿起那陶瓷娃娃问责,姜晚柠推开那老师跑到了爸妈面前, 大哭道:“爸妈, 是他, 他····对我动手,我··才打的他,”

她妈妈对于女儿的话深信不疑,立马厉声道:“你竟敢对我女儿动手,”说着上手打了起来, 怒喊道:“我女儿我都不舍的动手, 你竟然还动手打她, 谁给你的胆子,”

显然她妈妈没意识到她说的动手不是单纯的动手打她。

那老师也要动手打她妈妈, 她爸爸看见, 一把拽过她妈妈, 一个推搡推开了那老师, 冷着脸,“你走吧, 我们家不用你了,”

那老师还不依不饶道:“不用我,把今天的补课费结了, 还有你们女儿打我头也要赔医药费,”

她爸爸马上掏出钱包,她妈妈一把抢过钱包,怒着脸,“补课费可以结, 但医药费不赔,你打我女儿,我们还得去医院检查呢,”

那老师还要纠缠, 姜晚柠走过来,声音发抖道:“爸妈报警吧,他要试图猥亵我, 我才打的他,”

姜晚柠这话一出, 她爸爸暴怒地上去打了起来, 她妈妈一听红着眼睛,看着姜晚柠,转身出去了,

姜晚柠就看见她妈妈去厨房拿了菜刀出来, 姜晚柠吓住了, 跑过去抱住她妈妈,“妈,不要,你别···他没得逞,”

她妈妈抱了抱姜晚柠柔声道:“柠柠别怕, 没事的,”说着走了进去, 就要削那老师, 那老师被姜晚柠爸爸已经打的蹲在地上,姜晚柠爸爸转身就看见他媳妇拿着一把菜刀, 震惊地连忙夺了过来,“咱俩出事了,柠柠怎么办, 她还这么小,”

姜晚柠妈妈一听, 红着眼睛上去狠狠踹了几脚, 厉声喊道:“报警,我要告死他,禽兽的玩意, ”

姜晚柠蹲下抱住自己哭泣着,她妈妈转身看着自己女儿,跑过去抱住了,“别怕, 妈妈回来了, 对不起, 是妈妈没看好人, 乖, 没事了, 有爸爸妈妈呢,”

姜晚柠抱住妈妈大哭起来,她爸爸扭头看着妻女两人抱在一起,拽着那老师走了出去报了警。

自从这事发生之后,她就不怎么敢跟男生说话, 他们一靠近自己, 她就忍不住全身发抖, 慢慢就不跟男生说话,她没对爸爸妈妈说, 怕他们担心。直到上了大学,自己打工, 慢慢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

第二天早上姜晚柠去了单位,又是一顿忙碌,宋玉晴忙里偷闲时不时打听着这位领导什么来历,打听出来一整个的心花怒放,最近这几天每天画着精致的妆容。

宋玉晴看着姜晚柠认真的地工作, 看了看周围,小声地贴过去,”晚柠,你看看我今天画的妆怎么样?”

姜晚柠这才从那堆资料抬起头看着宋玉晴,看着宋玉晴画着精致的妆,蓬松的栗色波浪卷更添几分妩媚,点点头笑着回道:“嗯嗯,很漂亮,你有对象了?”

宋玉晴摸着自己新烫的卷发, 笑着回道:“哪有啊, 我跟你说,我打听到了,新来的那个领导,可是单身呢,长相还很帅呢, 据说家里人都在上面,高干子弟,我托朋友去市里打听了一下, 说这个领导才35岁,就已经是这个职位呢,以后就更别说了, 肯定是比现在高, ”说完看了看姜晚柠,

其实如果她是男人,她会喜欢姜晚柠, 看着很舒服, 白白净净的,性格也好,温柔体贴。

幸亏姜晚柠结婚了,不然她才不会跟她说呢,她这几天已经看见好几个其他部门的单身长相漂亮的都开始打扮起来了,

不过就算姜晚柠没结婚, 她也不会像她们这般,心气那般高,但凡有一丝丝机会她就要抓住。

姜晚柠点点头, 对于宋玉晴说的话, 她一点都不在意, 因为她觉得这个领导跟她一点关系没有。

姜晚柠听完宋玉晴的话才反应过来,“你打扮是因为这个领导?”

宋玉晴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小声说道:“你看看部门的其他单身长的好看那几个人这几天都打扮起来了, 万一看上了呢,”

姜晚柠有些不理解,但想想玉晴之前说想找个职位高些的对象,也就没多说什么。

李姐看了看宋玉晴又在姜晚柠那八卦着,自从听说那领导要找个部门视察一下工作,这几天单位单身长相漂亮的,每天画着妆,一眼就能看出想什么呢,她也听别人跟她说了些这领导的情况,

那家境可不是她们这些普通人能惦记的, 也不想想那领导就算没结婚, 也轮不到她们,简直痴心妄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