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美文同人 > 若如初遇

若如初遇

苏漾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顾泽元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忽然之间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沈晏跟苏漾闹成这样,怕不是因为徐斯言。所以他跟苏漾掰了,没准是在赌气。“沈晏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苏漾姐?”顾泽元的眼神有些复杂。沈晏说,“你抽什么疯?”

主角:苏漾沈晏   更新:2023-06-04 20: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漾沈晏的美文同人小说《若如初遇》,由网络作家“苏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泽元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忽然之间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沈晏跟苏漾闹成这样,怕不是因为徐斯言。所以他跟苏漾掰了,没准是在赌气。“沈晏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苏漾姐?”顾泽元的眼神有些复杂。沈晏说,“你抽什么疯?”

《若如初遇》精彩片段

顾泽元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忽然之间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沈晏跟苏漾闹成这样,怕不是因为徐斯言。


所以他跟苏漾掰了,没准是在赌气。


“沈晏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苏漾姐?”顾泽元的眼神有些复杂。


沈晏说,“你抽什么疯?”


“你要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苏漾姐了,为什么我们一提到她你就要走?不就是不想听苏漾姐跟其他男人的事情么。”顾泽元显得有些不依不挠。


他还是希望他们和好,毕竟苏漾以前喜欢他喜欢得快死了,顾泽元不想看苏漾难过。


温湉今天下午逃课了,告诉沈晏下课的时候已经在打车来找他的路上,等她走到他先前告诉她的包厢门口时,正好就听见了这么一句话。


她的笑意瞬间就浅了下去:“你们在说什么?”


在场的两个男人这才发现她,沈晏心底问候了顾泽元一千遍,朝温湉走过去之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顾泽元在看到温湉那一刻,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沈晏原来并不是拿温湉放学了当借口,他只是真的打算去接人,是他误会了。


温湉转身就往外走。


沈晏紧跟在她身后:“湉湉。”


她介意的眼睛都红了,心里难受得要命,一个苏漾,几乎成了她的心头刺,扎得她很痛。可她还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苏漾姐啊?不过也正常的,她长得确实比我好看。沈晏,你喜欢她没关系的,但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骗我,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这话反而把沈晏给逗笑了:“我要是真喜欢她,那你怎么办?”


温湉可怜的垂着头,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隐忍的咬着唇一言不发。


“湉湉,顾泽元胡说的,我只是打算去接你,他非要说我放不下苏漾。”沈晏就不舍得再逗她了。


他越解释,越哄着她,温湉那股子委屈劲儿反而越上来了,回头拽住他的一只胳膊,说:“沈晏,我好没有安全感。特别是面对苏漾姐,我总是怕她会把你抢走,以后你别跟她说话好不好?”


说完话,眼泪就劈里啪啦往下掉。


沈晏低头给她擦眼泪,跟她保证道:“好。”


温湉这才破涕为笑。


但即便她被哄好了,顾泽元也没能躲过去这顿打。沈晏拳头朝他挥过来的时候,他躲闪了几下,嘴上也求饶,还是被打到在地上,沈晏真的是一点也没手软。


反而是温湉在旁边拉着沈晏:“够了够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沈晏伸脚踹他的小腿:“还不赶紧谢谢你嫂子。”


顾泽元扯扯剧痛的嘴角,他可是妥妥的苏漾一派的,因为她的关系,他并不怎么喜欢温湉,愣是没开口。


他顶着这副鼻青脸肿样回家。


苏漾跟顾泽元住在一个小区,两个人在小区门口恰好撞上了。


饶是他躲了躲,苏漾也还是看见他脸上的惨状了。


顾泽元这会儿也才刚成年,他父母从小就不管他,而苏漾也没有父母,两个人有几分同病相怜,所以大六岁的苏漾算是真的把他当亲弟弟养大的。苏漾当初跳楼,除了苏英芝,也就只有他照顾她,也就是今年他高三课多,他们见面的次数才少了。


“怎么回事?”苏漾拉住他不让他走,皱眉道,“你又在学校惹事了?”


对于顾泽元而言,苏漾就是个长辈,他小学放学是在读高中的苏漾来接的,初中的同学会也是苏漾替他开的,生病也从来是她送他去医院。


顾泽元不想让她担心,支支吾吾不肯明说。


苏漾冷着脸,到底是没有不管他,领着他回到他家,找来医药箱给他擦药。


顾泽元也很听话的一动不动,不太放心道:“你的身体好了么?”


“嗯。”


“你姑姑不让我去看你。”苏英芝一直觉得他是个混混,不让他接近苏漾。


苏漾不在意这个,问他:“疼不疼?”


顾泽元在苏漾面前算乖的:“有一点。”


苏漾在给他上完药以后,却一句话也不说就要走。顾泽元看着她这副模样,有些不安,挡在她门口企图不让她走。


“明明你去学校之前答应过我,高三这年你会好好读书不惹事的。”她的声音中气不太足,显然很疲倦。


顾泽元沙哑的说:“姐,我没在学校惹事。这是今天沈晏动手打的。我什么坏事也没做。


“我这两个周末,没有在学校待,都跟我表哥那群人呆在一起。我想看看那个抢走沈晏哥的温湉,到底长什么样。”顾泽元说,“然后我今天惹温湉不高兴了,他就对我动手了。”


他的嘴角肿的很厉害,说话应该都很疼,但他跟她说话还是忍着疼保持着语速,显然是怕她离开得太快,所以才着急跟她解释。


苏漾愣了愣,有些生沈晏的气,一个高三的孩子,学习最关键的时候,受伤影响学习影响高考怎么办?


温湉是个宝,其他人就不是人了?说错两句话至于把人打成这样么?


“你怎么就不知道躲。”


他躲了,是沈晏铁了心不放过他。


顾泽元张了张嘴,却没说话。沈晏没对苏漾腻之前,还是很照顾他这个“小舅子”的,他也没想到,今天他会这么狠。


那股狠劲儿,就看得出来是对苏漾没什么想法了。


苏漾怕他再吃亏,叮嘱他:“以后见到那个女人,离她远点。”


“那你也别喜欢他了好吗?”顾泽元说,“你可以看看我表哥,他挺喜欢你,有我在他不敢欺负你。”


苏漾笑了笑,她跟沈晏成为了过去式,却也不可能跟顾越有什么的。顾越母亲很不喜欢她,尽管顾越不太听他妈的话,但顾母非常强势,苏漾跟了顾越日子未必就好过了。


她在心里盘算着最近应该别再跟顾越见面了。


第二天,苏漾打算亲自送顾泽元去学校。


她还是把他当成孩子的,会跟其他家长对孩子那样,送他去学校之前给他买一堆吃的。顾泽元虽然不喜欢吃零食,但是并没有拒绝,而是陪着她一起在超市里面挑零食。


顾泽元现在是特别想撮合苏漾和顾越,逛超市的时候,就偷偷给顾越发了个地址。


顾越赶来时,他们正好在挑水果。


顾泽元就把所有的东西都让他提了,给他献殷勤的机会。


苏漾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不好说什么。


顾越道:“几分钟前温湉还在微信上告诉我她也在这边逛,没想到你们也在。”


他没想到自己说了这句话以后就冷了场,苏漾跟顾泽元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话。


也没有想到,沈晏跟温湉马上就出现了。


苏漾因为顾泽元脸上的伤,并没有主动打招呼,视线一直放在水果摊的苹果上。


沈晏也揽着温湉,目不斜视的从他们面前经过。


顾越总算察觉到有些不对了,跟着苏漾他们逛也没了声音,三个人谁都是安安静静的。


他们这边安静,旁边一有声音就能听得清清楚楚。温湉跟沈晏说的话就这么传到了三个人的耳朵里。


“苏漾姐男人缘真好,逛个街都有两个男人陪着一起。”


顾泽元几乎是当场就炸了,温湉这不是在阴阳怪气的说苏漾作风有问题么,他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几乎是立刻抬脚走了过去。


“你他妈说什么?”


温湉吓得脸色惨白:“对不起。”


顾泽元冷着脸说:“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


他这就要上去把她拉到苏漾跟前,沈晏皱着眉说:“昨天挨打没挨够?”


顾泽元眼睛都气红了,他不甘心的说:“沈晏哥,她这是在污蔑我姐,让她道个歉不过分吧?”


沈晏往他们三人瞥了几眼,没什么含义的笑了笑:“你们不就是两个大男人陪她一个女人逛街么,我老婆有说错什么吗?”


顾泽元一下没控制住情绪,拽住沈晏的衣领,他死死的盯着他:“温湉什么意思你分明知道的。”


“松开。”沈晏有些漫不经心的说。


“我要她给我姐道歉。”顾泽元咬牙道。


沈晏的眼神凉下去:“她跟你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算你哪门子姐姐?你怎么知道她对你好,没有留你当备胎的打算?”


沈晏又把视线移到苏漾身上,“你姑姑也没给我老婆道歉。”


苏漾平静的说:“行的,我们两清。”


顾泽元并不想要这种妥协下的结果,什么后果也不顾,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这个曾经他喊过姐夫的男人脸上。


男人之间解决问题总是能动手绝对不动嘴。


苏漾看着沈晏阴沉下来的脸,几乎是立刻往顾泽元面前扑,她也就顺利的接过他挥过来的一拳,整个人撞在货架上。


苏漾的身子不是一般的娇弱,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流血了。


她身体里还有没拆下来的钢钉,医生无数回叮嘱过她要小心,不然瘫了都是有可能的。苏漾想起时,有些后怕,心底慌张寒意四起,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沈晏的脸色很难看,随手开了盒纸去捂苏漾出血的地方。


他把人打横抱起,顾泽元看见了就要去阻止,沈晏说:“还不赶紧打电话联系救护车?”


又看着顾越,“你去联系她姑姑。”


温湉在一旁已经吓傻了,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居然会引起这样子的连锁反应,她只是八卦而已,顺带在沈晏面前诋毁苏漾一把,可也并没有想让苏漾受伤。


沈晏抱着苏漾就往外走,温湉赶紧跟在他身后。


苏漾身上疼,可不确定是哪里,一动也不敢动。


几分钟后,顾泽元也出来了,想接过苏漾,沈晏讽刺的说:“你觉得她现在动的了吗?”


顾泽元抿着唇不说话,他现在很后悔刚才的冲动,明明知道苏漾的意思就是不愿意跟沈晏正面起冲突,还是要意气用事,他一遍又一遍的跟苏漾道歉。


温湉也紧跟着道歉。


苏漾安静了好一会儿,小声的说:“没关系。”


沈晏低头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这句话是跟温湉说的,因为顾泽元不论犯什么错,苏漾也不会觉得他应该道歉,她是自愿替他挡的。


救护车是在十几分钟以后到的,苏漾在上车的时候,因为不小心动了下身体,轻轻说了一句疼。


沈晏问她哪里。


地方有些敏感,腰部靠近臀的地方,苏漾不好意思提,沈晏差不多知道她刚才动了哪里,为了避嫌,喊温湉过来帮她揉。


到了医院,做了检查,苏漾有一处骨头裂了。


顾泽元心里那个愧疚,苏漾只能不停的安慰他,最后趁着苏英芝来之前,让顾越送他回学校了。而他自己也知道苏英芝不待见他,哪怕再担心苏漾,到头来也还是听他的话乖乖走了。


温湉也不太想见到她那位姑姑,跟沈晏商量了一下,也走了。


苏漾躺在床上,看着沈晏拿着检查报告进来,他扫了她一眼,说:“你对顾泽元太好了。”


她没说话。


“你要是有男朋友,绝对会跟你过不下去的。”


苏漾说:“难不成你是因为他才对我冷下来的?”


“我当然不是。”


“嗯,你只是单纯对我腻了。”她都明白。


沈晏没有再开口,异常沉默,不知道是不是默认了她的话。


苏漾在边上默默的看着,嘴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下,苏漾看了一眼,是沈晏的消息,他说他正往苏家赶。

她因为开车,没有回。

等到了苏家,他就看见沈晏一个人坐着,并不搭理苏横山,异常冷漠的坐着。

他在抬眼看到她时,脸色才缓了缓,抬脚朝她走过来:“去哪了?”

“替我姑姑接人。”她反问说,“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工作上那点事情谈完了就回来了。”

苏漾看了他好一会儿,笑了笑,也不揭穿他,只是语气平静道:“你原来是去工作了啊。”

“嗯。”沈晏的视线在苏英芝的朋友身上扫过,略显疏离但还算礼貌的朝他们点了点头。

然后就拉着苏漾坐在了一旁。

苏英芝照顾客人,无暇顾及他俩,苏横山倒是远远的看了他们一眼。

沈晏有些漫不经心的说:“苏横山仗着跟沈家结亲,最近可是拿了不少合作,养的不知道多少肥。”

苏漾说:“之前不就知道有这种结果?”

沈晏的语调带了几分讽刺的意味:“拿合作也就算了,连沈氏的人也挖。上次一起吃过饭的市场部经理丁业敏,如今正在他手底下替他卖命。”

苏漾顿了顿。

他伸手把玩着她的一缕头发,开玩笑道:“你跟人家接触过,是不是你把人家给拐进苏氏了?”

程度淡淡的说:“我拐她有什么好处?”

“苏氏现在跟你没关系,以后抢回来,不就是你的苏氏了?”沈晏道,“给你自己拉员工这个理由合理不合理?”

“谁替我抢回来?”苏漾波澜不惊的反问。

沈晏眉梢微扬,一副这个问题答案很明显的模样。

“你俩别继续坐着了,赶紧过来吃饭。”苏英芝催促道。

沈晏在,苏英芝的朋友就显得热情许多,一直在问沈国山最近的情况,又聊到了某个项目,显然是对香茗居有意思呢。

苏漾算是明白苏英芝今天非把她喊回来的理由了,其实喊她不是主要的,关键是想让沈晏在场,有他在,朋友想拒绝跟苏氏的合作,恐怕都会不好意思。

沈晏当然也看出来了,一整个晚上,脸上都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等到吃完饭离开,他的脸色才沉下来,冷笑道:“你姑姑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苏漾有点心神不宁。

沈晏这人显然不喜欢有人当面利用他,开车回去的路上他周遭的气压都很低。

“苏横山怎么对她她心里难道不清楚?你姑姑就是愚蠢,一辈子才会被苏横山当作傀儡困在身边。”沈晏眼底阴冷。

苏漾缩在副驾驶里,没什么语气的说:“可我还是会可怜她,大概是因为,那是我姑姑,而你并没有把她当成姑姑。”

她顿一顿,说:“你看温湉父亲会觉得他可怜,为什么看我姑姑,就不会觉得她可怜?温湉的父亲比较能让你共情,还是你爱屋及乌了?”

苏漾说完话,车就被停了下来。

一个急刹车,让苏漾被安全带勒的有点疼。




沈晏侧目过来打量她,蹙眉说:“苏漾,你总要牵扯到人家做什么,现在讨论的是你姑姑的问题,她确实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女人,还不能让人说了?”

“你说吧,没有不让你说。”苏漾说,“我也就是随口说一说。”

苏漾看着他,看了有那么一会儿,看着他的脸从带了点火气到慢慢冷静下去,不太情愿的说:“漾姐,咱们别聊这个了。温湉父亲我就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觉得他一个没有眼界的人开始学着做生意不容易。”

可是有什么不容易的呢?有人愿意在背后帮衬他,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可是苏英芝呢,没有人能够帮她,她一辈子就被困在那样的婚姻里面了。

苏漾也觉得没必要跟他纠结这些话题,回到家以后,去卸了妆。

沈晏从身后抱了抱她,说:“漾姐,你今天心情怎么这么不好?”

苏漾耐心的用卸妆巾擦着嘴唇,没有功夫跟他说话。

“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多多担待。我这个人,从小被娇惯怪了,很多时候确实会不太尊重人。”他率先道歉。

苏漾擦完了,才跟他说了句:“没事。”

她嫁给沈晏,本来就是为了让他跟程横山对上,没必要在意那些细节。

“我过两天,可能要出个差。”沈晏依旧抱住她的腰。

出差的前两天,苏漾就没怎么见过沈晏的身影了,一直到前一天,沈国山把苏漾给喊了过去。

沈国山几乎没有单独见过苏漾,这一次把她喊来,苏漾还是有些惊讶。

“爸,是有什么事情么?”她略微有些不安。

沈国山道:“阿晏自己决定去国外市场这事,你真同意了?”

苏漾愣住了。

“上次我就劝他,刚刚结婚没多久,不要丢下你自己一个人去国外市场。但你要是也同意,爸也就不多说了,毕竟是你们小两口的事情,你们自己决定。”沈国山道,“不过,去国外确实要比国内锻炼人,去了也不是没有好处,就是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苏漾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像是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一样,笑着说:“是我同意的。”

“其实你可以跟着一起去。”沈国山提醒道,“半年真的不短,你当真不担心你们之间的感情?而且温湉可是在那个国家。”

苏漾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她能说什么呢,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沈晏什么也没有告诉过她。

苏漾回到家的时间已经不早了。

回到家时,沈晏已经在整理行李了。

“老婆,你知不知道我那条黑领带放在哪里?”

苏漾皱眉道:“哪一条?”

他顿了顿,眼底闪过几分尴尬:“就是你原本送给顾泽元的那一条。”

苏漾想了想,说:“在衣柜左边那个抽屉里。”

她走过去替他拿,又开口问:“要出差多久?”




“估计挺久的。”他迟疑了一会儿,说,“中途有空,我就会回来。”

苏漾点点头,说:“是你们家国外市场吧?这不算出差了,应该算是调职那边了。”

他皱了皱眉,但是也没有否认,说:“每个周末都有休息时间,你要我每周回来也行。”

苏漾道:“温湉也在那里。”

“我不会去见她。”

“你有多久没见她了?”

沈晏沉默了片刻,说:“就上一次在超市里偶遇过她一回。”

苏漾只说:“好好工作。”

她说完话,还体贴的替他收拾完行李。不过没跟他多聊什么,就去睡觉了。

沈晏倒是因为马上要出差,跑来她身边粘着他。

苏漾有点不太耐烦:“今天我真的半点兴致都没有。”

沈晏声音沙哑的说:“可是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就不能每天都见面了。

苏漾一直不觉得,性这东西,能跟感情搭上边。她更多的觉得这是一种生理需求的发泄。

发泄的方式也有很多,不光可以找人,也可以用工具。

沈晏从她身上玩得这么些花样他知道他能够发泄的途径肯定不少。

苏漾不想配合他,翻了个身没说话。

沈晏虽然是在跟她讲道理,但是显然也不打算顺着她的意思,还是很快把她给压在了身下。

苏漾是个女人,他要真强迫,她也抵抗不了他。

最后被他得逞,她也只是死死拧着眉。

苏漾又想起,她在温湉如今住的楼下,看见他俩面对面站一起的姿势。他是冷冰冰的,但还不是在她楼下站了半天。

在想什么呢?

或许是希望温湉能下来跟他低声下气的说两句好话,给他一个台阶下,然后他们俩开开心心的重归于好。

还是在考虑,他自己要不要低声下气的去求温湉,他不在意他甩了她,还是想跟他好?

她又想起,他去见温湉穿的那套西装,他照了好几遍镜子的模样,是不是因为要去见旧情人,才这么臭美?

苏漾有点心烦,如果沈晏真的依旧对温湉死心塌地的,那么他还可不可能,跟苏衡山对上?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想起一连串的东西。

苏漾越想,就越是不肯配合他。

沈晏脸上也半点表情都没有,也没有跟之前那样说骚话,仿佛也只是为了转移自己心里的某种烦躁似的。

半个小时以后,他从她身上下去,苏漾几乎倒头就睡着了。

沈晏似乎冷冰冰的跟她说了一句什么。

苏漾没有在意,一觉醒来时,床边已经空了,沈晏早就不在了。

(苏漾沈晏)小说在线阅读-热文(若如初遇)苏漾沈晏小说全文阅读084

沈晏一走,叶晨曦也就没有在沈氏实习了,她来找苏漾的时候,有几分不安,说:“导员姐姐,是不是我工作真的做得十分不好,所以小沈总才不要我留在沈氏实习的?”

苏漾本来是想让她在沈氏多学点东西的,可沈晏说走就走,她也没有办法。

叶晨曦小心翼翼的否认自己的样子让她很心疼,又想起这会儿闪闪发光的温湉,她确实没有那种办法,能让叶晨曦能够像她立刻自信起来。




沈晏当然不是傻子,也绝对知道此刻的正确做法是什么。他特地在危机关头针对苏氏,无非是不舍得温湉怕她一直对苏英芝那一巴掌郁郁寡欢,所以选择在这种情况下铤而走险。


他是一刻委屈都不愿意让她多受的。


苏英芝在听完苏漾的话以后,表情很是难看,她咬牙切齿道:“我是不会去给那个狐狸精道歉的。”


而苏漾早猜到了这种结果,温湉的存在损害了她姑姑的利益,她想撕碎温湉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道歉。


苏氏的事,最后请了沈国山帮忙。


他一开口,那些原本偏向沈晏的合作方,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沈晏再牛,暂时也比不过他老子。


苏漾打电话跟沈国山说了感谢,后者慈祥笑道:“这都是小事,以后给我们沈家生一个大胖小子就行。”


他向来是这么跟苏漾开玩笑的,这会儿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苏漾也不可能特地提起沈晏还没有回沈家的事,只能找个话题把段这对话给绕开了。


沈晏的事情这几天其实发酵得挺严重,这个圈子里沈母一辈的人都知道沈晏被一个年轻的大学生给勾走了,为了小狐狸精连家都不回,更是连苏漾生病都懒得回来看一眼。


对此没少在背后嘲笑苏英芝爱显摆的,这会儿真真是显摆得翻了船。什么对她侄女体贴呢,还不是跟大部分男人一样,新鲜感一过,更爱外头的。


富太太们更是叮嘱家里到了适婚年纪的男人少跟苏漾接触,不然惹得一身腥。指不定苏漾知道自己拿不下沈晏,因此想换一个试试呢。她模样好,谁也不敢保证自家儿子能扛住这种诱惑。


苏英芝也怕一出门就看见外头那些富太太的嘴脸,这几天全在家里呆着。


苏漾知道外头说的话可能不会好听,所以几乎不会特地去打听,她也没有再找一个富二代的打算,只要不跟那些富太太的儿子扯上关系,流言蜚语她们说一阵子也就过去了。


不过苏漾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愿意来看自己。


顾越提着礼物来的时候,她有些惊讶。


男人第一时间就发现她瘦了,他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情绪,反正挺心疼的:“听说了你生病的事,我们大伙就选了一个代表来看看你。他们都被家里警告了不准来看你,不太方便过来,让我给你道个歉。”


别说富二代是什么纨绔子弟,人家在外头会玩,家里也还都是守规矩的,家里父母既然特地提起过,都会尽量不违背家里人的意愿。


有那份心,苏漾已经挺感动了。


“谢谢。”她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要喝点什么?”


苏漾自从跟沈晏分手以后,笑容都是些出于礼貌的假笑,这发自内心的一笑,让顾越心底有些雀跃:“有什么?”


“茶可以吗?”她想了想,问。


顾越当然可以,喝什么都行。


苏漾亲自给他煮的茶,顾越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就不停偷偷摸摸的打量她。


他们这群人在背后讨论过无数次,大部分人都觉得苏漾是他们这个圈子里面最好看的,在她跟沈晏在一起之前,不少人都想跟她试试。


沈晏一开始也是这群讨论的人里面的一员。


不过他最自私,占有欲强到离谱,一听见任何人幻想苏漾就黑脸。


他那时候对苏漾的那种欲望很热切,不是读书那块料,但为了跟她读了一个大学,硬是认真花钱请最好的老师,刻苦的学了一年。而那个时候,大一岁的苏漾根本不回多看他一眼。


沈晏就一句又一句的“苏漾姐”,把她给骗到手了。


顾越起先一直觉得,他很喜欢苏漾。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男人在捕猎时候的手段罢了。


苏漾同意跟沈晏在一起没多久,他就似笑非笑说:“苏漾没背景的,圈子里其他那些搞了绝对得负责,只有她,没兴趣甩了家里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本来顾越还以为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在一起,沈晏的想法变了,没想到他跟苏漾早就分手,身边还多了个温湉。可见玩玩到底只是玩玩而已,不会随着时间产生感情。


谁又能想到,沈母沈父这么喜欢苏漾。为了她完全不接受他现在真正的心上人。


顾越不知道沈晏现在后不后悔当初玩弄苏漾。


“你喜欢甜一点还是不甜一点?”她抬头询问他。


顾越这才收回思绪,看向她提着的茶壶,更多的注意力却在她修长葱白的手上,他也不知道在羞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甜的吧。”


等到入口,他就知道苏漾煮茶是真的有几分水准了。


“苏漾姐你经常煮?”


苏漾莞尔,没有忌讳道:“没有,很久不煮了。之前沈晏爱喝酒,学着给他煮当醒酒茶的。”


顾越可真羡慕沈晏,他点点头:“最近几次见面,他都滴酒不沾了。一喝温湉就跟他闹,我听着都烦,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下去的。”


说完话,偷偷打量着她的脸色。


苏漾神色如常,早就免疫了。


她都不知道见识过几次了,他对温湉那种明明不耐烦却还是忍下不悦的纵容。


既然提到沈晏这号人了,什么都不说反而显得刻意,苏漾也就顺嘴提了一句:“他们俩最近怎么样?”


顾越说:“别提了,沈晏哥现在玩物丧志的很。沈叔叔那边断了他的资金链,明明他的公司都已经一团糟了,指不定哪天就破产了,还天天有空接温湉上学放学一起吃饭呢。”


苏漾没有发表意见,起身去冰箱拿了点甜品。她把拿回来的甜品放在桌面上,又想起什么,说:“我去拿瓶菠萝酱。”


顾越看着那些甜品,知道不出意外又是她自己做的,她会的东西很多,很显然她非常适合当一个好妻子。


可越是这种适合过日子的,越不容易被珍惜,因为能带来的新鲜感太少了。


就连顾越也不喜欢这款,只是他对他而言,苏漾除外,大概是因为从来没得到过,所以一直以来都有些惦记。


下一秒,当他抬起头,他的那点惦记顷刻间就变成了奔腾的洪流。


菠萝酱放在柜子的最上面一层,她踮着脚,宽大的衣服因为她往上伸手的动作提了上去,露出一截腰线。


雪白雪白的,还很细。


那种弧度,他见过的女人没有一个比得上的。


太好看了,真的太好看了。


苏漾回头时,看见顾越脸上很红,他的呼吸也有些沉,眼神也不敢直视她,说:“苏漾姐,我,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行。”她点点头。


顾越一直到回到车上,那根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放松了些。


他觉得自己也太弱了,夏天路上满大街都是穿露脐装的,苏漾露点腰线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他居然其反应了。


他真的太没出息了。


顾越一边鄙视着自己,一边更加频繁的开始找苏漾。下班没事,就找苏漾蹭个下午茶。


时间都花在苏漾这里了,那跟兄弟们出去花天酒地的时间就不多了。约的聚餐基本上十次缺席个七八次,缺席的次数一多,总有人好奇他干什么去了。


顾越的表弟顾泽元是最清楚的,他不太在意的说:“还能干什么去了,泡妞去了呗。”


“原来是交新女朋友了啊,怪不得酒都不来喝了。”


顾泽元嘲道:“你们也太高估他了,这回我估计他一时半会儿连开口表白都不敢。”


顾越怎么说也算是个高富帅,追女人那不是小菜一碟。顾泽元这么说,着实是让人惊讶的,但是惊讶过来以后,就有人反应过来了:“他不会最近都跟苏漾姐在一起吧?”


除了苏漾,还有谁能让他那么怂?


顾泽元挑了挑眉,没解释的模样显然是在默认。


他的余光往沈晏那边扫,男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只低头玩着手机,而后很快从位置上站起来,“我老婆放学了,先撤了。”


顾泽元说:“沈晏哥,我怎么记得周一嫂子下午是满课的?”


沈晏朝他看过来,顾泽元跟他对视的几秒时间里,看着他那张脸,脑子突然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几个片段。


一个是两年前团体旅游,那会儿沈晏还和苏漾在一起,哪怕是下着暴雨他也愣是要去情人坡锁上姻缘锁,另一个是没过多久,他就去把姻缘锁给解了丢了。


去解锁的前一天,也是有人聊到了苏漾的事,说她在跟沈晏在一起之前,一直在追沈晏的表哥徐斯言,而徐斯言没看上苏漾,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


沈晏那时也在旁边,脸色如常。


沈晏跟徐斯言的母亲是孪生姐妹,他俩长相都随妈,也就导致他们有五分相似。




苏漾收回思绪,回归现实问题,对顾泽元道:“也不是不可能,努力总会有收获。越努力越幸运,也会有更多选择。”

顾泽元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苏漾的鼓励会让他很有安全感。

他俩约定每天通话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苏漾那边没过多久就把电话给挂了,顾泽元躺在床上,又有学习的动力了。

旁边的室友道:“顾泽元,你怎么这么黏人,天天都要跟你女朋友打电话。”

顾泽元心道我哪来的女朋友,那是我隔壁邻居家对我很好的姐姐,但想了想,没开口解释。

室友不依不挠道:“你女朋友得多好看,你连会校花班花都看不上。”

这些跟苏漾可没有法子比。

他不说话,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

苏漾那边,却有些失眠。

第二天她起的有些晚,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和早上一二节课的学生撞上了,跟她们一起挤了电梯,这当中正好有温湉的室友,几个人在抱怨没睡好:“有人知道温湉昨天晚上哭到几点吗?”

“两三点吧,好学生崩溃的点我们这种普通人是理解不了的。”

回头看见苏漾,又都跟她道了声好。

“早上有课?”她笑着看她们。

“是啊,导员姐姐要不要去跟温湉聊聊,她这样子挺影响大家睡眠的。”其中一个女生提醒说,“学校的通报表扬是可以抵消通批的。”

学校的一些志愿活动,都是可以加通表的,只不过现在到了学期末期,活动不多,而且几乎已经报名报完了。

苏漾依旧觉得这事情不太好办,人家凭本事报上的名,没有说因为温湉难过就让给她的道理。

现在的小姑娘到底是抗压能力弱了一点,这是要是发生在苏漾身上,她起先就不会哭,通批下来就会去找那些参加了志愿活动的同学,能花钱的就花钱买名额,没人愿意就接受这种结果就当买个教训。当然,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

苏漾是不愿意花太多心思给温湉解决问题的,只是把她叫到办公室提了一嘴,把最近的志愿名单给她看,剩下的就要她自己解决了。

没过多久,温湉就拎了一箱牛奶来看道谢。

沈晏花了两千块钱,给她从同学那换了个名额。

“谢谢老师,这是沈晏叫我给你的。”她看着那些牛奶,也有些困窘,“他最近没钱,收银员一个月也就三千块,同学那就花了两千了。”

苏漾叫她拎回去:“老师是不能受任何礼的。”顿一顿,“你可以拿去分给你室友。”

温湉只能把牛奶带走了,下午的时候,沈晏自己倒是亲自又跑了一趟。

他给她递了本书,书里夹着一千块钱。

苏漾扫了一眼,没接。

“没人看见,也没人知道。知道你看不上一千块钱,这只是一部分,我分期给。”沈晏道。

苏漾说:“你花什么?”

他扯了扯嘴角,“我有其他赚钱的路子。”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把夹着钱的书收了下来。苏漾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恶劣的想看他过得更苦的日子。

“走了。”沈晏离开前又补充一句,“给你钱这事,这件事情别告诉温湉。”

他喜欢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不舍得温湉替他操心,她一个外人能说什么?

最操心沈晏的只有苏母,苏漾见到她的时候,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大圈。尽管她半点关于沈晏的字眼都没有提。

“还是生女儿省事,儿子就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说走就走,家也不要了,那个女学生要真进了苏家的门,我估计那个兔崽子到时候眼里只有媳妇,哪里还能想到我这个妈”苏母跟苏漾逛街的时候感慨道。

苏漾安慰她:“不会的,您是他母亲。”

苏母安静了片刻,喃喃说:“也不知道他最近待在哪,日子又是怎么过的。”

苏漾没说话。

只是当天下去,去了趟便利店,因为是上课时间,店里的人非常少。

苏漾拿了两包薯片,沈晏有些疏离的替她结账,她很容易就看见他手上磨出来的茧,那当然不会是因为收银出现的。

“不打算回家看看吗?”她收回视线。

沈晏像是没听见一样。

“你妈挺想你的。”她拿走薯片,留下这么一句话。

苏漾不知道沈晏有没有决定好见不见苏母,反正她跟苏母倒是很快见着了他。

起因是苏母带着她去和吴太太一行人打牌,吴太太无意中提了一嘴,说老吴验收工地的时候碰上了个人,体型有点像是沈晏,不过不太确定。

苏母哪里相信自己儿子愿意吃这种苦,就带着苏漾去吴太太所说的那个工地看了看。

大夏天的日头真的很大,苏漾撑着伞都觉得很热,跟苏母站在角落里看了片刻,就看见沈晏带着头盔和橡胶手套,在烈日下搬着沉沉的水泥袋,那种重量压得他直不起背,脸也晒得通红,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小腿上不知道被什么扎出血了,裹着纱布。

整个人不修边幅,很是落魄。

工地上干久了脊椎都不太好。

苏漾没想到才和顾泽元开玩笑,沈晏真就来工地了,她多想拍给顾泽元看看,搬砖有多苦。

苏母看到的第一眼,就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再接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你说是不是我逼他逼得太狠了?”

苏漾从包里拿出纸给她擦眼泪。

“他们绝对没分手。”苏母笃定道。

的确没分,说分手估计是个烟雾弹,是沈晏怕苏母找温湉麻烦才想出来的对策。

“那个女学生我见过,哪哪都普通,真就,真就让他那么喜欢?”苏母语气复杂。

苏漾如实说:“他从来没这样子对我过。”

对一个人格外偏爱,还能是因为什么?

“你性格软,管不住他,可那个女学生分明也软......”苏母闭上眼睛,有些绝望的说,“难道我真的要同意让他跟那个女学生在一起?”

苏漾顿了顿,垂着眼皮说:“您和他当中得有一个要妥协,我觉得他不会。”



苏母听了苏漾的话,却没有再开口。

她离开后,坐在车上也一直闭着眼睛,一副很疲倦的状态。苏漾以为她睡着了,就随手拿了件衣服,想给她披上。

谁知刚披上,苏母就开口了:“你上班的学校是a大?”

“嗯。”

“带我去你的学校逛逛吧。”

苏漾明白她的意思了,逛学校哪里是重点,苏母是想见温湉。

苏母在大多数时候,还是一个让人觉得有压迫感的人,温湉这是第二次见她,显得相当的局促不安。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还是不喜欢她。

苏母也不说话,就干巴巴的坐了十分钟,末了问她:“我来见你这事,你会不会告诉我儿子?”

寡淡的语气,吓得温湉直摇头。

往后几天,苏母每天都会来找温湉这么干坐十分钟。

苏漾也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

而沈晏那边,也不是每天都去工地,很快就发现了苏母见温湉的事,当天见面就陪着温湉一起。看到苏母,脸色并不好看:“我如您所愿离开了苏家,您还来找她干什么?”

说完话拉着温湉就走。

苏母整个人气的发抖,“瞧瞧,这说的我好像欺负了这姓温的了一样。”

苏漾说:“我送您回去?”

苏母缓了口气,看了看她:“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天天来见她?”

苏漾在看到沈晏的那一刻,差不多就想明白了。什么都不做,是一种变相威胁,沈晏倔一天,苏母就让温湉担惊受怕一天。她什么也不干温湉就已经怕的要死了,要真干点什么呢?

苏母拿捏不了沈晏,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温湉么?

就算他有心想护她,又怎么能保证每天二十四个小时都不出纰漏呢?

“温湉这个姑娘,我就是没有眼缘,我还是不愿意她进苏家。”沈晏为了她跟自己抗衡,这才是苏母最接受不了的。

太过感情用事,以后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温湉在苏母眼里,无异于苏妲己一类,是个祸害。所以再三考虑,还是死咬要他们分开。

当天晚上,沈晏回了苏家。

果然怎么对付他本人都没用,而把目标转到温湉那去,他就乖乖回来了。

苏母眼神复杂极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让女佣给他加了一副碗筷。

沈晏也没有开口,就低头默默的吃着饭。

一顿饭下来,餐厅竟然安静的像是没有人一样。

沈晏其实没吃几口,碗里的饭几乎没有动过,等到女佣把厨房都收拾干净了,他才喑哑开口道:“温湉才十九岁,您一定要这样子为难她吗?”

苏母淡淡道:“在你没能力的时候,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一直以为你有分寸,所以没为难过她。但你要因为一个她连家族都不要了,我自然有一万种料理她的方法。我怎么对待她,全看你是什么态度。”

沈晏嘲讽的挑起抹笑来:“我就算听了您的话,从此也跟您心里有疙瘩。不过您非要这样子,我无所谓。”

苏母心里有几分悲哀。

好一个温湉,真是好一个温湉。

她生的一个好儿子,居然能对她说出这番话。

.

沈晏从这天起,对苏母言听计从,让他进公司去学习,就进公司去学习,不让见温湉,就不见温湉。

似乎那一天两个人的对峙只是一场梦,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苏英芝跟苏漾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眼底都闪着光,说:“你看,姑姑不会猜错的,温湉不论怎么样,都进不了苏家的门。这种大豪门,爱情能值几个价?”

尤其是隔天沈晏来找苏漾,苏英芝心底那股子优越感又出来了。

苏母这几次有意无意跟她暗示过无数回,想把苏漾和沈晏的婚事定下来。说的是避免夜长梦多,豪门婚姻没那么容易离,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沈晏自然就只能接受了。

在苏英芝看来,有了婚姻做保障,对苏漾来说,就是件好事。

“有事?”苏漾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

沈晏说:“今天不是你生日?”

苏英芝皱眉道:“你看看我,这么重要的日子,姑姑居然都忘了。”

别说她,苏漾自己都忘了。

沈晏看了眼腕表,说:“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苏漾看了他两眼,上去换了身衣服。坐在沈晏车上以后,她很安静,而他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不停的在看时间,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不耐烦的动作。

“我想吃那家网红店的冰激凌。”苏漾故意为难他。

沈晏再不耐烦,也没有拒绝,排了一个小时时间的长队,买了一个。

“谢谢。”她舔一口。

沈晏心不在焉道:“你在所有男人面前都这么吃东西?”

这么个吃东西的方法,很难让人不多想。

苏漾没反驳他,却把冰激淋给丢了。

沈晏微微一顿,“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苏漾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去吃饭吧,赶紧吃完赶紧回家,我知道你是阿姨逼来陪我过生日的。其实我也不太想跟你过。”

沈晏带着她去了一家烧烤摊,就近原则,看到什么吃什么,抓紧时间,然后各自回家。

“我跟温湉没分手的事情,是你告诉我妈的吧?”他在烧烤上来之前开口问。

苏漾现在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你要是非要这么觉得,我也没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如果你要问我她是怎么知道的,我只能告诉你她是自己猜到的。你在工地上干活的事情,阿姨撞见了,除了要养她,还有什么能让你这么拼了命的干活?”

沈晏神色淡淡,看不出来什么表情。

半天后,他说:“我就是觉得她,过得太拮据了。女孩子应该被富养。”

苏漾偏了偏头,说:“众生皆苦,各有各的难处不是吗?”

几分钟后,温湉出现,看见他俩坐在一起时眼神变了变,眼眶有点红,然后拉着同学的手离开了。

苏漾低着头说:“还不赶紧去追?”

沈晏扫了她一眼。

“猜到你的意图了。”苏漾说。

昨天温湉在朋友圈晒了这家烧烤的优惠券,截至今天过期,所以很有可能她今天是要来吃的。沈晏偏偏带着她进了这家烧烤店,除了想见温湉,没有其他理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