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介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精品推介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高台夜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祁同伟梁璐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高台夜色”,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女人见气氛有些压抑,好奇问道。“本来我是不想帮的,但禁不住她苦苦哀求...”“得了吧!”梁若云嗤笑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在女儿面前永远都摆不起架子!”小艾苦苦哀求他?鬼才相信呢!“咳咳!”钟正国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拧紧眉毛转移话题:“但我却没有帮成,汉东省的政法委书记,直接挂......

主角:祁同伟梁璐   更新:2024-06-11 23: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祁同伟梁璐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介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由网络作家“高台夜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祁同伟梁璐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高台夜色”,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女人见气氛有些压抑,好奇问道。“本来我是不想帮的,但禁不住她苦苦哀求...”“得了吧!”梁若云嗤笑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在女儿面前永远都摆不起架子!”小艾苦苦哀求他?鬼才相信呢!“咳咳!”钟正国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拧紧眉毛转移话题:“但我却没有帮成,汉东省的政法委书记,直接挂......

《精品推介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精彩片段


京城。

古朴的四合院四进四出,上了年岁的影壁上,力道遒劲地雕刻着一个大大的“福”字。

长期日照充足的东厢房内,身穿深色唐装、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正笔直站立。

在他的面前,有一部专门用来内部通讯的红色专机。

而现在,他正将话筒放在耳边,默默听着电话那头响起的柔软女性提示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呵呵...”

他突然笑了一声,缓缓挂断电话。

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透过朦胧的烟雾,思绪波澜。

多久了?

居然有人敢直接挂断他的电话,并且还关了机!

哪怕这个人,是地方上的一位副省部级领导,也不行!

这是在故意挑战他的身份与权威吗?

许是因为气急,他被浓烟呛到,开始接二连三的咳嗽起来。

“正国,你看看你,又抽烟了,医生不是都和你说了吗?你支气管炎已经很严重了,要戒烟!”

一个举止打扮雍容的女人走了进来,先是被满屋子充斥的浓烟熏得皱了皱眉,随后快步走至男人身旁,不由分说的将他手中的烟头抢了过来。

用力掐灭。

这时候,她才观察到丈夫的脸色有明显的不愉。

“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女人有些好奇,轻轻坐在他的身边。

“方才女儿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默然开口,女人这才有些激动起来:“是小艾吗?哎呀,你也不要和她怄气了,现在都倡导婚姻自由,女儿碰到了喜欢的人,那就让她去嘛。”

“再说了,以咱们钟家的地位,联不联姻还真不是太重要。”

只要男方非常优秀,那以钟家的能量,想要将其捧到高位上,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这就是钟家的底气!

说罢,她还歪了歪头,仔细思索了一下,才犹豫道:“那个男的我上次偷偷到京州市看了一眼,长得挺帅气的,好像是叫什么...侯亮平?”

“呵呵。”

钟正国古怪一笑,摇头道:“这回你怕是错咯。”

面对疑惑的妻子,他把玩着手中的昂贵扳指——听说这曾经是某位王爷的贴身之物。

“这次女儿打电话给我,是想让我帮一个人,而那个人,叫祁同伟!”

“祁同伟?”

女人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年轻人,可了不得啊。”

钟正国在接到女儿的电话后,第一时间就派人找到了祁同伟的资料。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吓一跳。

没有想到这个从农村里出来的大学生,居然能力如此的出众,能够短时间内接连破获两场震惊全国的大案!

偏偏,立下了这么大功劳的祁同伟,还要遭受汉东省的处分,被发配至偏远边陲!

想到了这里,钟正国不禁冷哼一声。

“那你帮小艾了?”

女人见气氛有些压抑,好奇问道。

“本来我是不想帮的,但禁不住她苦苦哀求...”

“得了吧!”

梁若云嗤笑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在女儿面前永远都摆不起架子!”

小艾苦苦哀求他?

鬼才相信呢!

“咳咳!”

钟正国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拧紧眉毛转移话题:“但我却没有帮成,汉东省的政法委书记,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甚至还将手机关机!”

“什么?”

梁若云诧异挑眉。

这个政法委书记,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此时的钟正国,虽然同样只是副部级领导,但他可是根正苗红的京城大院子弟!

妥妥的红二代!

他的父亲钟老爷子,可是当年跨雪山、过草地的革命先驱!


“对,这的确是我应尽的任务,正如我方才的提醒,也是站在警察的角度上,对你们无知行为的一种教育。”

说这句话的时候,祁同伟的眼睛一直盯着侯亮平就没离开过。

侯亮平又怒了。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是在说我无知吗?!

当着我女朋友的面阴阳我?

士可忍孰不可忍!

但转念一想,方才祁同伟的英勇一幕还近在眼前,那沙包一样大的拳头舞得可是虎虎生威。

侯亮平还是选择了从心。

忍气吞声!

忍一时风平浪静!

“呵呵,我也不知道某些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大半夜的带女朋友来这种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把她放在心上。”

草!

我再忍!

祁同伟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侯亮平啥时候这么怂了?

自己这般阴阳怪气,他居然还憋红着脸默不作声?

忍者神龟?

“行...我倒要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祁同伟目光看向钟小艾。

她还在掉着小珍珠。

今天本就受了很大的惊吓,又被祁同伟这么一说,高傲的钟小艾再也压抑不住有些崩溃的情绪。

听着细微的抽泣声,看着钟小艾双手环抱膝盖的可怜模样,祁同伟内心一动。

他伸手不由分说的,就要将挣扎的钟小艾扶起来。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扶,我讨厌你!!!”

钟小艾非常抗拒,但祁同伟只是淡淡的一句“地上脏”,她就仿佛被施了定身术,瞬间平静下来。

“我草你吗!!!放开你的狗爪子!!!”

二人的身体接触被侯亮平尽收眼底,此时此刻他再也忍不住了,内心的火山轰然爆发!

一忍再忍,忍无可忍!!!

他摇晃着身子,眯着双眼,在一堆重影中锁定了祁同伟的本体所在!

然后用尽生平所有的余力,抬手狠狠抽去!

啪——

祁同伟并没有躲,实际上他也根本没准备躲。

这道清脆的耳光声,仿佛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侯亮平的污言秽语,还在小巷中回响。

“你...”

钟小艾脸色一白,呆呆看着状若疯魔的侯亮平。

无尽的失望,涌上心头。

眼前这个好似神经病一样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吗?

她真的要将自己的下半生,就这样托付给他吗?

自己当初是瞎了眼吗?怎么会看上他?

在钟小艾看来,祁同伟就是纯粹的好心而已,这才会主动搀扶自己。

而先前的那番斥责,也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为了他们着想才会说出来的。

为什么侯亮平要这样呢?

他不感恩也就算了,居然又动手打人!

“你为什么要打人?”

钟小艾沉默过后,冰冷质问。

“我为什么要打人?”

侯亮平面容狰狞,指着祁同伟的鼻子恶狠狠道:“他是个人吗?他在我眼里就是一条野狗!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土包子!小艾,你赶紧离这个废物远点,我怕你脏了...”

啪!!!

侯亮平睁大双眼,用手捂着白嫩的脸颊。

那上面,有一道清晰的巴掌印!

“你...你打我?你居然为了这条狗一样的东西打我?!”

他难以置信,声嘶力竭!

钟小艾满是失望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柔声对主动松开自己的祁同伟道:

“你没什么事吧?我代表侯亮平向你道歉...”

“没事...”

祁同伟摇了摇头,云淡风轻。

“我不需要你代表我!”

侯亮平疯狂嚷嚷。

他觉得命运实在不公!

为什么自己最近一段日子,会这么的倒霉?会被祁同伟一而再的侮辱?

就连自己心爱的女人,现在也站在了祁同伟的身边!

侯亮平双眸阴寒,强行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大口喘着粗气:“小艾,你现在过来,我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你以为我是你的什么?”

钟小艾听到这句话,炸毛了。

在她与侯亮平的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侯亮平卑微主动,此刻居然敢命令自己了?

以她的身份,放在共和国这片广袤土地上,不说是公主,至少也算得上是郡主级别了吧?

何曾被人如此要挟过?

这般想着,钟小艾本就失望的情绪,如今更是平添几分冷意。

她高傲的扭过了头,如泥塑般杵在祁同伟身旁,纹丝不动。

我就是不过去!

“好...好好好!你们这对狗男女...我...”

钟小艾俏脸大变,而此刻的祁同伟也终于回了他一个嘴巴子!

看着侯亮平两侧高高隆起的红肿,祁同伟这才满意颔首。

嗯,这才对称嘛。

与此同时,被安排好的巡逻警察,也终于开着鸣笛的警车,姗姗来迟。

......

简单录完口供,祁同伟神清气爽的走出了临江路派出所。

“小祁啊,你还真是上下通吃啊,前端时间破获大案,这才多久,又抓了几个地痞流氓,对比起来,我们这些人还真是老咯。”

派出所所长笑着陪同他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冷若冰霜的钟小艾与失魂落魄的侯亮平。

“老虎要打,苍蝇也要拍。”

祁同伟听出所长话里的讥讽,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

“嗯?啊对对对,果然不愧是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啊,说话都这么有哲理。”

眼见祁同伟轻松化解,所长毛大用尬笑着回应。

目光一转,看向后面站着如同猪头般的侯亮平。

他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人,与平日里一副浊世公子模样的侯亮平联想到一起。

而一旁钟小艾散发出来的冰寒气场,更是让肥头大耳的毛大用缩了缩脖子。

“这三个人个个不是善茬,我还是赶紧把他们送走吧...”

毛大用琢磨了一下,换上油腻的笑脸:“那就这样,我替周边的百姓感谢你们三位,为民除害,保卫了一方安宁。”

“毛所长客气了。”

祁同伟点了点头,也懒得和这种人多费口舌。

走出派出所,呼吸着夜间燥热的晚风,祁同伟扭头道:“要不我送你回去?”

显然,他这句话只是对钟小艾一个人说的。

在一旁侯亮平几欲吃人的目光注视下,钟小艾犹豫了一瞬,还是缓缓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朋友。”

“朋友...”

钟小艾默默咀嚼这两个字,内心有些触动。

曾几何时,自己因为侯亮平的原因,对这位学长好感不佳。

但现在回过神来看,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祁同伟都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孤身独闯孤鹰岭,在枪林弹雨之中破获震惊全省的大案,更是为此身中四枪!

对待感情也格外的认真专一,至少他与陈海姐姐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钟小艾还是有所耳闻的。

更是在遭受不公正的打压后,不忘初心,不曾向权贵阶层弯下脊梁。

如今还救了自己一命!

下意识的,钟小艾就接受了这份友情,并情不自禁的将祁同伟与侯亮平对比起来。

这一对比,怎么看祁同伟都是光芒万丈,而身旁的侯亮平则是如此的渺小卑微。

“一个人的出身,真的代表一切吗?”

坐在计程车上的钟小艾失了神。

她更是对养育出祁同伟的山间小村,莫名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但她却没注意到,站在计程车外注视他们远去的侯亮平,已经濒临崩溃!

当然,哪怕她真的注意到了,恐怕现在也不会那么的在意了。

今晚,真的让她彻底看清了侯亮平性格之中的阴暗面!

她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下这段感情,还有没有必要再维持下去了!

90年代的京州,经济已经处于腾飞阶段,车窗外车水马龙,并不算太低矮的楼房灯火通明。

街道旁有流浪歌手弹奏吉他,沧桑的嗓音伴随着热烈的风,簇拥灌入半开的窗户,撩拨起青丝飞舞。

钟小艾默默注视着前排座位上的祁同伟,下意识捋了捋头发,一时间失了心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