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修版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修版

落第散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由大神作者“落第散人”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6-11 2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现代都市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修版》,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由大神作者“落第散人”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修版》精彩片段


命,就是钱。

这句话让众人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

“他怎么说得出口的啊?把那些需要盗版药救命的人当成什么了?”

“就是啊,人家等着你回来救命,那一个个病人,一个个家庭,在他眼里就成了一张张钞票!”

“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太可恶了!”

“这个角色简直太自私了啊。”

“楼上的,他之前不也是这么混么,现在只是更混了。”

“大家冷静一下,如果主角真的把药带回来了呢?那不是帮大忙了么?”

“我也觉得,咱们应该论迹不论心,只要他做的事帮助到了别人,就应该鼓励。”

“夸他的人太天真了,这个角色为什么会出国?因为缺钱啊!他就是为了钱才同意卖药,你们觉得如果等他真赚到钱,会不会抛下那些病人不管了?”

“这…”

“他百分百会不管了!”

刘何平看到这段,忽然来了兴致,根据他多年的剧本创作经验,他隐隐的能猜出一部分作者的想法。

不过他猜归猜,却没有说出来,毕竟兰小龙就坐在他旁边,还一直在唱衰这个剧本。

全国青年编剧创新大赛第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整个比赛持续五天,选手们的直播是24小时开着的,网友可以随时通过直播间跟进自己喜欢的作者。

李夏在写完富有争议的一段后,倒头就睡。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睡觉的时间,仍然有无数网友在弹幕上进行口水战。

他们的主题是,不怀好意的帮忙到底算不算帮忙?

正方观点就是论迹不论心,只要实际帮到人了,就算。

“不管程勇是否为了挣钱,他是不是把药拿回来了?病患是不是能更便宜的买药了?是不是有家庭因为他得救了?”

但是反方一直强调,这只是表面上帮助了,问题的根却没有解决。

“拿药回来又如何?他肯卖药是因为缺钱,那我问你如果他钱赚够了呢?都知道这个事情有风险,当他赚够钱了还会管病人的死活么?”

两方谁都没法说服对方,而观众也觉得他们好像说的都有道理。

经过一夜的发酵,李夏这个剧本故事在各方的争吵,激辩当中,热度竟然提升了!

不少人还在打听,这个充满争议的话题是从哪冒出来的。

打听来打听去,原来是青创大赛的一个选手写出来的。

第二天他们兴冲冲的跑去直播间,想看看后续的剧情是什么,这个矛盾作者是如何解决的,结果…

结果李夏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跑去直播间的人群一下傻眼了。

“不是哥们,其他选手早都起来码字了,怎么你还睡着呢?”

“你怎么睡得着的?你这个年龄段,你这个阶段你睡得着觉?”

“我太奶奶醒的都比你早好吧!”

“完,还打呼噜了。”

“要不我也睡个回笼觉?”

“哥们醒醒!别睡了!”

“唉,回头他起来@我一下,我去隔壁串串门。”

这事情李夏的确不知道,比赛只规定了限时五天,却并没有强制要求选手在固定的时间进行创作。

毕竟这个文学作品的创作,不同人的习惯不同。

可这好歹是全程直播的全国性的节目啊!

还是紧张激烈的淘汰赛!

谁真睡得着啊!

但是李夏哪知道这些,他昨天写到很晚,真的是很累了,想着反正第二天也是自由时间,就没定个闹钟什么的。

结果他就这么在睡梦中创造了一项记录。

全国青年编剧大赛自节目开播以来,第一位在比赛期间睡觉到下午的选手!

兰小龙还惦记着昨天自己的预言,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出《我不是药神》后面的剧情走向,毕竟他话都放出去了。

虽然他对自己的见解非常有自信,但还是想亲眼看着李夏把他写出来。

今天他特意提早了一些来到演播厅,想看看那名选手写到哪里了。

结果这一看给他气的够呛。

在全部十五名选手都在房间认真写作的时候,这个李夏,他竟然在睡觉!

兰小龙最开始还给他找了理由,也许是前一天写的太晚了,今天会起来的晚一些,等一会就等一会吧。

可这一等,就从早上7点等到了下午1点。

整整六个小时!

你知道我这六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吗!

兰小龙的脸色一点点黑了下来。

要不是规定评委不能与选手沟通,怕存在作弊行为,他都要去隔壁酒店把这臭小子拽起来了!

“哼,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来度假了,你们主办方也不管管。”

一旁的工作人员听到这话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

这都是领导规定的呀,他有什么办法?

下午一点。

李夏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从床上坐了起来。

左右看了看房间,想起来了。

我还在比赛着呢…

他打了个哈欠,坐到了书桌边。

“哎,来了来了,他醒了!你们快来看。”

“嚯,一点了,我午饭都消化完了。”

“赶紧写!后面剧情呢!”

“剧情昨天兰老师不都告诉你了嘛,主角回来赚到钱,给父亲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最后父慈子孝。”

“啊?我是新来的,只知道有个辩论,这剧本剧情怎么听着没啥意思啊?”

“别吵吵了,他要动笔了。”

“咱们说话他又听不见。”

李夏拿着笔,摆好了姿势。

可他的脑子还没完全转过来,睡得时间太长,现在还是懵的。

等他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怎么坐在书桌旁边了?

好饿,先吃个饭再写吧。

李夏再次起身出门吃饭。

这下弄得众人不乐意了。

“不是哥们,你在拉扯我们呢?”

“假身位peek一下,转头你去吃饭了?”

“我等了一上午了…家人们,谁能理解…”

“我现在算是明白为啥看小说的时候,会有那么多人恨不得把作者关起来码字的了,我真想给他关屋里啊。”

而听不到这一切的李夏,吃得正香。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等等,这也是那个什么编剧里出来的辩题?”

“对啊,原剧情是这样的,主角走私药品帮助病人,可他怕被警察抓又不卖了,他不卖了病人就得等死。这种情况怎么算?”

“我犯罪是在做好事,我停止犯罪是在害人?”

这…

论坛里的大佬也懵了,这也太复杂了吧。

他也要看看去,这剧情到底讲了什么。

……

王子神油店铺。

程勇一番话讲完,所有人沉默了。

黄毛给自己倒满一杯啤酒,站了起来,举杯示意。

“我谢谢你,祝你开个更大的神油店。”

他一口一口喝完了啤酒,然后将杯子狠狠得拍在桌面上。

这一拍非常用力,玻璃杯直接碎掉,锋利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心。

可他却毫不在意,比起内心的口子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

他最后看了一眼程勇,转身离开了店铺。

吕受益不希望他们就这么散了,“你干什么啦,你回来!小黄毛,小黄毛!”

刘思慧忍着泪水,哽咽的与程勇碰了碰杯,一口喝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刘缓缓起身,面色痛苦,可他无力改变这一切,最后鞠了一躬,“愿主保佑你。”

吕受益的双眼通红,不知是酒精上头,还是话语伤心。

程勇抱着膀子,脸上表情变来变去,但他没有开口挽留任何一个人。

店铺里只剩下吕受益和程勇两人,一如开始的时候那样。

吕受益调整了一下情绪,露出笑容,凑过来问,“是不是都喝多了?”

程勇看着他,只是说了一个字,“滚。”

这个字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重新把他拉回现实。

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变得比哭还难看。

吕受益看着他的侧脸,曾经的好朋友在这一刻变得那么陌生。

他拿起自己的外套,蹭到了门口,最后回头看了程勇一眼。

程勇给自己点了根烟,神情落寞。

吕受益再次戴上了那三层口罩,冒着大雨,离开了王子神油。

店铺里,程勇坐在空无一人的桌边,默默抽烟。

雨越下越大,路上行人匆匆,不知去往何方。

……

直播间的弹幕。

“我的心里好难受啊…”

“我也是,感觉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作者你太可恶了啊!!我眼睛进沙子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之前一切都好好的,生活都进入正轨了,怎么突然说散就散啊,我不能接受!”

“程勇王八蛋!你把他们推给假药骗子,他们怎么活啊!!”

“多少家庭会因为吃不起药导致家破人亡啊!!”

“可是程勇的选择也不能说错啊,他走私药品也是在犯罪,他停止犯罪难道不对么?”

“这…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

“我不管我不管,程勇就是不能放弃病人们!!”

弹幕里都是在发泄各自的情绪,理智探讨的人很少,只能说这一幕戳中了大家的软肋,而李夏的热度也在以一种极其夸张的速度飙升!

围脖上,热搜榜单里已经出现了药神这个字眼。

热度榜第十六,程勇不再卖药。

热度榜第九,我不是药神。

随着社交媒体的曝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剧本。

大量的路人被引流进了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甚至一度让服务器出现了短暂的崩溃。

这些路人本来只是好奇,奔着李夏剧本去的,而在看完了最新的剧情后,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行!不能只有自己难受,要让别人也过来一起难受!

于是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传销’。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哦?是什么?”—旁的周凯伦询问。

“他自始至终都没戴过口罩。”

周凯伦在记忆里过了—遍剧情,“还真是,从他出场,到—起卖药,再到屠宰场打工,的确是没见过他戴口罩。”

他接着问道,“不知道这对于彭浩来说,是代表什么?”

张国利斟酌着语句,解释道,“我个人认为有两点,第—个就是我们之前说的,摘下口罩代表信任。而彭浩从未戴上过口罩,正是从侧面反应出这点。他从—开始就是—个愿意信任别人的人。

“他的黄毛混混样子是—种伪装,也在口罩这点得到了体现。这暴露了他真实的人设。他就是—个耿直的好人。

“另—个则是,单纯的觉得死了无所谓,死了就死了,他不在乎。

“反正烂命—条,他又没能力去看病,痊愈的希望几乎为零,所以直接破罐子破摔了,活多久算多久,还戴什么口罩。”

周凯伦点点头,这么解释也有道理。

张国利接着说,“但是这次彭浩主动剪头,我认为是李夏选手在传递另—个信息。

“在剧情的开始,程勇和吕受益抓他的时候,在彭浩家里,程勇曾经问了—句,多久没回家了?但是他没回答。

“然后第二次程勇问出这句话,是在码头,海边,他们和好的那—幕。程勇让他回家看看,只是彭浩仍然拒绝了。

“这是第三次,彭浩主动剃头,说出了回家。

“我认为他的内心—定是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才做出了回家看看这个决定。

“他之前—直不回家,因为什么?他认为自己迟早会死,反正都快死了,还回去见家人干嘛,添堵吗?

“那这次他为什么听劝了,剃头了,想回家了?”

周凯伦立刻脱口而出,“因为他觉得自己能活下去了!”

张国利点点头,“不错,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程勇的作用。可能在他心里,已经把程勇当成大哥了。

“大家还记得他们在码头上和好打闹的那—幕吧,当时彭浩捉弄程勇,在他身后学狗叫,吓了程勇—跳。

“我感觉李夏选手可能是故意选择的‘狗叫’这个细节。”

周凯伦有些疑问,“这学狗叫也有特别的含义?”

张国利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狗,代表忠诚。彭浩在这里学狗叫,我认为这代表着他具有‘忠犬属性’。而且应该也是在这里,他真的从心里接纳了程勇,把他当成大哥。

“最后,在多重因素下,彭浩才鼓起了勇气,再次回家看看。”

直播间的弹幕。

“张老师说的话我深有感触,年轻时候不懂事,总感觉自己能在外面拼出—番事业,可到头来活得浑浑噩噩,却又不敢回家,不敢面对家人。”

“是啊,当时夸下海口怎样怎样,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才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了。”

“程勇肯定是他的心理支柱,我也感觉是自从码头那段开始,他真心的认同程勇是他大哥。”

“所以那声狗叫的意思是,狗腿子?”

“我抽你我…虽然之前彭浩的行为的确很像—个狗腿,但是你能别这么说话好不?”

“忠诚的看家犬?”

“这勉强还凑合吧。”

“小黄毛这次能回家看看,也不容易啊,纵是烂命—条,也要心有所往!”

“对啊,回家看看!黄毛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没准也在想你啊!”

“是肯定在想!”

“哪有父母不希望孩子回家看看的,不管你在外流浪多久,总是有—个家在等你啊。”


“对啊,评委说的好有道理!”

“这也太细了啊,这选手有点东西啊,一环扣一环的,要不是评委点出来我们还真发现不了。真-细节狂魔!”

“就是啊,你们代入一下,你自己不行,用了油,又行了。完了你一高兴送个锦旗?明摆着告诉别人我不行?”

“哈哈哈,楼上也太逗了。你们男人就是在这种事上死鸭子嘴硬。”

“所以程勇他们绝对会在警方挂上号,谁都不是傻子。”

“那这药线的事岂不是完蛋了?”

“看这情况…八成是凉凉了。”

“啊?不要啊…”

另一边,兰小龙虽然一直故意装作看不见李夏的剧本,但实际上李夏写的内容他可都仔仔细细的看完了。

这剧情眼看着程勇卖药要凉,他一下就有话说了。

“李夏这名选手啊,有一个致命的短板,我之前就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位选手写起剧本就好像信马由缰,想到哪写到哪。这不,本来好好的卖药治病救人,一举多得的事情,他又要写没掉。

“同行盯上了主角的药,警方和药厂拼命的查谁在走私,这么严峻的情况下,主角还怎么卖药?

“我之前看你的剧本没有说话,那是因为我感觉你的主线又写了回来,我是在给你面子,给你机会。可你自己怎么把握不住啊?这不又写偏了么?

兰小龙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这五分的打分啊,还真没有委屈你。”

张国利和周凯伦听到他发话了,对视一眼,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CBD附近一处高档饭店的包间里。

餐桌上摆满了各式精致的菜肴,

郭子衡正在倒酒。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身穿行政夹克的中年男子。

他抬手指了指郭子衡,“老郭啊,你摆这么大阵仗,还亲自给我倒酒,肯定又憋着坏呢。”

“哈哈哈,咱俩这么久没见,老沈你还是这副德行。”

这位身穿行政夹克的男子,正是之前打过电话的沈局。

两人各自喝了一杯酒。

“行了,老郭,这么晚叫我过来,咱就开门见山吧。”

“呵呵,你这性子啊,行吧,那我也直说了。慢粒白血病,这方面你有了解么?”

沈局想了想,“倒是有些了解,你想说什么?”

“我自己做了调查,慢粒白血病在市面上有一种特效药,叫格列卫。患者只要能稳定吃药,病情是可以控制住的。但问题是,这药三万七一瓶,而患者一个月就要吃一瓶。”

后面的话郭子衡没说,但是沈局已经懂他的意思了。

这药,病人吃不起!

沈局皱着眉头,下意识就想先拒绝,“老郭,医保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哎,打住打住!”

郭子衡赶紧打断他,“老沈啊,我可不是一拍脑袋就来找你的,这药我已经找专家调查过了,各方面的评估我都看了才来找的你。这药完全可以纳入医保。”

沈局还是没说话,但是他知道郭子衡不会撒谎。

“我也知道你们那边动作不可能这么快,不过咱做的这些事都是利好百姓的。老沈你再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扰了。”

“哎你等等。”

沈局叫住了他,“你怎么突然关注起这个了?”

郭子衡整理了一下语言,“其实慢粒白血病这事…在社会上已经引起了一些热度。昨天都有患者去广场上游行了,不过被我给劝走了。”

沈局有些意外,“啊?发生了什么?”

“是因为一档节目,叫全国青年编剧大赛,里面有个选手写的剧本就是这个题材的。好了,我先走了,这事你仔细考虑考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