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童小说 > 现代都市 > 长篇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

长篇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

落第散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李夏姚景瑜是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6-11 2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现代都市小说《长篇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夏姚景瑜是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长篇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彩片段


王子神油店铺外面,房东数了数自己手里的钱,确定数目对的上,撇了撇嘴,把锁着的卷帘门打开了。

经过这么些天的折腾,第一次跑印度带回来的那些药都卖了出去,手头上的钱也算是能维持日常运转了。

团里所有人都紧张的坐着,等待着神父和印度药厂沟通的结果。

“I understand,I know,You have my word,OK,God bless you。(我明白,我知道,我向你保证,好的,愿主保佑你。)”

神父缓缓放下手中的电话,看向程勇。

“代理权是你的了。”

众人听到这句话,大松一口气。

印度药厂的动作很快,一箱又一箱的药品沿着之前走私的路径被运进国内。

拿下了代理权的众人,心态顿时变的不一样了。

程勇掐着烟,配了个墨镜,单手插兜,骚包的不行。

黄毛青年自觉的当起了小弟的角色,鞍前马后。

就连吕受益也有样学样,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带墨镜片的双层眼镜。

刘思慧和神父站在神油店铺门口,笑着挥手送他们离开。

神油贩子,患病呆子,黄毛小伙,三人开车奔向了码头,奔向了他们的新希望。

港口码头,随着黄毛和吕受益拉开集装箱的大门,程勇终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药品。

三人协力把这些药品装到了面包车上, 几乎塞满了全部的空间。

面包车驶出了码头,这批盗版药品也开始流向了市场。

窄巷内,前来买药的人排成了长队,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拎着一个小包。

吕受益负责收钱发药,程勇则坐在一边,挨个握手示意。

教堂里,神父为前来祷告的教徒们祈福,教徒排成一列长队,依次接受主的祝福,同时领取一瓶药品。

医院内,越来越多的患者听到了盗版药的出现,为了争抢一瓶药品挤破了头。

每个人高举手中的钱,生怕去完了就买不到。

家属楼,家属们为了抢药,站满了整个走廊,平时三万七一瓶的药,现在只要四千,这怎么能不让人疯狂?

王子神油店铺,吕受益,刘思慧,彭浩,神父,四人充当起了临时会计。

一叠又一叠花花绿绿的票子铺满了整个桌子。

彭浩清点着硬币零钱,把他们按照固定数量归拢在一起。

神父手里捏着计算器,戴着老花镜一遍遍清点数目。

刘思慧将整理好的红票子放在印钞机里过了两遍。

吕受益把清点好的票子捆扎起来,用信封装好,放到程勇面前。

而程勇呢?

他可是老板,连数钱都不用。

装模作样的拿起一本《做人的资本》在那看,可眼神却不住的往面前的票子上晃动。

随着药品市场反响的进一步扩大,他们敛财的速度堪比印钞,每天都沉浸在白天卖药,晚上数钱的这种模式之中。

程勇也彻底摆脱了贫穷的困境。

……

“爽!”

“憋了这么久了,终于拿到代理权了啊!”

“赚钱!给我狠狠的赚钱!”

“为啥我明明知道他的剧情是什么,但我还是忍不住要看到他写出来啊?”

“而且看到后还是很爽对不对?”

“对啊,兄弟,感觉就像我赚到了钱一样!”

“这种印钞生活我也想体验一下啊啊啊。”

“独家代理,没有竞争对手,五百进,四千卖,一倒手净赚三千五,还有价无市,我的天…”

“他这波得赚多少钱啊?”

“我算算啊,最开始卖了一百瓶,一瓶净赚三千五,一共就是三十五万。这些钱再去进货,就是700瓶,再卖完就是245万!!”

“我的天,他之前连房租都交不起,这一批药卖完就能赚两百万?!”

“两百多万,这光数票子就得好几万张啊,这不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弹幕看的正在兴头上,李夏却把笔一撂,吃饭去了。

“哎不是哥们,你结局还没写呢啊?”

“就是啊,这最后几笔了你怎么还给断一下呢?”

“快吃快吃!吃完快更!”

可是李夏吃完饭,忽然觉得很累,直接回屋睡觉去了。

这个操作再次引发弹幕的不满。

“就这么两笔东西你要留到明天去写??”

“我知道了,他这是故意的啊!”

“啊?楼上细说,怎么回事?”

“这大赛其实有一个规矩,你提前停笔的话,是要提前离场的!这个规矩也是怕有选手作弊,进来草草完成自己的剧本,然后去帮别人一起写。”

“所以这李夏是…他是知道自己要完结了,可还想在这蹭吃蹭喝,故意不写完???”

“怕是猜的没错哦…”

“离谱啊…”

“你们记得他吃饭的样子吧?像没见过食物一样!吃相那叫一个夸张。”

“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是要继续蹭吃蹭喝了…”

“算了,反正结局兰老师都说出来了,他写不写也无所谓了。”

“唉,也是。”

“走了走了,看下一个剧本去。”

评委席,兰小龙看着李夏选手写出的剧情,和自己之前的预测一模一样,再次得意的呵呵一笑,“看,和我说的分毫不差吧?”

张国利附和一声,“不愧是编剧界的老前辈啊,后辈选手的心思真是一点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

兰小龙话是这么说,可他却笑得更开心了。

“要我说啊,这选手还是太年轻了,怎么连结局都没写完就停笔了?写作这个事必须要一气呵成,最忌讳的就是信马由缰,李夏选手明显就是想到哪写到哪,连自己之前的伏笔都忘了!他赚钱为了什么?他父亲还患病躺着呢,怎么一笔没提?

“唉,我还是高估了他啊,我还以为他会在最后的结局升华一下主题,现在好了,彻底跑偏,你不如把作品改名叫《我卖药赚钱的那些天》算了。”

与此同时,距离演播厅不远处,市区内一栋老旧的破房子里,一位剃着寸头的少女,神情异样的看着电视。

她的父亲就是白血病患者。

因此她在看《我不是药神》这个剧本的时候,代入感特别强烈。

之前弹幕里发送药价差异的就是她,只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

在现在这个世界里,格列卫还是三万七一瓶,而且由于监管严格,市面上并没有相同效果的盗版药出现。

她的父亲患病两年。

两年间,光是吃药就花了90万,还有看病,住院,手术,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一百多万。

家里为了治病已经卖了唯一的房子,还欠了亲戚几十万的债务。

不幸中的万幸是,父亲发现治疗的及时,只要药品能跟上,是有治愈的可能性的。

医生说过,格列卫是特效药,父亲的情况比较好,如果药品跟得上,最差的情况也可以长期带病生存,好的情况则是直接痊愈。

可是一瓶三万七!

三万七!

她为了赚钱已经辍学,剃了自己的头发,就是把自己当成男生来干活,白天去饭店,晚上去酒吧,一个人打两份工,可就算这样她也不过能赚七八千。

母亲的情况没比她好,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下班后又找了两个兼职,母女俩每天都是后半夜回家,第二天清早出门。

两人这样连轴转,一个月也不过赚两万多。

还不够一瓶药钱。

自从父亲患病后,家里再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添置过一件新家具。

母女两个再没下过一次馆子。

去菜市场买菜都是趁着快打烊的时候去,因为那个时候大概率能捡着便宜。

亲戚们已经不跟他们家联系了,都怕张嘴就来借钱。

甚至有人还在背地里说,那个死药罐子还救他干嘛,糟蹋这么多钱。

但是女儿并没有说什么。

那是她的父亲!

她就算卖身也要救!

她照了照镜子,自嘲的笑了笑,现在这个模样,哪还有人能看得上她?

女儿打开手机,联系起其他病友。

“张姨,对对,是我小兰,你有没有看电视?就是那个青年编剧大赛。你一直在忙没时间?别,张姨,你听我说,这期编剧大赛里有一名选手,他写的剧本提到了慢粒白血病患者,对,真的…”

“喂?赵叔么?是的是的,你看没看编剧大赛?里面有个选手写了咱们这个病患群体…”

“李大爷,哎是我小兰。是这样的,您赶快看电视,最好是呼吁身边所有的人都去看,有个叫李夏的选手…”

小兰的想法非常简单,她是第一次在媒体上看到有人提到慢粒白血病,她要抓住这个热度,让社会所有人发现他们这群人的存在。

她希望能获得社会的帮助。

她并不想不劳而获,只是想先保住父亲的命,欠别人的钱她就算打工一辈子也一定会还的。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老兰啊,我感觉李夏这个作品,后续应该有惊喜。”

兰小龙愣了一下,他批评李夏的作品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这次刘何平开口说好话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觉得李夏的这本药神,还有值得大家学习的地方?”

张国利有些诧异的扭过头,刘何平明着说看好的作品可不多啊,可自己怎么没发现亮点在哪呢?

刘何平点了点头,“他这个剧本目前写的比较隐晦,但是苗头已经看出来了,具体如何,我们明天看分晓。”

兰小龙有些不以为然,“那就明天看看,这位李夏选手能写出什么花样来。”

弹幕上。

“两位评委竟然意见不合?”

“你看兰老师的脸色,黑得不行啊。”

“这李夏选手的剧本有那么好看么?竟然让评委都出现分歧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一幕,一条热搜在网上出现了。

“编剧大赛,两名评委疑似因选手剧本出现不合!”

某辩论论坛。

那个三级小号再次发帖,“来了!来了!它又来了!”

“什么?又有新的辩题了?”

“这次的辩题是,帮人帮一半就放弃是否有错?”

“嚯,你这三级小号是假的吧,怕不是哪个大佬的马甲。”

“这个辩题有意思啊。”

“帮人帮一半就放弃,我感觉顶多算是有些不道德吧,怎么也说不上错啊?”

“我同意,比如亲戚管我借钱急用,我第一次借了两万,他还是需要钱填窟窿,又找我借,这次我不借了。谁都不能说我做的有问题啊。”

“对啊,帮一半怎么都比一点不帮忙要好吧,邻居要抬重物,家住七楼,我帮他抬到三楼自己就走了,那他不也省了一半的力气么。”

“说起这个,我忽然想起来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朋友搬家没叫我,我外出的时候碰巧遇见了,就上去帮忙。可搬了几件后我自己累得不行,就想走了。”

“但是朋友的事毕竟只忙活了一半,我这时候走总感觉不好意思…我也知道我来帮忙已经是给他们减轻负担了,但是我就是不好意思走啊!”

“你别说,你还真别说。”

“道理归道理,你要真走了,朋友心里保不住对你还有什么意见。”

“唉,怎么感觉像是好像惹得一身骚呢?”

“各位,各位,我说两句。这回我占正方。帮忙帮一半就放弃有错。”

“哦哟,大佬来了。”

“我先给大家科普一下啊,在法律的层面上,管闲事是要管到底的。比如一个人掉井里了,你路过看一眼走了,那OK,你啥事没有,顶多不道德,见义勇为不是义务。但是如果你去帮忙,你给人家顺个绳子,他爬到一半卡住了,这时候你不管走了,那你是要担责任的。”

“啊?真是这样的么?”

“是的,要不就别管,帮忙就帮到底。”

“当然,这个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比如你在路上看到一个被车撞得快死的人,你于心不忍把他救走。可走到一半反悔了,又把他扔到了地上。哎,你摊上事儿了!”

“这个情况其实又要分两种。如果你放弃他的地方是更加热闹的地方,那他被其他人帮助的概率会大大增加,这个是允许的。但是如果你在荒郊野岭给他扔下去,那他生存的希望为零,你肯定要担责。”

“再简单点说,你可以不帮忙,因为有的是人帮。但是不能因为你的帮忙,导致他错失其他人的帮忙。”

“啊啊啊,头好痒,要长脑子了。”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直播间里,众人立刻附和。

“对啊,我就说看到彭浩这个角色总感觉有点违和,我还说不上来,原来就是他这头黄毛惹的祸!”

“他除了开头抢药是迫不得已,之后做的哪件事不都是有情有义的?”

“是啊,吕受益葬礼的时候,他都—个人坐在楼梯上默默哭泣。”

“这么出彩的—个角色,可别再给写死了啊!”

“咱们去大赛的官方围脖下留言,让他们告诉李夏,这个角色好好写!我们肯定给他投票!”

“对对对,走—起!”

码头。

—个保安扒开货车上盖着的防雨布,看见了药箱上的标识。

他有些惊讶的打量着这个标志,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忽然,从背后过来的黄毛拍了—下他的肩膀,把他拽开。

保安见到正主回来了,立刻换上—副不耐烦的表情,“这你车么?停在这挡道了你不知道,你赶紧开走。”

黄毛站在他面前,面色不善的盯着他。

保安瞪了瞪眼,加重语气说道,“我让你开走!”

程勇没见到之前那—幕,他走过来推了—把黄毛,“哎上车上车上车。”

“我们马上走,马上走。”

黄毛把防雨布系好,上车前不忘再回头看他—眼。

警局。

曹斌正在做专项汇报。

他指着投影上的监控照片说道,“这是三月二十号,静安拍到的。”

“四月八号。”

“九月五号。”

“这个人目前应该还在上海,我打算组织地毯式的排查,争取在—个月内,抓住张长林。”

“—个月?”局长不满的说道,“我给你多长时间了?半年了!人还没抓到,现在假药又冒出来了!你怎么办的案?”

他指着曹斌,下了最后通牒,“十五天,十五天内我必须要见到这个人!”

……

直播间里。

“完了完了,这保安铁定有问题啊!”

“哎呀,气的我拍大腿,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还能被保安给发现了?”

“他们经常去码头装货,这事早晚要漏的。”

“警方也要有大动作了,他们的反应好快啊。”

“别被抓啊…看得我提心吊胆的。”

……

随着局长的死命令下达,市局内全部的警力都被调动,—队队警察奔赴全市各处,进行地毯式排查。

旅店,宾馆,廉租房,几乎所有病患可能出现的地方,他们都查了个遍。

“警察,开门!”

“临检啊,开门!”

“警察办案,来出来。”

他们挨家挨户的敲门,许多不明所以的病人戴着口罩,茫然的看着这—幕。

某—处白血病病友会,几十名患者正在屋内分享交流抗病经验。

—位头发花白的阿婆正在讲话,“我希望大家和我—样,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更何况,咱们现在还有这便宜药不是吗?谢谢大家。”

众人齐齐鼓掌。

“安静—下!”

屋内众人回头,房间门被推开,警察来了。

这—天,警察从白天查到黑夜。

许多熟睡中的病患被警察叫醒。

“起来,起来起来!”

“你,衣服穿上!”

“起来!”

黄毛住的地方也被查了,警察从他们的柜子里翻出来许多走私的假药。

“你,你,还有你们几个跟着走。”

“刚刚手里面有药的都跟着走啊!”

所有被查到有假药的人,全都被统—带走了。

—队队的患者,被押送上了警车。

警局里。

被抓的所有患者都坐在食堂里,戴着口罩,沉默不语。

曹斌推门而入,“我听说你们大家都不配合,我们办案的讲证据,从你们每—个人身上,都搜出那种假药。”

“你们配合还是不配合,案子都—样办,包庇犯罪也是犯罪。”他在房间内缓缓踱步,看着众人,“我只提醒你们—件事,你们这么做,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


第二天,程勇正在店里派送着药品,柜台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程勇接起电话,“喂?”

话筒那边传来的是张院士的声音,“程老板,警察马上就到,你看着办吧。”

程勇立刻伸手拦住了去搬药品的黄毛几人,继续问道,“你什么意思啊?喂?”

可对方电话已经挂了。

片刻后,警察不期而至。

四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从车上下来,开门问道,“你是老板?”

程勇应了一声。

“有人举报你这销售假药啊,都给我蹲下!”

“搜!”

程勇拿着烟和火机递了过去。

回应他的只有两个字,“蹲下!”

警察搜索的非常仔细,但同时也很粗暴。

他们肆意的翻查着壁橱,柜台,沙发角落,一切可能藏匿药品的地方。

“头儿!”

内屋里有个警察叫了一声。

程勇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对方找到了什么。

为首的警察拿着一个纸箱子,扔到程勇面前,“怎么这么多锦旗?!”

程勇眨了眨眼睛,“人家送的。”

“你一卖壮阳药的,送你这么多锦旗干什么?”

程勇露出一副无辜的面孔,“好用啊…犯法么?”

警方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这锦旗也确实说明不了什么。

为首的警察把装锦旗的箱子踹到一边,朝着同事招了招手,“收队!谢谢配合啊。”

见到几人离去,程勇的表情也变得非常难看,他面色不善的盯着几名警官的背影。

店铺旁的小巷里,吕受益和黄毛正在从垃圾箱里把药品搬出来。

刚刚他们就是通过这个办法才逃过一劫。

程勇坐在柜台后面,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外面。

叮铃铃。

电话再次响起。

“人走了吧?”

张院士的声音再次出现。

“你tm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想问问你,上次那事,还能聊么?”

程勇拿起话筒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抖。

没人知道他们在电话里聊了什么。

只是那一个下午,程勇坐在内屋里,烟一根接着一根。

……

直播间弹幕上。

“这警是那个张院士报的!!我的天,这个老阴逼。”

“他看出来程勇最害怕什么了,他现在不缺钱,就想过点好日子,他最害怕的就是进监狱。”

“真损啊,自己报警,自己通风,让程勇害怕,最后交出药线生意。”

“唉,真是应了他昨天说的那句话,干我们这行没你想象那么简单。”

评委席上,周凯伦忽然开口,“哎,你们注意到一个细节了么,为什么张院士会有神油店铺的电话?”

张国利恰当的递上话,“哦?怎么说?”

“他昨天晚上来店铺的时候,不是顺手拿了一瓶神油问功效么,然后他把那瓶神油顺走了!神油瓶上肯定有店铺号码的。”

众人被周凯伦的一番话点醒,这才注意到之前错过的细节。

“什么?!”

“这么细节?那岂不是这逼在来之前就计划好了一切啊?”

“对啊!他早就有计划了,一步步打探程勇底线,最后发现弱点,亮出杀招!一举克敌!”

“好夸张啊…这做个生意勾心斗角的太可怕了。”

“精彩,精彩啊!这样的剧本看起来才有意思不是么?不然都是那些千篇一律的风格无聊死了。”

这时候周凯伦又说话了,“而且你们看警察的反应,我感觉他们也知道了些什么。”

他接着解释道,“警察当时说的那句,你一卖壮阳药的,别人送那么多锦旗干嘛?这里其实就已经暴露了,程勇当时反驳是壮阳药好用,但是大家都知道,这锦旗不可能是因为这事送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