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全本阅读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全本阅读

落第散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李夏姚景瑜是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落第散人”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喝完了啤酒,然后将杯子狠狠得拍在桌面上。这一拍非常用力,玻璃杯直接碎掉,锋利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心。可他却毫不在意,比起内心的口子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他最后看了一眼程勇,转身离开了店铺。吕受益不希望他们就这么散了,“你干什么啦,你回来!小黄毛,小黄毛!”刘思慧忍着泪水,哽咽的与程勇碰了碰杯,一口喝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6-16 19: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现代都市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夏姚景瑜是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落第散人”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喝完了啤酒,然后将杯子狠狠得拍在桌面上。这一拍非常用力,玻璃杯直接碎掉,锋利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心。可他却毫不在意,比起内心的口子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他最后看了一眼程勇,转身离开了店铺。吕受益不希望他们就这么散了,“你干什么啦,你回来!小黄毛,小黄毛!”刘思慧忍着泪水,哽咽的与程勇碰了碰杯,一口喝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马甲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都市、穿越、都市脑洞、佚名都市、穿越、都市脑洞、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落第散人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目前已写183756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9章 新郎:这到底是谁的婚礼?,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都市、穿越、都市脑洞、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如果给爱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写这么仔细,作者是真的不怕

我不是药神这是一部分也看完了。我只能说我看电影的时候完全没想到那么多,作者以他文笔的描述细细抒写了很多的细节。我只能说赞。文笔nice

热门章节

第32章 夏洛的心意

第33章 大春才是最聪明的那个?!

第34章 夏洛不幸的真正原因

第35章 这是什么钢铁大侠行为?

第36章 三人行,必有我妻

作品试读


“等等,这也是那个什么编剧里出来的辩题?”

“对啊,原剧情是这样的,主角走私药品帮助病人,可他怕被警察抓又不卖了,他不卖了病人就得等死。这种情况怎么算?”

“我犯罪是在做好事,我停止犯罪是在害人?”

这…

论坛里的大佬也懵了,这也太复杂了吧。

他也要看看去,这剧情到底讲了什么。

……

王子神油店铺。

程勇一番话讲完,所有人沉默了。

黄毛给自己倒满一杯啤酒,站了起来,举杯示意。

“我谢谢你,祝你开个更大的神油店。”

他一口一口喝完了啤酒,然后将杯子狠狠得拍在桌面上。

这一拍非常用力,玻璃杯直接碎掉,锋利的碎片划破了他的手心。

可他却毫不在意,比起内心的口子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

他最后看了一眼程勇,转身离开了店铺。

吕受益不希望他们就这么散了,“你干什么啦,你回来!小黄毛,小黄毛!”

刘思慧忍着泪水,哽咽的与程勇碰了碰杯,一口喝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刘缓缓起身,面色痛苦,可他无力改变这一切,最后鞠了一躬,“愿主保佑你。”

吕受益的双眼通红,不知是酒精上头,还是话语伤心。

程勇抱着膀子,脸上表情变来变去,但他没有开口挽留任何一个人。

店铺里只剩下吕受益和程勇两人,一如开始的时候那样。

吕受益调整了一下情绪,露出笑容,凑过来问,“是不是都喝多了?”

程勇看着他,只是说了一个字,“滚。”

这个字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重新把他拉回现实。

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变得比哭还难看。

吕受益看着他的侧脸,曾经的好朋友在这一刻变得那么陌生。

他拿起自己的外套,蹭到了门口,最后回头看了程勇一眼。

程勇给自己点了根烟,神情落寞。

吕受益再次戴上了那三层口罩,冒着大雨,离开了王子神油。

店铺里,程勇坐在空无一人的桌边,默默抽烟。

雨越下越大,路上行人匆匆,不知去往何方。

……

直播间的弹幕。

“我的心里好难受啊…”

“我也是,感觉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作者你太可恶了啊!!我眼睛进沙子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之前一切都好好的,生活都进入正轨了,怎么突然说散就散啊,我不能接受!”

“程勇王八蛋!你把他们推给假药骗子,他们怎么活啊!!”

“多少家庭会因为吃不起药导致家破人亡啊!!”

“可是程勇的选择也不能说错啊,他走私药品也是在犯罪,他停止犯罪难道不对么?”

“这…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

“我不管我不管,程勇就是不能放弃病人们!!”

弹幕里都是在发泄各自的情绪,理智探讨的人很少,只能说这一幕戳中了大家的软肋,而李夏的热度也在以一种极其夸张的速度飙升!

围脖上,热搜榜单里已经出现了药神这个字眼。

热度榜第十六,程勇不再卖药。

热度榜第九,我不是药神。

随着社交媒体的曝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剧本。

大量的路人被引流进了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甚至一度让服务器出现了短暂的崩溃。

这些路人本来只是好奇,奔着李夏剧本去的,而在看完了最新的剧情后,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行!不能只有自己难受,要让别人也过来一起难受!

于是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传销’。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不是董事长的贴身秘书么!

他怎么来了?

饭店经理差点被吓得—个趔趄,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哪没做好,要被总部问责。

可转头—想,对方地位实在太高了,自己就算捅出天大的篓子,对方估计都懒得看—眼。

“刘先生,您来这里是有什么吩咐?”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先跑过去问问情况。

小刘看了他—眼,“你认得我?”

“认得认得,您是郭董的秘书嘛。”

小刘点点头,认识他就好办了。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兼职打工的姑娘,寸头的。”

饭店经理想了想,“是招了这么—个人,现在正在后厨干活呢。”

“你把她叫来。”

饭店经理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不—会,手上还沾着洗洁精的小兰出来了。

她有些懵,经理把自己叫到这是干嘛?

随即,她看到了小刘。

“咦,是你?”

小刘面对这个姑娘时,脸色缓和了很多,露出—个笑容,“郭董有话想跟你聊聊,你跟我过去—趟吧。”

小兰更懵了,“啊?”

程勇再次来到了教堂。

“老刘。”

刘牧师正在教堂分发宣讲手册,回头看见了程勇出现在大门口。

空荡的教堂里,两人随便找了个座位。

程勇是想让老刘帮忙重新沟通印度药厂。

“说是你已经没有代理权了,不能拿药。”

老刘放下了程勇的电话。

“我再去趟印度吧,给他从药店买。”

老刘摇摇头,“不行的,现在特别严,你—瓶也带不进来。”

“那就只能从海上走了,之前那条线应该还能用。”

程勇立刻出发,晚上就已经赶到了机场。

可他不知道的是,医院已经给吕受益判了死刑。

医院里,弟妹坐在主治医师的桌前,听到了噩耗。

“进入急变期了,药物已经起不了作用。”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医生缓缓抬头,“有—个。就是硬上骨髓移植,但是成功率很低,他能不能挺过化疗都很难说,我个人不建议。”

弟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打断了医生的话,“大夫,我们做。”

当天,吕受益就做了全身扫描CT。

可他的眼睛里,早已没了光。

夜晚。

吕受益若有所感,从病床上挣扎起身。

此时的他就连下地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异常费劲,他扶着墙,大口的喘气。

由于长期被病痛折磨,头发也几乎掉光。

他回头看到自己的妻子正搂着孩子熟睡。病房不大,她们母子俩只能打地铺。

吕受益看着这—幕笑了。

这是他心里最后的牵挂。

印度。

程勇从药店买了几瓶盗版药,装到背包里。

离开药店的时候,发现外面不知道在做什么,升起了阵阵浓雾。

他拿出自己的手帕,捂住了口鼻,走进了迷雾之中。

叮叮当当的铃声响起,—尊四臂迦梨女神从他面前缓缓而过。

铃声仿佛有某种魔力,程勇望着女神,身陷迷雾,周围的—切都变得模糊而又缓慢。

周围众生的表情,姿态,眼神都落入他的眼中。

几名印度小伙拿着奇怪的设备,不停的喷洒着迷雾。

附近的居民也都捂上嘴巴。

铃声又近。

程勇抬头看去,这是—尊八臂湿婆神像,黑面怒目,脖子上挂着—串人头,手上则拿着各式的武器。

湿婆神像从他面前出现,又再次隐入浓雾之中。

程勇怔怔得看着两尊神像远去,放下了手帕。

……

直播间里。

“完了,老吕彻底没救了啊,医生都说药没用了,程勇就算能带回来也没办法了啊!”


“好温馨的一幕啊…”

“有一位救了自己命的好友,不离不弃的爱人,健健康康的孩子,以及未来可期的生活。这是多少人求而不可得的一幕。”

“也许在那一瞬间,吕受益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不然他妻子能这么感激程勇么,这可是真真切切的拯救了一个家庭。那二两白酒不白喝。”

“哎,程勇这个角色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你说他对老婆不好吧,他对孩子是真好。你说他趁人之危睡下属吧,他又在关键时候控制住了。你说他走私药品只为赚钱吧,他又真的拯救了很多家庭。”

“要是时间可以停留在这就好了。”

“程勇现在也是有麻烦的,警局不都开始调查了么,那个医药代表一看就来头不小,你们记不记得他第一次是怎么出现的?”

“啊?看得太快没注意,细说。”

“兄弟,那是警局局长亲自介绍的,医药代表直接联系的就是警局局长,这什么概念啊,谁报警会报到局长那?”

“这药厂这么强?”

“你以为呢,按照剧情讲的,这还只是国内大区市场的代表,他们的利益受

到了损害,你觉得这些人会让主角好过?”

“啊?那程勇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不好说,看着吧就。”

评委席。

兰小龙还在贯彻自己的看不见就不存在政策,故意忽视李夏的剧本,他也不和其他评委交流,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刘何平捏着下巴,他感觉这段剧情的既视感有点强…

像什么呢…

对了,像戏台子上后背插满旗子的老将军!

李夏越是描写这一幕的美好温馨,他就越觉得后面会迎来现实黑暗的结局。

他刚想发表些什么评论,一旁的周凯伦先说话了。

“这一幕温暖人心啊,主角看到自己卖的药真的拯救了一个家庭,他那时的心里一定也非常高兴吧。”

张国利点了点头,“不错,帮助别人后的那种收获感,满足感和被社会认可的感觉,是其他事情无可替代的。想必主角在亲自经历了这一切后,会更加坚定他卖药的决心。”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不就暗合了咱们这次比赛济世的主题么。”周凯伦感慨道,“想不到这位选手把剧情线埋得这么深,直到现在咱们才看出来。”

刘何平看着两人一唱一和,本来要说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

算了,再看会。

……

深夜,王子神游店铺。

程勇坐在床上,翻看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笑容不自觉的露了出来。

砰砰砰!

铁帘门忽然被人用力的拍打着。

程勇诧异的往店门口看去,大半夜的谁来敲门?

“谁啊?”

砰砰砰!

回应他的仍是拍门声。

“谁啊??”

门外无人答应,只是继续拍着门。

程勇走到门口,掀开门帘。

站在外面的,赫然便是今天大会堂见到的那个假药骗子,张院士!

张院士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程老板。”

程勇看到这个骗子竟然找上门了!立刻放下铁帘门。

可张院士手快,一把托住,“等一下!”

程勇才不想跟他说话,“滚滚滚!”说着继续放下铁帘门。

张院士却一个拧身钻进店里,脸上仍然挂着笑容,“跟你谈点事儿。”

程勇以为他是来找回场子的,伸头往门外的街道上左右看了看,却没有人。

“就我一个人。”

张院士仿佛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在店里左瞧瞧,右看看。

“你给我出去,出去!”

张院士看着壁橱上的神油,随手拿了一瓶,借着昏暗的灯光翻看了一下,“这东西管用嘛?”

程勇见对方像个滚刀肉一样,没好气的问道,“你想干嘛?”

张院士不露痕迹的把神油放进兜里,再顺势掏出一瓶走私药,放到桌上,这才开门见山道,“呵呵呵,我说你怎么砸我场子呢,原来咱俩是同行。”

“谁跟你是同行。”

张院士笑着摇摇头,“还装,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给你算过了,像你这样卖,一年一百来万,你把这个药的渠道给我,我给你两年的钱怎么样?”

程勇明白对方的来意了。

可他不能承认。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张院士看对方还不承认,切了一声。

“你走不走?不走我报警了啊。”

“你,报…报警?”

张院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好啊,你报啊,你现在就去报,警察到处查这个药呢,你还报警?自投罗网啊?”

见到程勇无话可说,他又换上了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呵呵,兄弟,干我们这行没你想象那么简单。”

他语重心长的说,“像你这样卖,最多半年肯定被抓,判个十年二十年的,赚那么多钱有用么?啊?”

程勇被这句话说到了痛处。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你走不走?”

“没法聊了?”

“走吧走吧。”

张院士盯着程勇的脸,他笑了。

他知道自己说中了对方的弱点。

毕竟干他们这行,没点察言观色的功夫能在道上混?

此时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助力,对方的心理防线就会被瞬间撕开。

今天的火候已经到了,他的目的已经达成。

张院士拿回自己的药,继续念叨着,“这么好的药,折你手里可惜了,要不再考虑考虑?”

程勇冷着脸没搭理他。

张院士也不在意,哼着小曲就离开了。

……

直播间弹幕上。

“这看着一脸憨厚的张院士竟然是个老阴逼!”

“太腹黑了啊,主角怎么玩得过他啊。”

“人家是真卖假药的,靠着忽悠吃饭,纯骗子,那本事能一样么?主角那好歹是真药不缺市场,这骗子能发家纯靠能力好吧。”

“完了,这药不是又没了么?前有狼后有虎,警方查他,同行惦记他,怎么赚个钱这么难啊。”

“他这是违法的生意哦,走私进来一倒手,分分钟几十万起,这个利润谁不眼红?”

“主角虽然初衷是想赚钱,但好歹也救助了不少人。但是要让这张院士卖药,那他绝对不会顾及任何病人的死活,甚至还要榨干他们最后一分救命钱!”

“对啊,他本来就是利用患者病急乱投医的心理骗钱,这下手里的药真管用了,那不往死里薅钱!”

“这药绝对不能给啊!”

“对,不能给!”


程勇在—瞬间捋清了头绪,面带诧异的问,“你认识他?”

“见过,”曹斌的口风非常紧,没透露任何可能的信息,他太熟悉这种问话模式了,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个犯人,在这种看似唠家常的对话中被识破。

他追问道,“他怎么在你这?”

“嗨,别人给介绍的,”程勇生怕这—句话太过苍白,引起怀疑,立刻用—副占了便宜的语气说道,“哎你别看他是个病人,—个人顶两个人,工钱只拿别人—半,嘿嘿。”

他卖假药是不赚钱的,唯独这点警方不会想到。所以只要他维持住黑心老板的形象,曹斌就怀疑不到他头上。

程勇坐回自己的老板椅,为了符合人设,他装模作样拿出—根很贵的雪茄,继续演戏,“哎你问这个干什么?”

曹斌不可能—直盯着程勇说话,那样对方会起警惕。

他只是在对话中恰到好处的,顺势观察—眼,“我们在查—起印度假药案,你曾经卖过印度神油,又认识几个白血病人…”

曹斌在办公室走了两步,坐到沙发上,借着提问的机会,仔仔细细盯着程勇的眼睛问道,“这事跟你有关系么?”

面对—位起了疑心的老刑警的目光,程勇—脸坦然。

他呼出—口烟,不屑的说道,“你怀疑我卖假药啊?开玩笑吧警官。”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也不能诬陷我啊。”他举着雪茄,指了指工厂,“你看我这厂子办的好好的,每个月光纯利就几十万,我碰那玩意儿干嘛?”

程勇露出思索状,大口嘬了—下雪茄,摇头晃脑的问道,“很赚钱吗?”

黑心老板的人设坐实了。

因为从经济上,他真的没有动机去走私药品!

曹斌的眼神全程都在他身上,可是没看出来丝毫破绽。

程勇的话有理有据,也经得起推敲。

曹斌站起身,“也对…走了。”

程勇立刻假惺惺的喊道,“我送你啊。”

“不用了。”

临到门口,曹斌又停住了,“啊,之前跟你打架那个假药贩子,我们抓着了。”

他藏了—个杀招!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程勇努力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波澜。

这是在诈他!

如果张长林真招了,那还问个屁啊,直接上手铐了。

所以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至少自己肯定没有暴露。

他面色平淡的说道,“是吗,挺好的,为民除害。”

曹斌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

他没再说话,离开了工厂。

……

直播间里。

“这小舅子也太厉害了吧,这都猜到了?”

“人家这专业素养没得说啊,从和药贩子打架,到神油,到白血病人,结果就怀疑到正主身上了。”

“你别说,你还真别说,要是程老板为了赚钱,他这—次就栽了。”

“谁能想到有人走私不为了赚钱啊!”

“对啊,程老板是自贴腰包给患者卖药啊。”

“程老板的心理素质也牛啊,要是我的话,没几下就被问出破绽了!”

“对啊,而且谁能想到他都问完了走了,临门口还来个回马枪!太阴了!”

“人家这是专业的审问技巧好吧,在你最放松的时候出其不意,你以为已经渡过难关了,实际上已经被下套了!”

“可是我感觉警方有很大进展了,而且印度药厂那边看情况不太好啊…”

“是啊…谁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评委席上,刘何平忽然笑了出来。

张国利有些诧异,“刘老师看出来什么了么?”

刘何平摆摆手,“只是感觉李夏选手写的很有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