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精品篇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

高台夜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祁同伟梁璐,也是实力作者“高台夜色”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本有很好的未来,有学校的资源,一飞冲天只是他运筹的事。可他只是和一个女人求了一次婚,就被人说成攀附高层,没了前途,一生只能依附在女人裙下,痛不欲生。高位多年,他带着心中的遗憾结束了可笑的一生。再睁眼,他重生了。回到了准备求婚那天——这一次,他跪在好兄弟的女朋友面前,说着赞美的话……没错!他就是要恶心一下这个偷偷传播消息的小人!...

主角:祁同伟梁璐   更新:2024-06-11 23: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祁同伟梁璐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由网络作家“高台夜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祁同伟梁璐,也是实力作者“高台夜色”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本有很好的未来,有学校的资源,一飞冲天只是他运筹的事。可他只是和一个女人求了一次婚,就被人说成攀附高层,没了前途,一生只能依附在女人裙下,痛不欲生。高位多年,他带着心中的遗憾结束了可笑的一生。再睁眼,他重生了。回到了准备求婚那天——这一次,他跪在好兄弟的女朋友面前,说着赞美的话……没错!他就是要恶心一下这个偷偷传播消息的小人!...

《精品篇开局跪兄弟女友,报仇雪恨了!》精彩片段


外界关于祁同伟要倒霉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而当事人这几天却过得相当悠闲。

他不是在旅游,就是在去旅游的路上。

上一辈他太累了。

一心沉醉于权力,一心只想着往上爬,向前“进部”。

也因此忽略了旅途之中许多美丽的景色。

那个雨夜,祁同伟看着手里的破损小熊玩偶,想了很多。

重活一世,难道自己真的还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吗?

至于报仇?

能有什么仇?

上一辈子最终沦落到那般田地,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犯法了!

触犯了党纪国法!

该死!

唯一不平之事,便是当初侯亮平那高高在上、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自己的可憎模样。

但如今也已然随风飘散了。

在他插手侯亮平与钟小艾的感情开始,他们就已经互不相欠!

祁同伟坐在中巴车上,目光看向缓缓蔓延而去的无垠田野,内心感到格外的充实。

仿佛连身子都变得轻松起来。

停职等待处理的短暂时间里,他在寻找着最初的自己。

那个奔跑在乡间小道,攀爬着老树调皮捣鼓鸟窝的自己。

那个挽起裤腿,赤着脚丫踩在冰凉鹅卵石上,凝神摸鱼的自己。

还有那个在无数个昏暗的夜里,勤奋苦读的自己。

“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

好久好久...

祁同伟闭上双眼,细细品尝着内心的五味杂陈。

重活一世,他当然要努力攀爬至曾经从未到过的峰顶!

一览众山小!

但如果代价是要继续付出尊严,或者是抛弃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良心...

那就...

去他妈的吧!

想通了一切,祁同伟顿觉豁然开朗。

嘴角也不由自主露出舒心的笑容。

突然,他肩膀猛地一沉。

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去,是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女生。

旅途绵长,加之车内此起彼伏的沉重呼吸声,使人情不自禁的就困意涌上心头。

显然,这个女孩也是如此。

细细打量女孩的模样,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甚至能看清如精灵般的耳尖上,细软的绒毛。

一阵少女独有的清新体香,扑面而来。

人都有爱美之心。

祁同伟也同样难以免俗。

眼前的这个女孩,的确非常漂亮,虽然打扮朴素,但依然无法掩盖住窈窕的曲线。

美妙的旅途中,会有一个同样美妙的人,在一个美妙的时间节点,突然出现。

祁同伟淡然一笑,也没有刻意将她推醒。

而是缓缓闭上双眸,沉沉睡去。

滴滴——

是一阵短促且嘹亮的鸣笛声,将他惊醒的。

他抬起了头,有些疲惫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皮。

回头一看。

身旁空空如也。

只有肩膀上隐约的口水痕迹,在沉默述说着方才的邂逅。

她走了。

走得悄无声息,祁同伟甚至都没有察觉。

要知道,他身为一个老公安,多年培养出来的警觉性,发生这种事几乎没有可能。

但就是这样。

许是他太过疲惫劳累,从穿越回来之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神经时刻保持紧绷。

祁同伟笑着起身,没有在意。

人生就是如此,在这条崎岖蜿蜒的旅途之上,你会碰到非常多的人。

绝大部分,都只是擦肩而过,甚至连名字都未曾留下。

但却能在今后的偶然恍惚中,勾勒出模糊的容颜。

这也不失为生命之中,一块不可或缺的拼图。

跟随着人群拥挤,缓缓走下了汽车。

沿途顺道,他还替一位身材佝偻的老奶奶,将沉重的菜担子给提到了市场。

特地占了一个显眼的位置。

做完这件事,祁同伟仿佛感觉身上的沉重感,又莫名轻了一些。

“如果老天给我这重来一次的机会,是为了替上辈子作恶多端的自己赎罪。”

“那我就更应该努力上进,只有掌握了更多的权力,才能真正造福更多的人!”

祁同伟目光坚定。

背着背包,沿着印象之中熟悉而又陌生的羊肠小道,徐徐前进。

在经过一条清澈小河时,他童心大发。

将身上的装备解除,把西装裤腿高高挽起,张开双手,大叫着冲进了水中。

不顾一身的潮湿,他眯着双眼,在潺潺小溪里摸起了鱼儿。

虽然曾经的手艺已经生疏,但他很快就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总结经验。

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他就捞上来两条活蹦乱跳的草鱼。

他一手提着鱼鳃,露出仿佛孩童般的笑容,在铺满鹅卵石的堤岸上架起了火。

两条鱼被清洗鳞片,在滚烫火焰中翻滚烧烤起来。

在这里,时间的流速仿佛被静止。

待祁同伟吃干抹净,才发觉天色已经隐隐有些昏沉。

“得继续赶路了,不然天黑了可就不容易摸清方向。”

祁同伟寻着曾经脑海中的记忆,在山林间穿梭。

终于,在日落西山之前,他来到了一处小村庄。

小村庄炊烟袅袅,从这边的山坡往下望去,可见成群结队的农民说笑着,从田间陌上并排行走。

又在村口的分叉路挥手告别,各回各家,享受着老婆备好的柴火饭菜。

祁同伟嘴角嗫嚅,眼睛闪烁着光芒。

这里,是他的家啊!

是他自从娶了梁璐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过的家!

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同伟哥?你是...同伟哥?!”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

祁同伟擦了擦眼角,扭头笑着看去。

一位打扮朴素,面色土黄的年轻小伙兴奋上前,张开双手,用力抱紧了他的腰身!

“同伟哥!”

“小莫。”

祁同伟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开怀笑容,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轻声道:

“你都这么大了啊,想当初你跟在我屁股后面一起掏鸟蛋的时候,才这么高呢!”

他比了比大腿,朴素的小莫噗嗤一笑,察觉到鼻涕要流了出来,赶忙用力一吸。

随后仿佛意识到什么,慌忙松开用力紧抱着祁同伟的双臂。

低下了头,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愧疚道:“对...对不起,同伟哥,我把你的白衬衫弄脏了...”

祁同伟哑然失笑。

摇了摇头,将衬衫脱了下来。

“今天的我,不是来自省城的祁同伟!我就我,我是曾经带着你一起掏鸟蛋的同伟哥!”

小莫的双眼亮起光芒,重重点头。

“恩!”

这一晚,祁同伟醉了。

大醉酩酊。

他的父母一脸心疼的将其搀扶到床上,这才走了出去,给聚集在屋前一脸关怀的乡亲们打招呼。

“乡亲们,同伟没事的,你们赶紧回去吧。”

被风吹雨晒得满脸皱纹的老人们咧嘴一笑,纷纷点头。

临走之际,还不放心的提醒:

“同伟是个好孩子,他是我们村的骄傲!同伟妈啊,麻烦你转告孩子,不管在外面遇到什么难事,都不要怕,家里人永远会站在他的背后,支持他!”

“对啊!同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在外面受了委屈,咱们也心痛啊!”

“行了,都不要说了,别把孩子再吵醒了!快散了吧!”

上了年纪的老村长打发走众人,端着烟杆抽了几口,咬了咬牙,从缝补多次的裤兜里掏出红红绿绿的一把钞票。

不顾祁同伟父母的拒绝,一把塞进他们的手中。

“都是村里的人凑的钱,你告诉同伟,经济上有什么难题,随时和家里说,不要自己一个人闷着。”

看着老村长坡腿离去的佝偻背影,祁同伟父母泪流满面。

......

清晨。

祁同伟坐在离家的牛车上,朝着后方逐渐模糊的一群父老乡亲用力挥手。

“再见!再见!”

直至无数次魂牵梦萦的路口彻底隐去踪迹,祁同伟才哽咽着低头,看着手中的大把零钱,用力攥紧。

“来吧!”

他抬起头,双眼中充满了昂扬斗志!

此去京州,哪怕有再多的艰难险阻,他也要一往无前!

关关难过,关关过!

谁都没有想到,祁同伟居然会突然在晚宴上发飙!

而且发飙的源头,还是寰珠格格的几位主演之一!

刹时间,原本还热闹喧腾的酒桌之上,寂静无声!

文昌被摔了一个狗吃屎,此刻还在地上没回过神来。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祁同伟挺拔的背影,脑门浮现几个大大的问号。

祁同伟这是疯了不成?

文艺汇演都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就要代表中心城改造办,得罪寰珠格格的主演?

这还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文昌想到这样的后果,原本还有些愤怒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可是你自己自寻死路!

我都还没使出全力呢,你就遭不住了?

祁同伟,你也不过如此嘛!

“同伟!”

一侧的李达康见状,也眉头紧皱,下意识就要制止他这种鲁莽的行为!

而李文选也是眯起双眼,环抱起了双手,做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祁先生,我不知道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祁同伟冷冷一笑,首接忽视了李达康不断朝他投来的眼色。

还什么意思呢?

他今天就是要借题发挥!

既然知道文昌在后头还有黑手等着自己,干嘛还傻乎乎的啥也不做?

索性先发制人!

正好压一压寰珠格格一群主演们的气势!

别忘了,这里是汉东!

是京州!

“林小姐,咱们之间不论现在的关系如何,首先你得知道,我们都是华夏人!”

祁同伟厉声道:“你口口声声说着什么你们XX,你们XX,怎么?

难道你能代表xx,正式脱离出xx了?

还是说你是你妈和你爸生出来的杂种?

流淌着不纯净的血脉?!”

“如果不是,那我抱歉,但如果是,那我只能感到庆幸,毕竟咱们华夏民族,可不需要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

林心茹被这一通劈头盖脸的怒骂,震惊了心神。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所谓副主任,居然真敢发飙!

说出来的话,还这般粗鄙不堪!

而且他发飙的借口,也非常巧妙!

并不是因为自己方才言语之中的挑拨,而是xx关系这种相当严肃的话题!

“好一手围赵救魏。”

周节双眼微微一眯,首到现在,他才真正认真的打量起祁同伟来。

“我...我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心茹芳心大乱,一时间也顾不上祁同伟明显的侮辱。

她再怎么白痴,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在这,亲口承认自己说出了不利于团结的话!

无论怎么说,如今都是它们的蜜月期!

如果这一切,因为她一个戏子无意中的一句话,而产生别的变数,那她真是百死莫辞!

林心茹慌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狡辩了。

她毕竟还年轻,也被祁同伟骇人的气势镇住,嗫嚅之间,一双大眼睛居然流下了泪水!

这也让一旁暗中观察的周节,格外解气。

爽!

真是太爽了!

臭婊子!

让你之前在媒体面前,说我在拍吻戏的时候伸舌头!

胡编乱造,败坏老子的名声!

文昌呆呆站了起来,情不自禁的伸手摸着后脑勺。

这是咋回事?

怎么事情完全没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去发展?

林心茹这么高傲的人,居然会被祁同伟给骂哭了?

甚至找不到话来反驳?

李达康隐晦与祁同伟对视一眼,暗中竖起一个大拇指。

他是真的为祁同伟的急智感到叹服。

文昌明目张胆的挑拨离间,再加上林心茹巧妙的配合,眼看改造办的地位就要被死死压制。

甚至丢失之后的主导权!

但祁同伟却祸水东引,巧妙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对着林心茹挥斥方遒,杀得她是丢盔弃甲,泪眼朦胧!

如今妥妥一副委屈小女人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的高高在上?

想来,吃过了今天的当头棒喝,在杀鸡儆猴下,这群高傲的主演们,也会放下轻视之心,老老实实配合工作了。

“但这个度,还得好好掌控。”

李达康知道,这种事,可大可小。

往大了说,你是在刻意破坏和谐!

因此,在这种时候,就急需一个人站出来!

李达康自然就是这个人选。

只见他微笑起身,端着红酒杯笑道:“好啦好啦,同伟啊,我相信林小姐方才的话,只是一时口快而己,大家都是同胞,流着相同的血,还是要讲团结的嘛。”

“对对对!”

林心茹真的哭出了声。

她实在太感激李达康的出手相救了。

闻言,连忙小鸡啄米般的迅速点头,身旁的燕子笑了一笑,低声提醒了她一嘴。

这时林心茹才如梦初醒,迅速起身,拿着酒杯对祁同伟道:“祁主任,方才我的话多有得罪,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海涵!”

说罢,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

呕...饮罢杯中之物,林心茹只觉酒精冲顶,一抹潮红在脸颊两侧升起。

看得在座之人内心发痒。

“呵呵,林小姐果然豪爽!”

祁同伟顺坡下驴,一扫先前的愤怒,笑呵呵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然后嘴唇轻轻一碰酒杯,也不管喝没喝,施施然便坐了下来。

首至此时,先前的一场勾心斗角才落下帷幕。

晚宴得以正常进行下去。

席间,许是祁同伟的气势爆发,又或者各怀鬼胎,寰珠格格的一众主演都接二连三的上前敬酒。

“祁主任,以前我也见过不少的所谓青年才俊,但今天认识了你,我才知道什么才是人中龙凤。”

堇锁笑眯眯的弯腰与祁同伟碰杯,露出胸前硕大的一片白嫩。

祁同伟光明正大的看了一眼,随后淡然挪开视线。

内心吐槽了一句“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表情也谦虚不己:“堇锁小姐太过捧杀我了,在咱们泱泱华夏大地,人才辈出,我算得上什么?”

堇锁漂亮的双眼一闪,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眼瞅着连最漂亮的堇锁都对祁同伟表露出浓郁的兴趣。

这可让坐在一旁的文昌浑身上下,感觉仿佛有蚂蚁在爬。

难受至极!

怎么回事?

今天不是特地来恶心祁同伟的吗?

今天不是特地给寰珠格格一群主演们壮胆,好在后面的文艺汇演上发难的吗?

怎么突然之间,局势就瞬间逆转了?



祁送钟小艾回学校宿舍后,祁同伟并未过多停留,径直就回了公安局。

躺在床板上,他想了很多。

有关于未来自己仕途的选择,也有关于钟小艾这个女人的分析。

他心里清楚,想要让一个女人变心,说难也难,说容易其实也容易。

难,就是类似于钟小艾这种女人,性格高傲,认定的事很难会主动回头。

因为她的高傲自负不允许,让她主动承认自己看错了人,那比杀了她还难受!

但只要找准了方法,其实也很容易。

俗语说得好,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万事都怕对比。

就好像小时候院子里总会有那么一个小孩子,无论学习与兴趣爱好,都遥遥领先于你。

也经常成为父母口中用以比较的对象。

因此...

“现在在钟小艾与侯亮平感情之间要做的,其实已经够了。”

祁同伟目光幽深。

内部分化的手段已经玩出了花,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否则将会过犹不及。

那么就得从外部因素下手。

祁同伟深刻明白,女人都是幕强的。

现在自己已经在钟小艾心中,种下了一颗他与侯亮平之间相对比的种子。

接下来就很容易了。

只要自己继续熠熠生辉下去,那么爱情自然会投怀送抱。

很多事其实就是这样。

你并不需要绞尽脑汁的去主动,只需要让自身强大,很多曾经求之不得的东西,也会朝你奔赴而来。

“我要继续立功,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

祁同伟攥紧了拳头。

高育良老师说的一年沉寂之期,他能等。

但钟小艾能等吗?

不到半年的时间,钟小艾就要毕业了!

当她回到京城,天高皇帝远,还能记得起他祁同伟这个人吗?

不会的!

而钟小艾又是他想要攀登绝巅的最重要的筹码,他不能就这样坐看机会流失!

祁同伟皱眉深思起来。

“90年代...我记得上一世在看卷宗的时候,可是有一个重大犯罪团伙,一直窝藏在京州市的...”

想到这里,他双眼微微一亮。

这个犯罪团伙,不可谓不丧心病狂!

不仅仅涉及高达数吨的毒品交易,甚至还从事着拐卖人口的勾当!

“如果我能将其破获,哪怕是梁群峰,也再没有理由压制我了吧?”

祁同伟激动起身,又迅速平复心情。

“当然,公安这条路,还是要尽早脱离出去,毕竟有局限性,容易给未来定性...”

很少有公检法的干部,能够主政地方,这也是共和国独特的政治潜规则。

祁同伟摸着下巴,恰好,有了这重功劳在身,他在警队里的级别也会上升。

到时候再平调出去,也能获得一个不低的起点。

“我必须要好好规划,毕竟我的辖区是岩台市,而不是京州市,这其中还牵扯到跨区域办案的门道。”

想着想着,祁同伟带着沉重的思绪,陷入梦乡。

隔天一早。

天清气爽,大日高悬。

祁同伟穿戴整齐,屈指轻轻敲响了支队长的办公室大门。

“进!”

在听到里面响起的雄厚声线后,祁同伟挺了挺背,推门昂首走了进去。

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汤安全正俯首审阅手中的文件,见状,祁同伟也屏气凝神,默默矗立。

大约过了十分钟,汤安全才揉了揉眼皮,想起似乎还有个人在自己办公室,于是缓缓抬起头来。

“同伟?你伤势都恢复了?”

汤安全看着祁同伟整洁的警服,下意识挑了挑眉。

“报告支队长!我已痊愈,申请归队!”

祁同伟朗声开口。

汤安全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好...果然是年轻人,有朝气!”

他竖了竖大拇指,脸上闪过一丝赞扬之色。

实际上,对于祁同伟,他还是相当赏识的。

年轻俊朗,学历又高,又有拼劲,还为队里立了大功。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祁同伟和他一样,都是从小乡村里出来的!

“同伟啊,你坐。”

汤安全站起身来,主动带着祁同伟坐在了沙发上,挥舞大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坚实!警察就应该像你这样!”

他夸赞一声,沉声道:“我知道你对局里的一些安排可能有意见,实际上我也为你争取过,不过...”

汤安全摇头一叹,一切尽在不言中。

“队长,我知道的。”

祁同伟咧嘴一笑:“组织有组织的考虑,我并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想法。”

“孺子可教。”

汤安全满意点头,他就怕祁同伟不满现状,带着怨气在队伍里工作,那才会真正令其头痛不已。

“实际上,我今天来找您,还有一件事...”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

汤安全端起保温杯,吹了口漂在上面的浮沫,轻抿一口,又“呸呸”几声,将嘴巴中的茶叶渣滓给吐出来。

做完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后,这才满意舒坦,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

“是这样的,我在京州一直有一条线报,最近我收到了线人的消息,说现在京州的地下世界有些风云涌动。”

“京州?”

汤安全听到这个地名,下意识皱了皱眉。

又好奇打量祁同伟一眼。

这小子,居然还在京州埋了条暗线?

“同伟啊,京州是汉东的省会,又是副省级城市,地位超然,你和我说京州的事,我也没办法帮上什么忙啊...”

汤安全摇了摇头,摊手道:“不过你有想继续立功的心,我是非常赞赏的,没有沉浸在以往的辉煌之中。”

“队长,您今年多大了?”

祁同伟冷静发问。

“嗯?”

汤安全有些疑惑,暗道这小子还真是跳脱,刚才还说京州的事,现在又突然提到自己的年纪。

“老咯,过了今年就是五十了,可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

他有些唏嘘,摸了摸稍秃的发际线。

“您现在的级别是正科级,对吧?”

听到祁同伟这么直接且有些不太礼貌的问题,汤安全不满的皱紧眉头。

祁同伟这小子怎么了?莫不是受到了没被提拔的刺激,今天特意跑自己这来挑刺来了?

祁同伟却不管这么多,继续冷静直言:

“在整个岩台市公安局,享有副处级待遇的很少,除了几位副局长外,就是刑侦支队的支队长,而据我所知,市局罗局长快到退休年龄,一旦他下去,那么接替他的大概率是常务副局长。”

汤安全现在确定这小子是真的精神不正常了!

一个小小的缉毒警察,居然敢跑到自己这个直属上司的办公室里,侃侃而谈未来市局的领导班子人选!

下意识的,汤安全就想要送客。

“队长,我没疯,且听我说完,你不会后悔的。”

不知为何,在对上祁同伟那双深沉似海的双眸后,汤安全的内心微微一颤。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上次去省厅时见到的那位厅长,充满了上位者的威压...”

汤安全摇了摇头,又有些想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些身处高位多年的大领导一样的气场呢?

但汤安全控制不住自己,默默起身,将办公室的门紧紧关上,又特地上了锁。

祁同伟仿佛早有预料,继续波澜不惊道:“而常务副局长上位后,根据顺位递增原理,几位副局长中又会空出一个位置,您说,升任副局长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会是谁?

当然是那位副处级的刑侦支队长!

毕竟这种事,在全国各地都屡见不鲜,刑侦支队在公安局本就举足轻重,往往都是提拔的第一顺位。

反正不会轮到他这个禁毒支队长头上。

祁同伟看穿了汤安全的内心活动,淡然一笑,智珠在握道:“如果我说,是您呢?”

“我?不可能!”

汤安全下意识摇头。

“现在是不可能,但如果我说,我已经掌握了一个重大案件的关键线索呢?”

“一旦成功破获,我会在汇报的时候,将功劳分一半至您的身上,说是您洞察先机,我是在您的指示下才进行的行动,如此一来,您还会没有希望吗?”

“什么?!”

听到这里,汤安全再也坐不住了,猛然起身!

“这个重大案件,不会就是在京州吧?!”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

“没错!所以我需要您向局里申请一份异地执法的协作函件!”

祁同伟图穷匕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